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3藏宝阁英雄榜

邢涵才华横溢:家是乐趣,还是家就是世界?

曾于里

吴磊、赵露思领衔主演的《星汉灿烂》改编自关心则乱的小说《星汉灿烂,幸甚至哉》。关心则乱的《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曾被改编为赵丽颖领衔主演的同名电视剧。从风格上看,两部小说具有一定的相似性,均是以宅斗及女性成长为核心。剧版《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是当之无愧的女频剧,剧版《星汉灿烂》吴磊是一番,戏份必然不会少,这自然就会带来一个问题:宅斗该如何与家国天下相衔接?

《星汉灿烂》海报

剧中,年少有为的将军凌不疑(吴磊 饰)虽然有个酷炫拽炸天的出场,但观众很快会发现,至少前半段的剧情,他的戏份是比较少的,尤其是比女主角程少商(赵露思 饰)少得多。《星汉灿烂》前半段的剧情,几乎都集中在“家宅”上。当前播出平台打出的宣传语是“家宅爽逗”,倒也名副其实。

凌不疑(吴磊 饰)

程少商(赵露思 饰)

宅斗戏,首先是“逗”。程家是武将之家,程家老大程始(郭涛 饰)立下赫赫战功。因为他长年与妻子萧元漪(曾黎 饰)在外征战,程家就由程始之母程老太太(许娣 饰)当家,他们的女儿程少商也跟着程老太一起生活。

程老太太真是一个欢乐喜剧人,许娣老师的表演放大角色的喜剧属性。程老太太有点像薛甄珠:世俗,爱钱,爱子,戏精,偏心,生龙活虎……但大是大非面前总还是拎得清的。虽然有些观众觉得有些浮夸,但个人觉得还好,程老太太让剧情热热闹闹的,她可笑得有点可爱。

程老太太(许娣 饰)

程老太可以对照《知否》中的大娘子。但相对而言,《星汉灿烂》的喜剧色彩要比《知否》重得多。一方面,除了程老太以外,剧中的几个配角也承担了重要的喜剧功能,比如程少商的三叔、程少商的闺蜜万萋萋、凌不疑没“眼力见”的贴身侍卫、凌不疑的皇帝养父、程少商三叔母的旧情人,还包括程少商另外两个追求者楼垚(余承恩 饰)和袁慎(李昀锐 饰)的互动,均贡献了诸多闲笔式的笑点。

程少商的另外两个追求者楼垚(余承恩 饰)和袁慎(李昀锐 饰)

另一方面,程少商本人也具有喜剧基因。她在程老太身边长大,了解程老太的套路,每每程少商占据下风时,她就学程老太“卖惨”,各种装病、装晕、装虚弱,甚至她运用得更加游刃有余、炉火纯青。连程老太都要惊呆了——这小妮子以魔法打败魔法、青出于蓝啊。所以,《星汉灿烂》是欢乐宅斗戏,下饭属性很强。

装惨,她比程老太技高一筹

接着是“爽”,宅斗部分的爽剧色彩亦相当鲜明。程少商不像明兰一开始那样小心隐忍、步步为营,她是赤脚的不怕穿鞋的,爱憎分明、嘴炮一流、将计就计、以牙还牙。父母不在时,她受到苛待,父母一回来她觉得有了靠山,立即通过卖惨控诉,扳回一局。

剧中那些豪门贵胄的千金热衷于“扯头花”,看不起程少商。程少商对她们也不手软,该动手就动手(她的捏人功夫一流),该卖惨时就卖惨(装晕倒她已经驾轻就熟了),有机会整人时也不放过(让一堆豪门千金掉湖里)……此时的程少商虽然还没有大智慧,但用小聪明来对付那些脑袋空空的人,完全绰绰有余。情节短平快,观众很快就能把恶气给出了。

“家宅爽逗”是播出平台的宣传点。

除了“爽逗”外,《星汉灿烂》的宅斗还有“虐”,只不过它的虐感不是来自于女主角与其他恶人,而来自于母女之间。

程少商一出生,父母就外出征战,她是彻头彻尾的“留守儿童”,十多年来父母就寄来十几封书信,而她在程家日子并不好过。所以,她对父母有埋怨。父亲还好,一回来就给了她很多溺爱,包容她、支持她。母亲萧元漪对程少商也是有深深的愧疚,但外冷内热的她一眼就看穿程少商的各种小聪明,她担忧程少商是故意被二叔母“养废了”,她过于着急地想“纠正”程少商,对程少商非常严厉。

母女之间有很深的隔膜

萧元漪并未真正了解程少商,她不信任女儿,常常是从坏的角度去认知女儿,她的本意是让女儿尽快走上“正途”。程少商当然无法理解母亲——母亲缺席十多年,没有给她任何养育之恩,结果当母亲出现了,对她却只有苛责、批评、否定。可想而知,程少商的心经常是拔凉拔凉的。她落寞时的很多内心独白,总能让观众产生怜惜之情。比如她说,“有何好难过的,我又不在乎阿母如何看我。母慈子孝这种本子,本就不属于我。既不曾拥有,自不会因为失去而感到难过”。

