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3藏宝阁英雄榜

短篇原创:翰书天下《情殇江南》

【情起】

明媚的三月里,正是江南桃花开的正好的时候,而有一处的桃花,是集了江南所有的灵气精华于一体而开出的桃花,那么明媚,那么鲜亮,教人一望而此生相思不尽。

绯云望着自上而下的片片花瓣,思忖道,是了,这江南,还有哪里的桃花能比这里更美呢?一双含烟明瞳笑望过来,仿佛是在回应着自己。有道是酒不醉人人自醉,情不醉人人自醉呵。

回想起当初随波逐流到此,被溪言所救,自己这条命算是拣回来了。溪言就像是这里的灼灼桃花,开在明丽的天空下,时刻给人带去快乐,尽管她不会说话,她的一双明眸却已抵过万千语言。

澄澈如洗的天空下,绯云用树枝一笔一划地在写着溪言的名字。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不过你的名字要更温柔一点,就像这水一般无声却能流进人心里。 溪言不太明白绯云说的是什么意思,眉心稍微皱起,但是听到他说自己的名字很温柔,还能流进人的心里,顿时又舒展了眉头,开心起来。在地上一遍一遍地书写绯云的名字。溪言,溪言,她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念出来能这么好听,如果自己能说话该有多好啊,自己也能念叨他的名字了,绯云,绯云,莫不就是天上的云彩吗?那么高,那么不可琢磨。

这里真如世外仙境一般,没有了那些生死博弈,尔虞我诈,时刻绷紧的心也似被这漫山遍野的烂漫景色侵染的柔软下来,原来,人生还能过得如此惬意,如此 幸福

是的,这微甜的感觉,教人沉醉不复醒。

微朦细雨轻浅地笼罩着这个美丽的小村,那灼灼的桃花也似戴了一层面纱般不真实。绯云沿着河岸一直走,映入眼帘的全是那烙进灵魂深处的美丽。这里可有一处地方是平凡的么?带着这样的想法,绯云越走越远,终于,他来到了一处荒芜之地,这里只有蔓蔓青草,再不见那绚烂桃花,他静静地坐下来,数十年的戎马生涯,已将他磨砺得冷漠孤凉,他的世界里从来都是只有无情的刀光和殷红的鲜血,何曾想,这次的劫后余生,在他心里种下了一树一树的桃花,以及在那桃花掩映下明丽动人的浅笑。

雨渐渐大起来,打乱了绯云的思绪,不禁暗暗苦笑道,这旷野之中,竟连一处避雨之地也无。索性就坐在雨中,任凭雨水打湿衣衫。

雨水顺着刚毅的脸庞渐次流下,一滴一滴,不知过了多久,闻得背后急促的脚步声,绯云转身,看着来人虽是打了伞,可是因为跑的急,身上都被雨水淋湿了,一双剪水秋眸牢牢地盯紧自己,那眼神里有惊慌,有喜悦,还有淡淡地哀伤。溪言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根本说不了话,她多想告诉他,发现他不见了她有多慌张,害怕就此失去他,她一路追寻一路奔跑,她有多害怕 而这些她都无法诉说,只能望着他泪流不止

什么都不用说,我都知道。 绯云上前倾身拥住她,内心久久不能平静,这大千世界,还有一个人这么牵挂自己,这么在乎自己,于别人算不得什么,可于己,这震撼超过了自己的预期。

雨再大,也浇不熄心里的温暖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在整个大荒,丹萍寨的雪,南海滨的海湾,誓水之滨的日出,九黎城的繁华算是最拔尖的了,可是如今,在我看来,却是连这里的一树桃花都比不了。

溪言依偎着绯云,两人席地而坐,听着绯云和自己说着外面的世界,她想象着和他牵手走过木渎的石板桥,一起在流云度看千帆过尽,在丹朱的酒坊饮酒,可也只是想象罢了,她是不会离开这里的。闭了闭眼,掩藏了满心的哀伤。

溪言你知道吗,在丹朱,有个三生石,传说,只要两个人诚心在那里许愿,就能白头到老,永不分离。

天边有鸿雁飞过,桃花随风翻飞,落于肩上,落于发间,两人就这么静静地坐着,仿佛时间就此静止,岁月从此静好。

溪言突然站了起来,拉着绯云的手,眼中隐有期盼,绯云不解,但也跟着她跑向远方。

渐渐的,一颗巨大的桃树展现在绯云眼前,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大的桃树,只见其横跨河的两岸,盘旋而上,绯云震惊到无以复加,这世间,竟还有如此绝色!

