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3藏宝阁英雄榜

542为什么五位皇帝出现在1644年(1)

本文是“燃烧的岛群”第542篇原创文章,作者:小院之观

全文共5258字,配图7幅,阅读需要15分钟,2021年7月10日首发。

有这样一个朝代,说不清是什么时候开始,有的人说是1644年,有的人说是1645年。

有这样一个朝代,说不清是什么时候结束,有的人说是1662年,有的人说是1683年。

有这样一个朝代,说不清有几位皇帝,有的人说有五位,有的人说有四位。

有这样一个朝代,当时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它是一个朝代,但之后偏偏又不被承认为是一个朝代。

它就是南明。

南明自己也不服气呀。

我的地盘、人口都要比东晋、南宋,大得多,多得多,这俩巴掌大地方的王朝都被认为是正朔,凭啥我不是?

我的国号往少了说有18年(1644-1662年),往多了说有39年(1644-1683年)。看看短命的南北朝,南齐和北周都只有23年,西魏和北齐都只有21年,东魏更是只有16年,人家都被认为是朝代,凭啥我不是?

汉朝有西汉、东汉,唐朝有后唐,晋朝有东晋、西晋,宋朝有南宋、北宋,连元朝都有北元,凭啥我南明就不被承认?

事情还得从头说起。

五龙现世

公元1644年这一年,天上出现了五条龙。

龙这种生物,只存在于传说之中。但在现实中,却据说有它们的子孙也就是代言人——真龙天子,也即皇帝。

1644年是大明崇祯十七年。

1644年是大清顺治元年。

1644年是李自成大顺永昌元年。

1644年是大西张献忠的大顺元年。

1644年是南明弘光元年。

乱了,全乱了,让我们来捋一捋。

第一条龙,年龄不大,却是资历最老的一条,君临天下已17年,他就是崇祯皇帝朱由检,大明帝国第17位皇帝。1644这一年,正是崇祯十七年,但这条龙,已经即将归天。

1644年正月,李自成大军攻克襄阳,张献忠部攻克蓟州。二月初八,太原失陷,三月初一,重镇大同总兵姜瓖不战而降,三月十七日,李自成部围攻京城,第二天,崇祯皇帝在煤山自缢殉国,身边只有位太监王承恩陪同上吊。

或许有人问,诺大大明,就无可战之兵,可勤王之将,任由大顺长驱直入,直捣京师吗?

很遗憾,确实是没有了。

明朝最后一支能战之师,督师孙传庭所部已经在上一年的十月初三在陕西全军覆没,传庭本人阵亡,死后尸骨难寻。

这是崇祯最后一支指挥得动的军队。

《明史》“传庭死,而明亡矣。”

就纸面上来看,明朝确实还有数十万军队,几十位总兵副总兵,关外更有吴三桂四万关宁铁骑,尚堪一战。关键是,人心散了。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啊。大明崇祯十七年这一年,绝大多数官绅地主都认为明朝气数已尽,转而效忠大顺政权,把明亡顺兴看做历史上常见的改朝换代,为了自己的利益,纷纷依附李自成,许多地方甚至根本无需派兵,只需要“传檄而定。”

在这样的心理状态下,大顺军在短短三个月内就席卷了包括京师在内的整个黄河流域,到处是一派望风归附的景象。

崇祯在先后错失了与满清议和、南迁、送太子去南京、撤守关外调关宁军勤王、裂土封王答应李自成的要求等如此之多的机会后,选择了自缢。

有骨气,没脑子。小院时常在想,如果我是崇祯,我会作何选择?想来想去,有一天似乎想通了。这不一定是道单选题,可以是道多选题啊!

