天下3藏宝阁英雄榜

看《年轻的战士》封底,解密杨庆煌和“天下唱片”

看《年轻的战士》封底,解密杨庆煌和“天下唱片”

杨庆煌这个名字,现在知道的人,已经不多了。但这个名字,对于很多大陆地区60后、70后的歌迷来讲,却是青春记忆的一部分。

我在“虾米网”上看了一圈评论,大部分听着杨庆煌长大的歌迷,都已经是五十开外的人了,爱老师瞬间觉得和他们比,竟然还能年轻一丢丢, 这种年龄优越感真的已经是久违了、久违了……

不过,聊杨庆煌的时候我们究竟在聊什么呢?好像除了感叹青春、感叹年少,也就只有把几首经典歌曲的歌词,颠鸾倒凤的引用几下了。除此之外,也就说不上什么了。

这是不对的!

毕竟是活在青春记忆里的人,怎么可以如此对他的过去,了解的不明不白!

于是,爱老师看不下去了,今夜的爱老师,仿佛Hercule Poirot附体,无数的灰色脑细胞飘来飘去、飘来飘去,一定要把那段“乘风的岁月”,以干货的形式,呈现给你,你们。

就一个字,干!

当然,关于杨庆煌的故事,我们要先从“天下唱片”撸起,因为今天要说的这张专辑《年轻的战士》,也是“天下唱片”成立之后,发行的第一张专辑。

其实很多唱片的故事,往往都写在封底或者内页,它们可能是地址,可能是人名,而关于“天下唱片”的故事,可以从杨庆煌《年轻的战士》这张黑胶封底的那些名字讲起。

看《年轻的战士》封底,解密杨庆煌和“天下唱片”

在这张专辑的封底上,监制一栏有两个名字,分别是曾鹏翔和傅维德。

先说曾鹏翔。

曾鹏翔是新加坡著名的中文DJ,曾经长期任职于新加坡“丽的呼声”电台。即使在离开电台后,曾鹏翔在八十年代中期,也曾经做过一段时间的顾问,并且带领当时他带的一些明星艺人,去电台录制广播剧。而节目的主题曲,也是他旗下艺人唱的。

这个艺人,叫费玉清。

离开“丽的呼声”电台后,曾鹏翔也成为了“东尼机构”的主管,“东尼机构”当时拥有如日中天的刘文正。不过,曾鹏翔去“东尼机构”的时候,离刘文正约满已经不久,但他还是见证了《三月里的小雨》这张神专,从制作到发行的过程。

看《年轻的战士》封底,解密杨庆煌和“天下唱片”

常在乐坛混,哪能不手痒。

曾鹏翔作为一个唱片人,其实同样也有填词作品,他最有名的作品,就是张小英1966年专辑《三个梦》标题曲。只不过,在专辑里署名的作词人,叫雁萍。而雁萍,是曾鹏翔的女儿,当时因为他不想公开创作,所以借了女儿的名字署名作品。

1986年,曾鹏翔自己创办了“天下唱片”,除了本文主角杨庆煌之外,他还把“东尼机构”时的合作艺人费玉清,也给挖到了自己的门下。后者也在“天下唱片”陆续发行了《凯旋》、《跟着地球旋转》、《甲人作伙》和《古早》几张专辑。

看《年轻的战士》封底,解密杨庆煌和“天下唱片”

而和费玉清一起从“东尼机构”转投“天下唱片”的,还有邓妙华。

除此之外,“天下唱片”历史上还有多名曾经在歌坛辉煌过的歌手,比如名洋、邓妙华、石小倩、岳雷等等。

和“东尼机构”在新加坡和台湾地区都有注册公司一样,“天下唱片”除了新加坡之外,也在台湾设立了公司,成立时间是1986年5月2日。而台湾地区的法定代表人,就是《年轻的战士》这张专辑的另一个监制:傅维德。