溪言跑向前,转身向他招招手,示意他跟着自己爬到这颗桃树上,跟随溪言蜿蜒而上,不一会儿,地势骤然平坦开阔起来,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周身闪着金光的凤凰,只见溪言走上前,无比虔诚地看着那金翅凤凰,旋即跪下,绯云似是明白了什么,心中激起惊涛,却是因为欣喜。他稳步走上前,与她一同在这凤凰面前祈祷,溪言默默地在心里默念,请保佑我与绯云一生一世,永不分离

莹莹烛光照亮溪言幸福的笑颜,手里的针线密密缝于那溢满幸福的嫁衣上,只要一想到穿上它嫁与绯云,就忍不住笑意盈盈。

窗外还在下着雨,从昨晚开始就连绵不断了。滴答滴答地敲打着窗户,连心也跟着被敲乱了。今年的雨水仿佛格外的多啊,遇见绯云的那天好像也是在下雨呢

溪言望着窗外,绯云立于檐外,任凭雨水将他淋湿,就这么无悲无喜地站着,溪言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不是不想见你,是不能见,你有你自己的抱负,还有那么多事你放不下,而这山野小村怎能留得住你?或许从一开始,我便不该存有幻想,不该抱有一丝期望。泪水滑落脸颊,滴落进那喜庆的嫁衣里,顷刻不见。

绯云望着那紧闭的门扉,分不清失落和伤心哪种情绪更多,自从在那旷野里见着溪言起,他便认定此生只会爱她一人。而此时,命运偏偏要让他做出个选择,这难道都是命吗?兀自傻笑起来。

门,依然紧闭,绯云朗声道: 溪言,等我三年可好?三年之后,我一定会回来。

溪言看着他转身离开,越走越远,眼泪止不住地流,最后还是忍不住夺门而出,原来雨水和泪水都是一样的咸

绯云,我没有办法告诉你,我有多想你能留下来,就像我没有办法告诉你那颗巨大的桃树,便是我出生的地方 我不能自私地阻止你去做你想做的事情。我也想陪着你走遍天涯海角,去历经你人生中的悲喜,可是我不能 这里是我毕生守护的地方,我不能离开,纵然知道你这一别怕是再难相见,但我心里仍怀着一丝期望,这匆匆半年,我总算领悟了什么是爱
那便是成全吧。

当绯云再次踏进这被桃花包围的世界,发现这里的人气远比十年前的多,处处透着祥和与宁静,炊烟袅袅的人家到处都是,他急切地凭着记忆找寻那间屋子,无数次的午夜梦回,他总会看见那灼灼的桃花,还有那明媚的笑靥。而这里,便是他魂牵梦萦的地方。他不敢想象她是否还在等他,他甚至想哪怕她已嫁为人妇,自己远远看着她也好。总是自己负了多情,还能奢望什么呢?

他想了无数种可能,却没有料到,梦里无数次想回来的地方,已经衰败成这个样子了 无数念头盘旋于心里,却不敢深想任何一种

绯云立在廊下,忆起当年的无数桃花,惆怅不已。不知何时,竟下起了雨,摊开掌心,却被温柔地打湿,落于肩上,凝结于睫。
望着漫天飞雨,绯云痴痴地笑起来,原来,这雨水竟和眼泪一样咸呵

雨下的大啦,找个地方避避雨吧。 一位白发老者递了一把伞过来,绯云接过道谢, 往事一幕幕闪现,不停地在脑海盘旋着。

你是第一次来桃溪吧!

桃溪?这地方叫桃溪? 绯云的心似是被针扎一样隐隐作痛, 这地方以前不是没有名字的吗?

对啊,以前是没有, 老者捋了捋白色的胡须,长叹了一口气道, 是为了纪念,也是为了铭记,曾有一个女子那么奋不顾身地去保护这片土地

风声在耳边作响,绯云在烂漫的桃花下飞奔着,却怎么也甩不掉那老者的话语,声声刺心,句句痛心

多年前这里被妖魔侵蚀后,寸草不生,溪言姑娘为了恢复这片土地的生机,穷尽毕生心血,她用自己的鲜血再次换来了万物重生 从此后,这里的桃花开的最为好啦,大家都认为这桃花是溪言姑娘的化身,所以,为了纪念她,此地取名叫桃溪

绯云就这么漫无目的地狂奔着,不知竟来到了当初只有蔓蔓青草的旷野,而此时的这里,已然开满了桃花,却再也见不到那为找到自己在风雨中奔走的女子了

骤然回头,没有凌乱的脚步声,没有惊慌失措的眼神,没有欲说却不能言的焦急,什么也没有

于此刻,他才真正明白,那半年的时光已是此生难以复得的幸福,而他的离开,铸就了毕生之憾。

有些人,纵然是韶华白首,也是难以忘却的了

溪言,我回来了

然而回答他的,除了旷野的回声,再无其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