我可以先跟皇太极议和,答应他的条件(当时皇太极),同时把太子送到南京和调关宁军入卫,腾出手来对付李自成,假使李自成依然战无不胜,就迁都南京,假使迁都受阻,在李自成兵临城下的时候可以再答应他的要求,裂土封王。

其实这道题还有其他做法,比如不跟皇太极议和,但同样先把太子送到南京以防万一,假使李自成一路平推,我还是可以迁都南京,假使迁都受阻,再答应他的要求,裂土封王,如果顺利,还可以如李自成自己所说,借他的力量对抗满清。

当然以上方法,都是理想状态,实际操作中必定存在许多变化,许多压力,但在理论上,首先是行得通的。

一步步来嘛,见招拆招,拆不了还可以跑,跑不了还可以暂时认一下怂,大丈夫能屈能伸,没有胯下之辱哪来韩信,总比身死国灭好吧?

事实证明了,一根筋的领导不是好领导。

崇祯对大臣们说:

议和是不会议和的,这辈子也不会议和的。

南迁是不会南迁的,这辈子也不会南迁的。

承认李自成的合法是不可能的,这辈子也不会承认的。

撤守关外是可以撤的,但不到最后一刻我也是不会撤守的。

太子是不能送的,除非我先跑。

事实上,这只是对外的说法。私下里,这些方案,除了裂土封李自成为王被崇祯立马拒绝,其他方案都有大臣提议过,崇祯自己也切实考虑过,议和和迁都甚至都已经提升到了执行层面。

崇祯十五年(1642),一直作为崇祯的代理人同皇太极秘密议和的兵部尚书陈新甲,由于保密工作失误,走漏了议和的风声,崇祯为了甩锅,将陈新甲九月二十二日斩于市。

议和大门从此关闭。

崇祯十七年(1644年),新年刚过,面对一路平推的大顺军,朝中大臣提出了三种意见:南迁、撤守、出击。

南迁和撤守都是相对比较理性的选择,如果综合来看,南迁最稳妥。

崇祯选择了出击…

他同意了吏部右侍郎兼东阁大学士李建泰的请命,以最高规格给他送行,调集最精锐的士兵给他,连西洋人汤若望都随军出征,负责火攻水战。

为了便宜从事,崇祯赐他兵部尚书一职及尚方剑,还亲自给他斟酒三杯,然后下敕令:“代朕亲征”。

由此搁置了其他方案。

而被崇祯寄予厚望的李建泰,正月二十六出征,攻下了自家军队驻守的广宗县城,然后躲到了保定府。二月,保定被攻破,李建泰被活捉。

崇祯再急调驻守北直隶的山东总兵刘泽清和关外的吴三桂进京勤王。

吴三桂那回事,大家都知道了。

刘泽清比吴三桂更牛,拥兵自重,拒不奉诏。

崇祯似乎等待着飞来一群超级英雄,把李自成打个落花流水,遗憾的是,那只是美国大片里的情节。

三月十七日,大顺军兵临城下,三月十九日,崇祯在煤山自缢。

崇祯就这样不争气的死了,甚至连个接班人都没安排,三个儿子被一网打尽,这一点实在太不厚道,将在随后的日子给南明带来巨大的麻烦。

其余几条小龙,在崇祯面前都是小字辈,崇祯但凡有一口气在,还是名义上的大明天子,朱家正统,大半壁江山还在他手,清军入关不会如此顺利,老朱家也不会闹成一锅粥。

可惜,崇祯还是不争气的死了。

第二条龙,这原本是条蛇,是李自成,大顺政权的开国和亡国皇帝。李自成,陕西榆林米脂人,原名鸿基,小字黄来儿,又字枣儿。李自成不是纯粹的汉人,李家世代居住的地方叫李继迁寨,正是以西夏先祖李继迁的名字命名,米脂李家是被汉族同化的党项人。

李自成,简直就是上天派来给崇祯捣乱的。如果按照《封神演义》的说法,他可能就是类似女娲派下的狐狸精,专门对付崇祯,不然无法解释李自成跟崇祯相爱相杀,高度重合的一生。

