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3藏宝阁英雄榜

短篇原创:花海心×冷喻《毒·美人》

我起初并不叫花海心,只是五岁那年,让灵隐寺的和尚算了一卦,说我若是命里有水相助,则一世顺心如意。

我那肚子里没几两墨水的老爹自然欢喜得很,挑了 海 这一水域辽广的字眼,替了原本的名姓。后来我与灵隐寺一顽劣小僧结为挚友,日里胡天酒地,夜中对月侃谈。

他与我道,我也曾为你我占星,卦中显像我终将死于你名中一字。你说,我是死于万花丛,还是死于美人心?

我挑眉,假意拿起针囊道:不如我给你下两针,包你以后再也没本钱往秦楼楚馆里钻。

他吓得醉态全无,连连后退,大声嚷嚷道:这不成,多少小娘子还等着我这宝贝呢,你一针废了它,指不定要造多少孽。

数年后我在离他圆寂之处最近的逐日岛立起坟碑,未有刻字,只有两枚几乎没入碑身的毒针。

冰心堂大多弟子济世万千,而我的针下亡魂无数。同样与我精于毒术的师兄伏枫常嫌我这身腥臭污了他的琴境,而当我染血狼狈时,他又亲自为我上药化瘀。

堂中尊称师兄一声 毒王 ,师兄性情磊落,也确实担得起;而我的毒术虽与师兄不分伯仲,心思却终日游戏花丛蝶浪,他们便予我一句半是嘲讽半是戏谑的 毒公子 。

而比这更戏谑和嘲讽的,是药毒之争。

我自然不会留在门派欣赏这出自相残杀,我向来只爱在勾栏绮楼里看戏。

临行前照例拜谒堂中资历最高的毒派老辈琴若,她盘发如蛇踞,已显老态的脊背爬满在风中颤动的烛影。

我从不后悔拒绝收你为徒,即使你的天赋不逊于伏枫。

十年前她也是这般坐着,只问了一句话。

为何习毒?

我也只应了一句话。

不为苍生。

或许我只是不爱药性罢了。

药性相济,药派素来追崇一种药治百种病,就像他们的人一样,一寸心腔要纳容同门的百八十人,一尺胸怀要接济世间的芸芸众生。而毒性相吸,毒草丛生之处毒物必至,相争厮杀,只余存下一种幸者。

偶有醉时,我幸庆这世间还有毒性这一存在,与我的性情契合相知。

心里只容得一人,却又舍不得烟柳花丛的缠绵快活。

而夜中酒醒,我又嘲它如敝履。

呵,风流命偏生出一副忠贞心,矫情给谁看?

星星点点的积雪与碎羽出现在岩角林梢时,我便知道自己记错了路。

罢了,原本也只是被龙门客栈的说书人激将,想去月影湾同那曦月寒比比,它的心与我的血,究竟哪一个更毒。

索性将错便错,江南难有雪景,此番行程权当赏玩。

前头传来稀落的人声,原是几个云麓弟子正在四下翻寻。见着了我,他们即刻簇拥过来,厉声呵斥。

风落大人下令封锁此处,你绕到其他地方去罢。

我轻轻扬手,墨罂粟毒雾瞬时爆发,迅速吞食着几人的生命。正逢风起,白羽缠绵着毒素耗尽的墨色花瓣,在浓稠血光里恍如昼夜轮回。

风、风落大人,不会 放过你的

呵,风落大人,那是什么东西我可懒得去知晓。这世上,从来只有解不了的毒,没有杀不了的人。

又前行几步,我暗自皱眉,这血腥味似乎太浓了。我曾在堂中接手不少死人,从鼻子到发肤,都对腥味极其敏感。

看来雪林深处,还有些有意思的事情。

只是

这腥味里有着说不出的甜美,诱着我的向那片雪地尽头的灌木密林一步步走去。

就像毒草惑引着毒物一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