和曾鹏翔相比,傅维德的填词作品要更多。比如费玉清的《挑夫》和《一场游戏》、邓妙华的《爱的告白》和《带我走》,以及王默君的《情》,再加上杨庆煌《年轻的战士》这张专辑里,同样很有知名度的歌曲《西城故事》,也是傅维德的词作。

但傅维德并不是专业的词人,他的本职工作,是导演。

之前聊过的费翔,他真正进入演艺圈,就是因为被张艾嘉发现,而费翔出演的首部作品,就是《十一个女人》这部单元剧。

《十一个女人》由九个导演拍摄了十一部单元剧,其中费翔出演的是张艾嘉导演的《自己的天空》部分。除此之外,这些导演还包括杨德昌、柯一正等等,傅维德也是其中之一,他导演的单元,则叫《随缘》。

除此之外,傅维德还曾经导演过《好个跷课天》和《哥们的糗事》。

再来看企划一栏,这一栏写的两个名字,分别是徐凤林和小轩。

小轩,不用多做介绍,她是台湾著名填词人,《故乡的云》、《三月里的小雨》、《三百六十五里路》,以及这张专辑里的《年轻的战士》等等作品,都是由小轩作词的。而她也是音乐人谭健常的妻子,词曲谭轩里的那个轩。

至于徐凤林,也是DJ出身,也曾经担任过“东尼机构”的主管,而她的丈夫,就是“天下唱片”老板之一的曾鹏翔。

接下来我们跳过制作、编曲等类别,因为之后会讲到。然后来到“天下唱片”Logo下的出版信息。

值得一提的是,之前和翟翊老师,因为这张专辑的两个不同封面版,在微信上眉来眼去了很久,基本确实的是白封面的是台版,原木色封面的那个应该是新加坡版。

如有不对之处,还请温柔指正。

看《年轻的战士》封底,解密杨庆煌和“天下唱片”

至于我说的封底,就是指新加坡版原木色的那个封底。在这个版本的封底上,“天下唱片”的Logo下面,除了印有“天下唱片事业有限公司”制作发行之外,还在上面印了“飞腾电影公司”出品。这个出版信息,在台湾版上却缺席了,又是一个谜。

而“飞腾电影公司”,是一家电影公司……这好像是一句废话,Sorry,我接着往下说正事。

“飞腾电影公司”,全称为“飞腾电影事业有限公司”,由台湾著名制作人周令刚于1979年创立于台湾地区。周令刚也被称为台湾影视圈的四大制作人,其他三位,分别是琼瑶、杨佩佩和周游。

“飞腾电影公司”的创业作品,就是大名鼎鼎的《欢颜》。胡慧中啊!《橄榄树》啊!又是很多美妙的故事啊!

这也是我觉得写唱片最有意思的事,写唱片,不仅仅只是用些俗套的形容词,去形容你对某首作品的生理反应,什么舒服、安逸、巴适、惊艳……这些要你说啊!

说音乐最有意思的事,还是音乐背后的故事,而音乐背后的故事,最有意思的往往就是和音乐无关的故事。谁爱上谁,谁抛弃了谁,谁和谁打官司,谁温润有爱,谁狼心狗肺,这么聊,多有意思啊。

扯远了,让我们再扯回来!

“飞腾电影公司”马上就要和杨庆煌的这张专辑扯上关系了,慢慢来、不要急。

说起杨庆煌,你对他的认知,是演员还是歌手?从演艺生涯来讲,杨庆煌是从电影开始的,而这部电影,就是1984年蔡扬名导演的《在室男》。

看《年轻的战士》封底,解密杨庆煌和“天下唱片”

《在室男》这个电影片名,翻译成大白话,就是“处男”。杨庆煌在拍这部电影时,是不是处男不知道,但这部电影却肯定是他的处女作,而且也是他演艺生涯的处女作品。

需要提醒的是,徐忠华在1998年,也拍了《在室男》,由陈冠霖主演,但这部电影和杨庆煌没有任何关系。

而杨庆煌参演的《在室男》,其出品方,就是“飞腾电影公司”。

此后的一年多时间里,杨庆煌陆续拍了《细雨春风》、《好个翘课天》、《打鬼救夫》、《美人图》等电影。

《好个翘课天》同样是“飞腾电影公司”的出品,而导演则是很快将成为台湾“天下唱片”经理的傅维德。至于《打鬼救夫》这部电影,除了杨庆煌之外,另外三名主演,分别是方正、许不了和刘瑞琪。