崇祯登基第二年,李自成在陕西举旗造反,两人你打我一拳,我踢你一脚,你来我往,打了16年。

期间,原本实力明显占优的崇祯有几次机会把李自成打到形神俱灭,但李自成楞是缓过来了,不但缓了过来,还完成了发育,实现了反杀。

李自成推倒了崇祯,推翻了大明,然后…当了42天皇帝…

1645年,李自成意外死亡…据说是在九宫山死于一个当地农民手里。

与朱由检仅仅相差一年。

李自成,就是生来为了推翻崇祯的,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两人就是一生之敌。

第三条龙,是条吃人的龙,他是张献忠,大西政权的首任和末任君主。张献忠,字秉忠,号敬轩,外号黄虎,陕西定边县人。

张献忠跟李自成一样,原来也是给崇祯打工的,他当过捕快,从过军,都很失败,只得流落民间。

崇祯三年(1630年),张献忠发动暴动,自号“八大王”。跟李自成一样,张献忠也几度濒临绝境,通过假投降,才得以保全。

崇祯十二年(1639年),张献忠再起。

崇祯十四年,张献忠攻克重镇襄阳。崇祯十五年,攻陷泸州、崇祯十六年,攻占武昌,在武昌,他自称“大西王”,建立起了大西政权。

有意思的是,大西政权的年号叫“大顺”,据说这是张献忠诚心为了压李自成一头而决定的。

严格来说,李自成不应该被称为大顺皇帝,大顺是他的国号,他的年号,叫做永昌,大顺永昌皇帝才是正确的叫法。

张献忠和李自成,经常被拿来相提并论,两人是老乡,都是农民军领袖,轨迹也多有重合,

我认为,如果李自成的大顺政权在短时间内还算名正言顺,他至少是条龙的话,那张献忠只能称之为毒蛇,而且是吃人的那种。

张献忠屠川的说法由来已久。

有人认为,张献忠的人设之所以成为“杀人狂”,“杀人魔王”,是因为清朝对他的抹黑。

这种说法,我认可一点点。

事实上的张献忠,其实就是个杀人狂。

为了保证阅读的通俗性,我尽量不在文章里引用史料部分,但讲到这里,容我引用一些史料来佐证。

献忠之在蜀也,杀掠尤惨,城邑村野,至数百里无人迹。民逃入深山,不得食而死者委填岸谷;或采草木叶食之,得生者久乃化为野人,裸处林栖,体生白毛,遇人则搏杀之而吮其血。”——王夫之《永历实录》

"贼性喜杀,乱蜀时,立赏格:凡部卒日得男壮手足二百双者授把总,女倍之;童稚不计。"——温睿临《南疆逸史》

献贼欲屠成都民,孙可望谏曰:“其名等随王多年,身经数百战,所得之地卽行杀戮,不留尺寸以作根本。士民既杀,地方取之何用?苟不修王业,将士随王亦无益矣。必欲屠民,其名愿刎颈以代民死。”由是马元利、李定国、孙可望、艾能奇、白文选、张化能、刘文秀、张能第等,皆俯伏流涕谏,乃止。”——吴伟业《绥寇纪略》

县榜取士,士争乞生,复以兵围之,数千人咸振笔携策而死”——查继佐《罪惟录》

会献贼欲尽杀川兵…会献贼前锋猝至,初九日城陷焚杀无遗”——韩国相《流离传》

尽勒绅士入城、军民入村,凡居山扎寨者攻之,擒之,斩首剁手无算。

抚南营内逃去都司张斗南。献贼大怒。除将军都督外,凡南路全营大小官悉诛之。肴死者二人。责抚南百棍,都督各百五十棍,四路追拿,遇兵民即杀。

献忠调远近乡绅赴成都,尽杀之。调各学生员听考,到即禁之大慈寺,齐集之日,自寺门两旁各站甲士三层至南城。献忠坐街头验发,如发某一庠过前,一人执高竿悬白纸旗一副,上书:某府州县生员。教官在前,士子各领仆从行李在后,鱼贯而行至城门口,打落行李,剥去衣服,出一人甲士即拿一人。牵至南门桥上,斫入水中,师生主仆悉付清流,河水尽赤,尸积流阻

