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3藏宝阁英雄榜

洛阳:你知道为什么皇帝被废除了吗?因为他想把世界交给他的岳父

《风起洛阳》第十集中,掌管联昉的东川王李译忱在觐见圣人时,圣人告诉他,太子李顿还是皇帝时被废的原因,把东川王吓得战战兢兢,颤抖着向老祖母保证,一定要加强整治,早日还圣人一个耳聪目明的联昉。

众所周知,热播剧《风起洛阳》是以武周时期的历史为原型,剧中的圣人就是武周神皇武则天,太子李顿就是那个倒霉催的唐中宗李显,而年轻能干的东川王,就是早期封临淄王、后来的唐玄宗李隆基。

剧中圣人说的皇帝被废的原因,其实也是历史上唐中宗李显被废的原因,就是他对顾命大臣口吐狂言,要把国家让给岳父老丈人,因此被废的。从李显的言行看,这货的确是个中二崽。

历史上的唐中宗和剧中的太子李顿一样,是个怯懦的人,他亲娘武则天自从跟了前夫的爱子李治后,一气儿生了两个闺女四个儿子,抛开没有长大的安定公主李思,在剩下的姊妹五个中,李显不论是情商还是智商,都是最低的那一个。

李显的爹唐高宗李治,自从显庆后苦于风疾,给了老婆参政的机会,就开始辖制不住老婆,两口子被时人称为二圣。

李治不是没想过废掉老婆夺回权力,但因阴谋泄露而失败,所以,后来在面对尚书左丞冯元常秘密劝谏、中宫的威权太重、应该压制一下的话,李治只能表示无可奈何,老婆太厉害废不掉怎么破?

虽然李治对冯元常的话不能采纳,但当了几十年皇帝的他,也不甘心坐以待毙,所以,在他死前的两年也是动作频频。

比如在开耀二年(682)二月,因为太子李显的嫡子李重照满月,高宗李治不但大赦天下,还为之改元永淳,并大酺三日,又册立才满月几天的李重照为皇太孙,甚至还想为太孙开府设置僚属,在大臣的劝谏下才作罢。

比如让皇太子李显留守京师,命亲信大臣刘仁轨、裴炎、薛元超等人,辅佐太子临朝主政。

比如擢升太子的庶子李重福,封他为唐昌郡王,在太子离京时出任留守,并让刘仁轨辅佐他。

这一切一切的操作,都是李治扩大太子一系势力、抑制天后的手段。甚至在他死后的部署上,李治也把主动权留在儿子手中。

永淳二年(683)十二月丁巳,高宗李治改元弘道,并大赦天下,当天晚上就病危,在驾崩前急召裴炎进宫,接受遗诏辅政,辅佐太子李显登基。

显然,这是李治最后的部署,他计划的新朝格局就是:皇帝+宰相辅政,间接地把权力欲极重的天后武则天排除在朝堂之外。

可能会有人说,李治不是留下遗诏说有事不决问天后吗?

的确,李治是在遗诏上留有“军国大事有不决者,兼取天后进止”的话,但恰好是这条明令,在限制武则天参政的机会,并把主动权留在皇帝手中。

为什么这么说呢?

试想,武则天当初是因为什么才能参政的?是因为她丈夫李治有病的原因,才获得参政的机会。

可如今新皇帝李显已经28岁,即将年过而立的成年人,并不是年少无知离不开妈的蒙童,成年皇帝在宰相的辅佐下,还能有什么军国大事不能解决,非得去请示太后呢?

所以,在高宗这条遗命限制下,中宗李显如果不拿政事去请示太后,太后就没有光明正大干政的理由,因此才说,高宗的遗命以及最后部署,就是把天后武则天参政的路子给堵死了。

正是因此,在李显没即位前、给老父亲守丧时,宰相裴炎也只是请天后出面降旨,由中书省、门下省来处分政务,等到李显即位后,天后就靠边了,敕旨也用不上你来降了,朝廷的格局就是皇帝+宰相组合。

如果中宗李显按照他爹的临终部署,先这么过渡一两年,他亲娘一时半会还真对他没辙,毕竟此时不是废李旦的时期呢。

但问题是,李显这货他智商不高,情商也贼低啊!才即位不久,就想擢升岳父韦玄贞为侍中,企图让岳父这个心中的自己人来掌握门下省。

对皇帝的行为,明白人都明白这是新皇帝想抬举自己老丈人呢,阴谋论一点也是皇帝想限制宰相的权力,建立起自己的权威,这都是皇帝强化皇权的本能,原本也无可厚非,当大臣的不是以谋朝篡位搞毒菜为最终目的的,一般都不会有啥过激的反应,