刘瑞琪就是演电视剧《含羞草》的刘瑞琪,方正、许不了则在音乐上,还和罗大佑、陶大伟都有过合作。遗憾的是,《打鬼救夫》这部电影,也是许不了的遗作。

时光来到1986年,在电影事业上已经有些成绩的杨庆煌,终于等到了曾鹏翔创办全新的音乐厂牌“天下唱片”。

一方面,因为在娱乐圈已经有了一定影响力;另一方面,杨庆煌最早入行,其实是通过唱片制作人黄敏的介绍,加盟了“光美唱片”,但最后经过“‘中央’电影公司”的演艺人员培训,却阴差阳错的走上了演员道路。

但本质上,杨庆煌早就具备了成为职业歌手的素质,所以在经过“飞腾电影公司”、傅维德这些“关键词”牵线后,他终于得偿所愿,加入“天下唱片”,成为一名真正的歌手。

我也终于绕到《年轻的战士》这张专辑了!

看《年轻的战士》封底,解密杨庆煌和“天下唱片”

专辑虽然有十首音轨,但其中有两首却是音乐版,实际歌曲数目只有八首,这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专辑配置普遍是十首到十二首曲目的那个时代,算是收歌很少的例子。不知道是和预算有关,还是因为“天下唱片”对市场预期,还不够有比较强的信心和决心。

专辑的制作人是谭健常和刘亚文,我们先来说说亚文姐刘亚文。

刘亚文这个名字,虽然现在不太活跃于乐坛,但她在台湾乐坛历史上,却同样是一个金牌创作人和制作人。

2018年,因为彭激扬老师策划的ADM会展“城市音乐分享”活动,认识了亚文姐,知道了她原来是学古典音乐出身,在20出头的年纪,就已经成了“东尼机构”的制作人,制作了费玉清、邓妙华等很多歌手的专辑。

像费玉清的《送你一把泥土》、《走过我自己》和《梦驼铃》,就都是刘亚文担任制作人,《梦驼铃》也是《台湾流行音乐百佳专辑》之一,排名第76位。

而在1993至2005第二阶段的《台湾流行音乐百佳专辑》中,排名第66位的许景淳专辑《天顶的月娘啊》,同样是刘亚文和陈进兴共同制作的。

看《年轻的战士》封底,解密杨庆煌和“天下唱片”

除此之外,刘亚文还曾经创作过《水汪汪》、《挑夫》等歌曲。还有一个事情很能说明刘亚文在乐坛的地位,那就是第15届、第17届和第18届的台湾金曲奖总召集人,都是刘亚文。

当然,谭健常这个名字,就不用多做介绍了,他不仅是整张专辑的编曲,还完成了八首作品中的七首作曲和两首填词。如果说杨庆煌是当时歌坛“年轻的战士”,那谭健常就是这张专辑的“司令”了。

很多人想到谭健常的作品,第一印象肯定是《三百六十五里路》、《故乡的云》、《三月里的小雨》、《流连》这些经典,虽然这些歌曲在旋律和主题上都不尽相同,但其实都有着台湾民歌的那种或清新、或厚重的气质。

《年轻的战士》这张专辑里,当然也有这样的作品,比如谭健常个人完成词曲的《菁菁校园》,在八十年代的大陆地区,和《童年》、《外婆的澎湖湾》等歌曲一样,都算是校园歌曲的代言作品。

看《年轻的战士》封底,解密杨庆煌和“天下唱片”

至今听起到“唰啦啦啦啦唰啦啦啦啦”的歌声,都能让人想到那段校园的青葱岁月“梦里的花依然芬芳,如今却各一方”。

除了《菁菁校园》,这张专辑还有一首作品,至今还是会被人偶尔提起,那就是《听听你的声音》。

《听听你的声音》是一首非常典型的民谣作品,旋律悦耳又诚挚,这也是台湾民歌时代,非常具有代表性的情歌类型作品。心跳、额头、微笑、嘴角这些“最平常的举动”和意象,却被写出最唯美和细腻的情愫。

纯真的年代才能写出纯真的情歌,对吧。

而说到《听听你的声音》,白版的《年轻的战士》和原木色的《年轻的战士》,在词曲作者署名上,竟然是不一样的!

