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3藏宝阁英雄榜

然后谈谈中原在中华文明发展中不可替代的性质。中原胜天下

“得中原者得天下”这句耳熟能详的话出自何处不清楚,但对这句话的释读却出现很多歧义。

有人认为这句话是错误的,往往会引用“金角银边草肚皮”这个貌似有道理的依据,事实上这句话出自围棋,是近代围棋理论的一个基石,随着人工智能的出现,这句几百年雄霸棋界的定理已经被证明未必是正确的。地与势的抉择自然是因时而异,不能一概而论。

而有些人经常挂嘴边的一句话是,中原是四战之地,不适宜起兵夺天下,又是一个看似很合逻辑的论据。但同样存在用预设前提去证明结论的问题。首先中原是一个动态词汇,不同语境下的中原所指范围会有所不同。

陆游名句,“王师北定中原日”,这里的中原实际上指的是北宋王朝,我们可以认为汴京是四战之地,但长安和洛阳却不是四战之地。所以说中原是四战之地明显以点带面,犯了混淆概念的错误。

那么,“得中原者得天下”这句被广泛流传的名句,难道是错误的?答案自然是否定的,这句话是古人对我国历史的精辟总结,毫无疑问是正确的。

我们不免有些疑惑,究竟得中原者是否能够得到天下呢?答案其实很简单,“得中原者得天下”这句话真正的含义是得到中原方算得上得到天下。从古到今,所谓中原王朝,均以占据中原这个区域作为得到天下的标志。我们切不可用非彼即此的二元论去看待得到中原与得天下的因果逻辑,得到中原未必算得上得到天下,而得到天下必须得到中原。

所以陆游感慨“王师北定中原日”,诸葛亮也六出祁山试图“北定中原”。古人孜孜以求的不是那片土地,而是天下呵。逐鹿中原也就成了各方豪强争夺天下的代名词,由此得出中原是四战之地这样片面的结论,是非常荒谬的。

古人对中原的渴求并非古人一时的兴起,而是源自非常古老的传统,这个传统最初形成的年代恐怕有些让人吃惊,很可能可以追溯至距今七八千年前。在那个尚显原始的年代,古人仰望夜空,以斗柄指向的天极为中心的“常显区”常年高挂与天空中间,日月轮换,星来斗往,唯有天极亘古不变,向人们昭示着“中”这个概念的永恒。

事实上,不只我们中国,其他那些古老民族也都有各自“中”的概念,这是很正常的,人类对世界的认识是从方向的辨识上开始的,由二方到四方,再到中的这个概念,实属人类文明发展的固有特性。美索不达米亚地区最早被认为实现统一的时代在阿卡德时期,其国王萨尔贡就自称“天下四方之王”,虽然他眼中的天下只不过是两河流域弹丸之地,与我们同时期禹划的九州不可同日而语,但足以说明,人类对中这个概念有着本能一般的认可。

我们中华文明尤其如此,我们国家就是以中字开头,而中庸中和之道也伴随着中华文明发展的始终,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礼记·中庸》)

虽然见著典籍的年代不过两千多年,但我国先民“求中”的观点却源远流长,距今6500年濮阳西水坡大墓的四象北斗,距今5300年巩义双槐树的九星中轴,距今4300年陶寺立表测中,至周公登封测影确立天下之中。几千年下来,求中这个思维早就融进国人的血脉,成为中华文明的核心内涵。

这条脉络从距今7000年至今,未曾中断,而承载这个认识的区域就是中原地区,这也是本文认为中原地区在中华文明发展中的不可替代性的根本原因。

“得中原者得天下”,失去了中原的华夏大地,何来得到天下之说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