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3藏宝阁英雄榜

短篇原创:翰书天下《梅见》

我初到江南的时候,正值白梅花开。

这里的冬天也并不寒冷,虽然我并没有多少冷暖的感觉,正如同我不记得自己是谁、从何而来、因何存在。

从偶尔的言辞片段中我大概了解自己是个 尸兵 ,这大抵是一种低下的存在。当然我对高贵和下贱,荣耀和耻辱,都没有多么深刻具体的感觉,正如同我很难感到光阴的流逝,无喜无悲,无爱无憎,无欲无求。

因为我是一个尸兵,没有记忆,没有理智,没有 自己。

我好像记得,江南是个很美的地方,温柔,娇弱,像是花瓣一样。

可是眼下的江南,破败凋敝,死寂的河水上浮着凌乱的尸体,每天傍晚我看着血一样的残阳穿过断桥,总觉得天不会再亮了。

这破地方,我看还不如咱北溟呢 我听到有长官这样说。

这里以前不这样,比北溟美多了 另一个长官说。

你小子啥意思?小样儿,看不起我们北溟? 那漂亮斯文的长官却好像胆子不大,被这么一吼,闭了嘴不吭声。

我不太清楚他们在说什么,脑子里乱哄哄的,摇摇晃晃走开了,似乎听到有骂骂咧咧的声音对我说着什么,不过尸兵都一副迷糊样,没人在意。

像是跟着太阳的余温一般,我走到河边,笨拙地往断桥上走,我不知道是什么吸引着我,直到,我看到了桥上站着的那个女人。

在日落的最后时刻,光一层层褪去了她的身影,那一袭白衣一点点变暗,有白色的东西飘到我眼前,像是一种花瓣。

好像骤然寒冷起来,下雪了。

我似乎听到人们说。江南有许多年不曾下雪。

如今连着两日的雪,仿佛河水也要结冰,凡人在这样的天气里都闭门不出,我们负责巡逻的尸兵也歇了几天。

第三天,雪停了,长官叫我们去荷塘附近的人家里找粮食。

第一家,女人领着几个孩子哭着说没有,长官杀了两个孩子,女人哆哆嗦嗦地从水缸里翻出了藏着的粮食,我看她的眼神,好像变得和我差不多呆滞。

第二家,头发花白的老爷子咬牙说没有,长官把他和他孙子都杀了,让我们在房子里搜个彻底。

从不知道第几个人家里出来,我仿佛能闻到自己一身血气,走在被雪水半淹的小路上,看到树上一片洁白,我以为是积雪,走近了,却发现是花。

这是白梅。

有个声音突然出现在我身后,

听说,只有下过雪,白梅才会开。

我回头,还来不及反应,看到昨晚那个女人站在我身后。

一身白到发蓝的衣裙,头发工整地挽起,却并无半件首饰。

我呆呆地看着她,我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尸兵从来是听令行事,现在还没有长官给我下命令,我只好瞅着她干瞪眼。

她却笑了一下,可是眼神里并无笑意,反而好像很悲戚。

你不记得我了?

我继续瞪着她。

也罢,现在认识也来得及。 她一边说着,一边竟然伸出一双雪一样白的手来。

出来的太久了,再不回去你会被罚吧 她轻飘飘说着,自然地挽住了我的胳膊,拉着我往回走。

啊 啊呜

我听到自己喉咙里发出模糊的声音,她侧头仔细听着,动作亲昵,姿态却冰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