那为啥中宗的人事任命,就引起宰相那么大的反弹呢?原因有两点,其一,裴炎的私心;其二,韦玄贞的越级擢升。

裴炎在出任中书令后,就迁政事堂,提升中书省的地位,同时把持门下,掌握决策权和执行权,再加上尚书省的刘仁轨日常留守长安,远离中枢,无法制约裴炎,在中宗第一次即位时期,裴炎的权力就自然而然得到扩张。

而韦玄贞呢,原先只是个普州参军事,因为女儿当了皇太子妃,才擢升为豫州刺史,已经是一步登天了,如今皇帝才即位,不是提拔才俊,却先赏外戚,再次超擢提拔老丈人为侍中,这对原本就有私心谋求独相的裴炎来说,当然不乐意了。

再加上中宗准备给奶妈的儿子一个五品官当当,真的让裴炎忍不住怀疑皇帝的执政能力了,哪里有皇帝新政第一条敕令提拔老丈人、第二条就是提拔白丁奶兄的?

因此,不管是论公心还是论私心,对中宗的两条人事安排,裴炎都明确表示反对。另外,从中宗议事只和裴炎商量看,再次证明武则天当时是没借口干政的。

宰相反对的时候,新君皇帝要么好言好语再商量,要么退而求其次换个人,或者换个职位啥的,反正没必要一开始就和宰相开闹。

但已经快而立还双商奇低的中宗,他没有平和地让这件事过去,不负责任、只是宣泄的气话反而是脱口而出:我就是把整个国家都让给韦玄贞又咋地?还在乎一个区区侍中?

如果裴炎是个刚正忠直的执政大臣,听了皇帝说这种气话,就该立即劝谏:这天下是高祖太宗的天下,可不是陛下你的天下,陛下你就是厌倦政事,想逍遥自在,也该传给自己的子孙,怎么能随随便便说把江山社稷交付给老丈人的话,你这是让李家的宗庙绝食呢?

一句话就给皇帝怼回去了,但裴炎显然不是那样的臣子,他听了李显的气话,心中“惧”了,他觉得这皇帝太不按常理出牌了,屁股都没坐稳就想拆桥,这要是让他坐稳了江山,恐怕朝中更没有他裴炎立足之地了,与其等着你把我做掉,不如我先发制人把你做掉。

于是,裴炎就想利用太后武则天,把新君拉下马,就这样,高宗李治临终部署的帝相联盟决裂。

没理由干政的武则天正想瞌睡呢,宰相裴炎就把枕头递过来了:太后,你儿子说要把李家的江山送给他老丈人韦玄贞,你看怎么办吧!

聪慧敏捷的武则天迅速抓住这次机会,利用帝相反目的机会重返政坛,熊孩子敢说这样的话?真是反了你!

当即,裴炎和中书侍郎刘祎之、羽林将军程务挺、张虔勖等勒兵入内,宣布太后的废帝敕令,皇位还没坐稳的李显就成了废帝。

李显有点想不通,很不服气地质问:我有什么罪?又不酗酒又不好色又没失德,凭啥废我?

他娘说:你都要把老李家的江山送给老韦家了,你居然还觉得自己没罪?你是李家的大罪人,知道不?

就这样,中宗李显被废为庐陵王,武则天另立幼子豫王李旦为帝,而宰相裴炎也因为定策功,被封为河东县侯。

按照裴炎的设想,拎不清的皇帝被废了,武太后你的任务也完成了,可以继续退居二线回宫享福了,但是,事情已经脱离他的掌控,武太后她老人家不回去了,裴炎也傻脸了,只好努力干活,早日把太后赶回后宫,最终失败被反杀。

历史上的唐中宗李显被废,就是因为这样无厘头的理由,一句把天下给老丈人的气话,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因为宰相裴炎的私心作祟,他不愿意韦玄贞来和他分权,所以才帝相反目,也给武太后重新干政提供了理由啊!

武圣人斜眼:机会从来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所以,东川王,你准备好了吗?

就是这样。

图片来自网络侵删。

参考资料:旧唐书等。

透过表象寻找历史真相,以史为论,诉说个人见解,谢绝脱离人文环境的过度解读和阴谋论。有喜欢辽夏金元以及宗庙迁祧、后宫八卦的朋友可以关注猴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