献贼移师出城,驻营于郊。令各营纵火烧毁房屋。一时各郡县城野庐舍俱烬,未尽残木必攒焚成灰而后止。平成都城,推堕其墙垛。

秋八月,献贼弃成都北去,行次顺庆界。大阅,尽杀川兵,不留一卒。川兵尽。”——《蜀乱》

这些史料中,既有明末士人编纂的史书,也有清朝官绅撰写的史书,还有明末遗民编纂的通史,内容众口一词,全部指向张献忠。

三人就能成虎,而三十人、三百人、三千人众口一词,那就必定有虎。

张献忠为什么会迅速败亡呢?也是因为杀人,这个到后面再说。

第四条龙,是条外来的龙,他是清世祖爱新觉罗·福临,也就是顺治皇帝。1644年的顺治,还只有6岁,做主的是他的叔叔,年富力强的摄政王、和硕睿亲王多尔衮。

当时的后金,已改国号为清,定族名为“满洲”。

关于满洲的由来,有这样一个传说。

在东北的白山黑水之间,有两个小小的村落。一个叫布尔胡里村,一个叫梨皮峪。布尔胡里村,在库里山的南面,梨皮峪在库里山的北面。两个村因互相抢掠,世代为仇。

布尔胡里村的村长叫干木儿,他有三个女儿。大女儿叫恩库伦,二女儿叫正库伦,三女儿叫佛库伦。老大已经出嫁,老二也以订婚,唯独佛库伦还没有意中人。佛库伦不仅长的俊俏,而且聪明伶俐,性情温顺,又善于骑射。所以深受父母的宠爱。梨皮峪村的村长叫猛哥,身边只有一根独苗,叫乌拉特。乌拉特年轻英俊又善于骑射。是一位能骑善射的猎手。

一次乌拉特率民兵抢劫布尔胡里村新买来的马匹时,悄悄地放走了压谜马匹的佛库伦,从此二人心心相印,经常偷偷的在山谷中幽会。不久佛库伦怀孕了,大姐恩库伦、二姐正库伦发现了佛库伦的私密,并答应替妹妹保密。于是姐妹三个编了一个故事,哄骗父亲。他们对父亲说,姐妹三人在山泉边沐浴时,碰到了三只灵鹊,口含红果放在了佛库伦衣服上就飞走了,佛库伦在穿衣服时看到了红果就吃掉了,结果就怀孕了。父亲轻信了他们的话,认为佛库伦怀的是神种,于是倍加保护,十个月后生下一个男孩,取名叫雍顺,姓爱新觉罗,这就是满族的先人。

雍顺长到17岁时,已成为一名英俊的青年,吟诗绘画,骑马射箭样样精通。编了一条柳条船,告别了父老乡亲,沿河探险,也不知漂流了多久,最后在一条港湾边他停下了船,精疲力尽地昏迷过去。

过了不久,一位洗衣的少女发现了雍顺把他救上了岸,后来二人结为夫妻。并定居在这里。这个地方叫三姓 ,村民见雍顺能文能武,就推举他为贝勒(满语,王的意思)。有建城叫鄂多里,从此一代一代传下去。到了明代,在鄂多里设建洲卫,封贝勒为都督。第一个都督叫孟特穆,死后又传至福满,福满去世后传给觉昌安,觉昌安又传给了塔克世,塔克世又传给了清代开国元勋努尔哈赤 。公元1616年 努尔哈赤建国为后金,号天命。1627年皇太极继位建都沈阳,改国号为清 。

这就是满族起源在史书上所记述的:“布库里雍顺,母佛库伦,相传感朱果孕…...”(《清史稿.太祖本纪》)的故事。

当然这只是传说,满洲事实上的起源,下一章再讲。

以上内容节选自小院已出版的实体书《南明那段日子》,对明末清初对这段历史有兴趣的朋友,可以读一下这套新书,上下两卷50余万字,披露南明十八年的血雨腥风,继续《明朝那些事儿》未讲到的精彩。

– 未完待续,敬请期待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