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3藏宝阁英雄榜

冯太后的文明(38)

冯氏走到这一步,要感谢一个人,那就是她的启蒙老师,她最亲最爱的人,教给她文化和礼仪,教给她做人、做事之基本道理的姑母。冯氏在教育孝文帝时,完全继承了姑母的做法,也接受了在培养拓跋弘时的教训。

冯氏明白一个基本道理,一个国家的强盛和一个人一样,必须在教育上花本钱,而且这个事情不能等,抓得越早越好,对国家越有益。冯氏抓教育是两手抓,一手抓举荐人才办学校,培养大批的年轻人;另一手亲自抓对小皇帝的教育和培养。她要为大魏王朝缔造一个千古流芳的好皇帝。为此她亲笔撰写了教材,三百余章的《劝戒歌》和《皇诰》十八篇,既为培养孝文帝提供了极佳的文本,也为后朝后代留下了不可多得的精神财富。

她的良苦用心,终于没有白费。

第十四章 重在教育

第一节 严师

孝文帝向太皇太后说,平城附近的土地,都开始种植谷物和杂粮,农家人和平城百姓也能吃上牛羊肉了,他说:“太皇太后猜猜,老百姓把羊肉和牛肉称作什么?”

太皇太后不解,反问:“什么?”

“叫作费劲牛,费劲羊。”

“为何?吃起来咬不动吗?”

孝文帝笑呵呵地说:“并非咬不动。是因为太皇太后废除禁田,百姓们才能吃得到牛和羊,所以称作废禁牛、废禁羊,传开来咋一听就成了费劲牛和费劲羊。”

“呵呵,有趣得很。老百姓吃到费劲羊、费劲牛,心里却舒坦得很,好啊!”

乐呵了一阵,孝文帝问太皇太后,他连着下了两道诏书,号召天下有识之士给朝廷反映下情,谏言献策。寡人用心良苦,期待贤能,助我大魏,没曾想反响却很小,这是为什么?太皇太后刚才正在认真地阅读《春秋》,她把竹简放下,答道:“皇上,你发诏书了?哀家怎么就不知道呢?”

孝文帝回应:“孙儿在想,我们大魏朝应该广开言路,吸纳人才,这不正是太皇太后所倡导的吗?”

刚才的笑容从太皇太后的脸上消失了,她认真地说:“没错,这正是哀家所倡导的。可是哀家问的是,皇上颁发这样的诏书,哀家怎么就不知道呢?难道皇上担心让哀家知道了,会阻止你这样做吗?难道我们两人之间的沟通已经出现了问题吗?”

孝文帝无语,两只眼睛疑惑地看着太皇太后。

“过去,皇上听哀家的,怕得罪了太上皇,听太上皇的,又怕哀家不高兴,哀家也觉得皇上你夹在中间,十分不容易。现在太上皇不在了,哀家以为皇上可以不再两头为难了。如今这又是怎么了?”

孝文帝跪倒在地,说:“孙儿若是做错了什么,请太皇太后责罚!”

“起来吧,你不用跪。哀家也没生气。皇上若是觉得没有做错什么的话,为何要来请教哀家?你该怎么做就去怎么做好了。这江山本来就是皇上的。”

孝文帝没有起来,一头磕下,前额紧贴在冰冷的地上,泪水滴滴答答地掉下,他一言不发。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太皇太后会如此这般地说。他忽然感到委屈由心而来,最后传到鼻子尖上,酸酸的,伴着眼泪落下。

太皇太后对太子拓跋宏的抚养和教育,是从其生母李夫人被赐死开始的。拓跋宏吃喝拉撒、认字、书写、算术、背诗、吟歌,都是在她的监督下进行的。白天太皇太后与乳母一起照顾拓跋宏,有时宏儿玩得累了,倒在她的怀里就入睡了。到夜里,拓跋宏仍然睡在太皇太后的宫里,没有特殊的事情,也不会再唤醒乳母。为太子请的乳母,太皇太后总是过上几个月就找理由换掉,不让太子与乳母之间有太深的感情。太皇太后是个非常有耐力能坚持的人,只要是她认准的事,她会按照自己的计划,一直坚持下去,直到终点。她曾经把许多的母爱和慈祥都投入到对拓跋弘的抚养上,而对于拓跋宏的抚养,则更加体现的是一份责任,一份无以替代的义务,为了大魏江山,为了黎民百姓,为了自己一生追求的梦想能够实现,作为一个女人,她感觉到自己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她必须用自己的理念和心血亲自塑造一个皇帝,来承载自己的希望。所以对于拓跋宏所做的一切,除去母爱之外,她是在完成一个事业,是在实现一个宏伟的蓝图,因而必须是理性大于感性的,是原则高于情感的。