两个版本的作曲,都写着黄大军,跳过。问题出在填词一栏上。

原木色版的歌词页,作词人写的也是黄大军,而白色封面版的歌词页上,作词一栏则写的是戚小恋。

看《年轻的战士》封底,解密杨庆煌和“天下唱片”

看《年轻的战士》封底,解密杨庆煌和“天下唱片”

戚小恋是谁?关于这个问题,很多资深的歌迷,在多年前就通过各种资料,以及黄大军老师本人的叙述,把谜底给破解开了,姚(骅)总在一篇名为《戚小恋与戚小恋》的公号文章里,已经把事情大概说清楚了。如果你看不懂也没关系,看不懂说明你不感兴趣,所以不懂,不如让它继续不懂下去吧。

懂的太多,很累的。

简而言之,戚小恋是一个笔名,也是一个真实的人。作为笔名的戚小恋,曾经在九十年代,作为黄大军的另一个创作署名。比如齐秦的《狂流》那首歌,作词人栏里的戚小恋,其实就是黄大军。

不过,到了1992年,黄大军自组“开风音乐创意”之后,在为跟随自己多年的女助理推出专辑时,考虑到她作为无名英雄参与了多张专辑的编曲与制作,所以最后决定把“戚小恋”这个名字,赐于这位女助理。

于是,华语乐坛就有了一张名叫戚小恋的女歌手,发行的《飞了吧》专辑。而由于这个真人版的戚小恋,也是一位创作者,所以当后期她创作的大量署名戚小恋的歌曲,和早期黄大军版的戚小恋创作一起出现时,很容易让后来不知情的歌迷,记成了一笔糊涂账。

看《年轻的战士》封底,解密杨庆煌和“天下唱片”

至于这个真人版的戚小恋,原名究竟是什么?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反问你,我怎么会知道!

除了这两首作品,《年轻的战士》这张专辑,虽然由谭健常创作主导,但却是一张非典型的谭健常创作专辑。

比如《年轻的战士》,从音乐的结构、气势来讲,那是相当的硬气,而小轩的歌词,也填写的血气方刚、热血沸腾。

尤其是中间八十年代的科幻人声效果处理,在那个年代绝对是非常前卫的代表和象征。

另一首结尾的《龙》,同样如此,节奏热烈、年轻骄傲,曲调和节奏上扬的这首作品,听起来也是让人血脉喷张。

这首歌的另一个音乐版,也并不是简单的放一首伴奏,而是在去歌声后,用吉他作为主导,飘逸的演奏出了龙的轻灵和灵动,与合成器的New Wave氛围,结合出一种刚烈却充满张力的音乐磁场。而旋律中略带的异域元素,更让音乐充满神秘感。

看《年轻的战士》封底,解密杨庆煌和“天下唱片”

唯一遗憾的是,因为那个时期的台湾音乐工业,同样并不太重视幕后人员,所以和有些专辑一样,这张《年轻的战士》也没有乐手的名单,让人完全不知道整张专辑的吉他、贝斯、鼓和键盘,是谁弹奏的。

另一首《乘风的岁月》,同样有演唱版和音乐版,这说明肯定是谭健常非常满意的编曲作品。作品先以杨庆煌清亮的歌声,作为一个引导,随着和声及合成器的运用,也让作品慢慢进入到一个科幻感很足的时空。