更扎心的是,萧元漪为了证明自己是“公平”的,屡屡明晃晃地在程少商面前,把心偏向程少商的堂姐程姎(徐娇 饰)。剧中有不少镜头很精妙地体现了三人的关系。萧元漪与程姎不是母女、胜似母女,而程少商只能作为局外人远远地看着,眼神里有羡慕有感伤,“堂姊处处无母,又似处处有母。我实则有母,却似无母”。

精心的镜头设计,体现程少商的落寞

而在最新的剧情里,程少商一心要嫁给楼垚,萧元漪明明是“为之计深远”,可方式依然简单、粗暴、冷酷,反而加剧母女之间的误会。总的来说,这条母女线颇为“现代”,是很多母女关系的缩影,很让人深思。

《星汉灿烂》是宅斗戏,亦是古偶剧,程少商的爱情选择也是剧集的主线。比较有意思的是,程少商前后有三个未婚夫,前后顺序分别是楼垚、凌不疑、袁慎。

打直线球的楼垚一度是程少商的“首选”,而不是凌不疑。程少商选择楼垚,与她创伤的成长经历亦相关。她从小未曾得到爱,家人包括母亲对她的否定,降低她的自我价值。所以她对婚姻的最初认知是“务实”的,只要有人爱她、信任她,她觉得对方不错就愿意嫁。但此时无论楼垚还是程少商,对感情都是懵懂无知的状态。

程少商与楼垚之间,或许就不是爱

事实上,凌不疑亦屡屡表现出他对程少商的好感。虐心的是,背负血海深仇、同时在战场上出生入死的凌不疑,双手沾满鲜血。虽然这是为保家卫国,但凌不疑身上的威严、肃杀气质,还是让程少商心生敬畏。毕竟她在充满不安全感的家庭中长大,随三叔到外县的途中亲身经历叛乱带来的杀戮、死亡与残酷,她“恨极了那些双手沾满鲜血的人”。

凌不疑曾偷听到程少商与闺蜜的夜聊。

比如婢女被叛军残害,敢爱敢恨的程少商要杀掉这些降兵复仇,凌不疑拉住程少商,“你就留在此处,你没见过那场面,看了会做噩梦的”。他太懂程少商了。

之后,凌不疑亲手除掉叛军,哪怕手下提醒他“杀降不祥”。程少商还是跑来偷看叛军被杀。程少商盯住凌不疑沾满鲜血的剑,凌不疑意识到后,缓缓把剑藏在身后,但他的表情还是深深的遗憾:他终究让程少商看到这残酷的一幕——他心疼她;他也知道,看到自己杀人的模样,或许他已经不是程少商所期待的人了——他已提前感受到这种爱而不得。他只能心疼又无奈地问了句,“不是说不让你来了吗?”

最后一个镜头两个人的距离,预示着凌不疑的“爱而不得”

程少商与凌不疑的感情线渐入佳境。坦白讲,一开始两人还是有点“工业糖精”。比如摔倒前抱住转圈,骑马搂住,直勾勾盯着程少商“表白”倾慕你许久……但10集过后,当程少商走出家宅,她与凌不疑的感情进入价值观的冲突,一些细节的处理让凌不疑的深情逐渐显出厚度,观众终于为他们的感情走向牵肠挂肚。

《星汉灿烂》让人困惑的是,它类型有些杂糅,并不那么清晰。它不是单纯的大女主剧,不是单纯的宅斗剧,也不是纯粹的古偶;凌不疑这一条线,牵涉到血海深仇、权谋战争、家国天下——这些也一度是预告片的重点。所以很多非原著党刚看《星汉灿烂》头几集时,才会觉得“货不对板”,怎么一直在婆婆妈妈地宅斗?鉴于《星汉灿烂》会有下部《月升沧海》,凌不疑的很多戏份大概率会在下部展开。

对于剧作来说,难点在于如何从“家宅爽逗”自然顺畅地过渡到“家国天下”,如何从“女子成长记”走向“王子复仇记”。《星汉灿烂》当前的处理还是略显勉强。比如一开篇凌不疑“华丽”登场,但这个华丽真的就只是做做阵仗,因为重头戏都在宅斗。

接着双线并行,一条是宅斗,一条是凌不疑调查军械案背后的阴谋。在小说中,凌不疑的复仇线只是程少商感情线中的一条,剧集有了吴磊,自然把这条线放大,所以吴磊的出场时间已经比小说提前很多。如今两条线各自独立,风格差异也很大,偶尔合流时有点生硬。

无论是“家宅爽逗”还是“家国天下”,分开来看完成度都还可以。只是《星汉灿烂》两个都想要。家宅爽逗+家国天下、《星汉灿烂》+《月升沧海》,究竟是1+1>2,还是1+1<2,甚至是1+1<1,只能再接着追追看。

本期高级编辑 周玉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