对孝文帝的教育和培养,她给自己制定下了几条原则:

第一,皇上摔倒了,要让他自己爬起来,未来没有人能够帮到他,他只有靠自己。皇上必须有足够的坚强和忍受力。

第二,有错必须改,不能宽恕。对小错的宽恕意味着放纵,意味着酿成大祸。皇上是大魏国的皇上,是千万万臣民的皇上,绝不是皇上自己的皇上,皇上必须着眼大局,同时不放过细节。皇上做事做人也要有是非,对就是对,错就是错,否则的话,江山怎能交给他?

第三,遇事先让他自己去想办法,做事必须由太皇太后给他把关,不能失控。太皇太后就是皇上的导师,这个不需要任免,不需要他人的认可。只要太皇太后活一天,她就要为皇上负责到底。

第四,他是皇帝,不是孩子,由不得他任性,由不得他拿国事开玩笑。一般的孩子,在这个年龄,可以任性,可以游戏,但是他是皇上,他不能,他没有这个资格和权力。

第五,访查先行,不了解事情的本来面貌,就不能说话,不能表态,不能采取行动。君无戏言,作为皇上,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所以每说一句话,都要想好了,想通了,才可去说,既然说了,就必须去做,绝无反悔的那一天。

第六,上朝听政,退朝读书。听政重要,国事不可误,读书更重要,更不可误。听政是皇上的责任,读书是孩子的根本,如今皇上又是孩子,所以两头必须都做好。

第七,理论在先,治国平天下是一盘大棋,必须有一整套理论,而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当皇帝,是要治理天下,为臣民谋福祉,如何治理?如何谋福祉?只有肚子里装了知识,脑袋里灌输了理念,才可明白大是大非,才能做到游刃有余。

第八,对孝文帝不能轻易放权,一直到他完全成熟,他的思想与太皇太后完全一致了才可放手,否则会前功尽弃。不用多说,这是太皇太后接受了献文帝的教训,得出的结论。c

这几条,是太皇太后在心里定下的,天知地知太皇太后知,不需要别人知道。

太皇太后还记得,当年她初到平城是如何接受姑母冯昭仪的教育的。大魏国是鲜卑人建立的王国,鲜卑人对后代的培养,就是把孩子置于马上,经受各种各样的摔打、颠簸和磨炼,让他的身心都变得坚强和柔韧,接受祖宗留下的马上文化。冯昭仪对当时小冯女的培养有两个优势,一是冯昭仪自己从小接受过非常系统的汉文化教育,基础扎实。二是大魏的宫殿里有许许多多的汉文化经典书籍。从道武帝拓跋珪开始,拓跋家族养成了一个习惯,他们不论在哪个国家攻城夺池,都不会忘记,把该国的书籍经典据为己有。由于各国所藏的书籍年代不同,许多经典是汉代以前的书籍,仍然是竹简所制,每句话、每个字都是用刀子刻,或者用毛笔写在竹简上的,一轴一卷的,分量不轻,占据的空间也大,汉代以后出现的缣帛和纸质书籍并不算多。太武帝灭掉燕国,几代燕国国君拥有的书籍也统统被运回了平城,平城的皇宫成为当时北方藏书品类最全、数量最多的地方。然而对于这些书籍,鲜卑族的武将没有兴趣,他们只知道这是一些非常重要的财富,而以高允为代表的汉臣对此视为珍宝,同时冯昭仪对小冯女的教育,也正好用得上。当时在后宫,小冯女在姑母的指点下阅读了大量的书籍。如今的太皇太后对拓跋宏的培养是如法炮制,把所有的汉文化经典书籍全部让拓跋宏阅读。拓跋宏也真是聪慧过人,而且对读书有着非常浓厚的兴致,悟性又强,他常常是手不释卷,终日苦读。有时因为一个问题与太皇太后理解不一,要争论很久。他辩驳得头头是道,滔滔不绝,让太皇太后插不上嘴。太皇太后就是喜欢他这点,每当认识不一致,能够坚持自己的观点,一直到被说得心服口服才肯罢休,绝不是人云亦云,得过且过。