后半部分的编曲,则又加入了中东的元素,甚至还有铜管乐,以及极具科技感的音色,各种未来感和神秘感,就这样的同时出现在一首作品里。

最关键的是,整首作品的音乐部分,依然是民歌的清新质朴质感,也让整首歌曲虽然华丽丰富,同样保持了清澈的品质。

当然,《乘风的岁月》里的西塔琴,如果不用模拟音效,而是用真实乐器演奏,那就更完美了。

专辑另一首比较有影响力的,就是《西城故事》。New Wave的节拍,Disco的Bass Line,现在听来依然非常酷,甚至还有一种Old-Fashioned的魅力。

正因为这张专辑,有着非典型谭健常的编曲风格,倒是让我肯定,这张专辑,既是谭健常做给杨庆煌的,也因为杨庆煌是一个新人,有着很强的可塑性,所以谭健常就在这张专辑里,加入了很多自己的音乐梦想。

也可以说,这是谭健常“借”杨庆煌实践自己音乐创造力的专辑。要知道,作为印尼华侨的谭健常,在台湾求学期间,曾经就是Action摇滚乐团的贝斯手兼主唱,而《年轻的战士》这张专辑,就有很多乐团音乐的特点。

至于杨庆煌,在音乐人生的起点,就遇到谭健常这样的伯乐,又有《菁菁校园》、《听听你的声音》这样的好歌,再加上他一把清亮的嗓音,怎么能不一炮而红。

不过,从我个人后来的感知中,要说到影响力,杨庆煌在大陆地区比在台湾地区,要更高。

这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浙江音像出版社,在当年引进的《听听你的声音》和《再度出击》两盘磁带。而这两盘磁带对应的台湾原版,正是杨庆煌的前两张专辑《年轻的战士》和《会有那么一天》。

看《年轻的战士》封底,解密杨庆煌和“天下唱片”

不过,还是那个历史问题,因为当时大陆地区还不能直接从台湾地区的唱片公司,引进音乐专辑,所以这两张专辑虽然都是“天下唱片”的出品,却只能从香港“永恒唱片”引进版权。

但比起那个年代许多的台湾歌手来,杨庆煌还算幸运,虽然蔡国庆翻唱过《听听你的声音》,张行也唱过《年轻的战士》,等等等等,但因为浙江音像出版社引进的及时,也使得杨庆煌的原唱版本,在大陆地区市场的流通反而更广泛,也就避免了文章、潘安邦、苏芮、罗大佑等人的原作,常常在大陆地区被别的歌手夺美的情况。

看《年轻的战士》封底,解密杨庆煌和“天下唱片”

再后来,浙江文艺音像出版社还引进了杨庆煌的《心爱的小镇》和《别说爱情》,其中的《心爱的小镇》,为了加深歌迷的记忆,还打了“年轻的战士系列3”这样的小标题。而这两张专辑的版权页,倒是换成了新加坡“天下唱片”和香港“永恒唱片”联合提供版权。

看《年轻的战士》封底,解密杨庆煌和“天下唱片”

看《年轻的战士》封底,解密杨庆煌和“天下唱片”

不过,这两张专辑比起前两张专辑,销量上已经明显下滑。再之后,杨庆煌加盟了“真善美”唱片,而他的最后一张专辑《我是真的爱着你》,大陆地区由云南音像出版社引进。

这张专辑最火的一首歌,叫《雪中情》,也是台视版《雪山飞狐》主题曲,这也是杨庆煌最后一首传唱曲。而杨庆煌在这部剧里,还唱过一首插曲,叫《我有一片心》。

当然,这部剧还有一首和《雪中情》一样出名的片尾曲,它的歌名叫《追梦人》,创作者是罗大佑,演唱者是凤飞飞。

最后要说的是“天下唱片”,随着1991年曾鹏翔的中风,新加坡“天下唱片”随后不久也就结束了营业。而台湾地区的“天上唱片”,也在1994年4月26日,被正式注销。

看《年轻的战士》封底,解密杨庆煌和“天下唱片”

一段八年的“天下唱片”历史,就此结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