孝文帝按照太皇太后的安排每天坚持读书的时候,也正是太上皇对他进行教育和影响的时期。太上皇当年也是被冯太后关起门来读书的,可是后来冯太后给拓跋弘指定拓跋子推为师,帮助他学习骑射功夫,拓跋弘变了。他开始厌倦汉文化,厌倦读书了,觉得骑马射箭打打杀杀才是男儿本色,而且拓跋子推也给他讲了许多拓跋鲜卑人的故事,深深地感染了他。以至于他很快地放下书籍,拿起了刀剑,实现了从外形气质到内心追求的转变。他发誓要对他的儿子孝文帝以身示范。他多次提出要带孝文帝出游,带孝文帝去鹿苑骑射,都被太皇太后拒绝了。终于有一次说服了太皇太后,太上皇带着孝文帝远征吐谷浑两个月。这段时间,他们父子俩形影不离,吃、住、行都在一起,太上皇给孝文帝讲了拓跋家族一路征战,征服了许多国家,统一大北方的辉煌历史,特别是讲到力微、禄官、猗卢郁律和什翼犍等人物的故事,拓跋宏为自己拥有这样的祖先而自豪,他骨子里的拓跋人的血液开始奔涌,开始滚烫。

那次出征回来,太皇太后明显看出了拓跋宏的变化,但是拓跋宏不是笼子里的鸟,不是温室里的花,不能因为怕他受到外面的影响,就不让他离开半步。所以太皇太后非常冷静,她说:“皇上是一国之君,出去见见世面也好。皇帝最终是要率兵打仗的,是要面对各种情况的。”

孝文帝把听到的看到的,都给太皇太后讲了一遍。他说:“此次出征,寡人方才领略了拓跋皇族的伟大,寡人激动不已啊。”

太皇太后说:“皇上以为大魏江山,这么打打杀杀就能够到了今天这样的局面吗?”

孝文帝仔细地看着太皇太后脸上的表情,没说什么。

“皇上读了那么多书,都白读了吗?知道秦二世是怎么死的吗?知道泱泱大汉是怎么演变成三国鼎立的吗?”

孝文帝还是没有说话。

“拓跋祖先自然是伟大,这个无可争议。可是伟大之处,何止是能征善战!更加伟大的,是鲜卑对北方的统一,是对大汉文化的向往和吸收,是给予黎民百姓的安抚和安定。皇上出去几天,读过的书都忘了吗?”

拓跋宏跪下,说:“太皇太后训斥得对!”

“退下吧,三日不准上朝。闭门读书,写大字五百,去吧。”说到写字,太皇太后又说:“听说兖州刺史、南阳郡公郑羲的儿子郑道昭潜心书写,许多人请他书写碑文,你应该好好请教郑道昭,皇上的字要写出帝王的风采。”

“孙儿切记太皇太后的教导。”孝文帝又说:“说起写字,汉臣崔浩的字,孙儿特别喜爱。平时,总是把崔浩的字拿出来,多看几眼。”

太皇太后:“可惜了,崔浩真是一个奇才,他在大魏前期所做的贡献,哀家记得。他的字写得好,他的文章写得更叫好。可惜可惜了。”

任勇,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大同市作家协会主席,山西省作家协会委员,大同市传统文化促进会顾问,长期从事文学创作,曾出版散文集《未必出行》、随笔集《一叶菩提》和《家长里短》,长篇传记文学《冯太后传》,小说《黄花女人》被改编为同名电影拍摄并上线,系列历史散文集《这就是北魏》由商务国际有限公司出版。

【来源:大同市传统文化促进会】

声明:此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有来源错误或者侵犯您的合法权益,您可通过邮箱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及时进行处理。邮箱地址:jpbl@wccm.sinanet.com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