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3藏宝阁英雄榜

短篇原创:翰书天下《银铃》

春风酥柔,彷佛玉人佳手,轻抚脸面,叫人十分欢喜舒畅!

戏台楼栏,一江灵灵的春水绵绵延延地向东流着,而那泊在江水上的华船里,看客拥簇,锦衣华服,说不出的光彩照人。寻常的百姓人家拥挤不上,便各借了小舟在水上往来摇荡,寻着最好的位置观看。江水中的莲叶初长,嫩绿动人。

但看那唱戏的神情投入,似真似戏,那婉转的歌词唱出,柔情百转,句句入心,凄凉动人。一句 而今卿我两个栏,春风老少年 便惹来无数戏众暗暗落泪。

唯独江岸上不远处的酒楼发出一串喋喋不休的骂声, 煞风景的!这唱的什么破玩意儿?哭哭啼啼的,让人好不厌烦!

在旁打扫的店小二打趣道: 我说孙老二,人家也就是唱戏的,你不听,也不要骂个不停啊!

叫 孙老二 的心情本来就不好,这又听到好友陈小凡打趣,就更加来气,说道: 好,我不骂了,但你跟我说说,这唱的是什么玩意儿?

陈小凡笑呵呵道: 问我啊?我也不懂,这你想要明白,你得问唱戏的人去!

孙老二被气得无言以对,只好使劲地擦拭桌子。

酒楼门外的青石板,忽然想起一阵清脆的马蹄声,马蹄声在酒楼院外停止,继而响起一丝丝清脆绕耳的银铃声。

孙老二听到这一阵响声后,心里不免嘀咕,来者到底是何人?于是不禁好奇地往院门外张望。

只见院门外走进一位容颜秀美的少女,三千似墨青丝挽正着,发上束着一小纱冠,冠上插着的小簪子挂着两个细小的铃铛。脸蛋似雪般粉白,一双水灵灵的眼睛妙趣动人。身上着一件灰白相间的长衫。少女手牵骏马,边瞧边进来。

孙老二哪见过这么貌美的少女,当下疾步上去,笑脸相迎, 姑娘,您这是住店,还是吃饭?不管你选择哪样?本店都包你满意!

陈小凡在旁见他从没有过这样,不自禁地摇头乐笑。

那少女俏脸一笑,道: 小二,先给我来壶酒和你们店中最好的小菜。至于住店嘛,那就要看你们店里的饭菜咯。 少女声音如初啼黄鹂,婉转动人。

孙老二欢喜道: 好咧!姑娘,您这边来坐,我这就吩咐厨房给您做。 说完又是一阵疾跑而去。

少女坐在桌子边,托腮玩弄筷子。岸上戏台的戏尚未唱尽。少女凝神细听,却不得其味,不多时见孙老二出来,便问道: 小二,这对面戏台上唱的是哪出戏啊?

孙老二听到少女问他,欢喜非常,可惜实在不懂这戏曲,于是暗暗恨自己听了多年的戏没在意,只得道: 姑娘,小的读书甚少,对戏一窍不通。但姑娘若是喜欢听,不妨在本店住下。这里啊!时常都能听到对面唱戏呢。

正当孙老二为自己的聪明说法吸引这少女能住下来而暗暗得意时,院门外走进一人,不紧不慢地说道: 这戏唱的是《浮生四记》中的一记 《听香记》,讲的是痴情男女间恩爱别离的故事。

少女望将过去,看见进来的是一名年纪跟自己相差不多的少年,青白相分割的衣服映衬着俊俏如玉般的脸。

少女喜道: 原来是剑阁的小白脸啊!来,你过来说说看,给我解释一下那曲子的真意。

少年听她喊自己 小白脸 ,心中生气,道: 在下有名有姓,弈剑听雨阁,秦枫便是!

少女小嘴一嘟,来了兴趣,也不想听他说戏了,于是道: 要不这样吧,这里呢,有一壶酒,你坐下来陪我喝酒,若你酒量胜过我,我就不喊你小白脸咯!

秦枫怒气上升,但看在弈剑听雨阁与太虚观友好的份上,只得忍住,但仍忍不住出言讽刺一下,道: 堂堂太虚观女弟子,竟这般好酒输赢,也罢,我便陪你就是。

少女喜逐颜开,道: 早这般痛快不就好了。 可是少女似乎听出了他的讽刺,故意喊道: 小二,换两坛大的酒来。 喊完对秦枫嘻嘻而笑。

秦枫白了少女一眼,拂衣坐下问道: 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少女道: 这个嘛,等你喝赢了我再告诉你。

秦枫一脸无奈。

孙老二换来两大坛酒。少女当先不让,取一坛掀盖便喝。秦枫见她这般痛快,当然也不愿输其男儿气,也是取坛拔盖便喝。

两人拼酒,不过半会,少女的脸颊开始泛上丝丝红晕,而后渐渐鲜艳,仿若初放的花蕊,娇美欲滴。秦枫见状,不忍再斗,心道: 她要醉了怎生才好? 于是放下酒来,上去取那少女的酒坛,道: 姑娘,不可再喝了,再喝你就要醉了。

少女当真开始醉意朦胧,摇晃地拨开秦枫的手,道: 小白脸,你不痛快!我明明还没醉,偏说我醉,你是不是想骗我啊?

秦枫才想抢过她的酒坛,这时院门外冲进数个太虚观弟子,其中一个领队说道: 捉住那妖女!不要让她逃了。

秦枫听得,莫名其妙。那少女笑道: 呵呵,追得还挺快的嘛。

众太虚弟子一齐拥上,少女摇摇晃晃地避过这人的一拳,却躲不过那人的一掌。

秦枫在旁虽不明所以,但是少女醉酒之事毕竟是因自己而起,若她这样被打伤了,自己也过意不去。于是出手隔开众人,揽抱住少女,对众人道: 各位道友,有话好好说,这姑娘到底犯了什么罪呢?

领队的太虚道人见秦枫对这少女出手相救,也不分青红皂白,以为是同伙帮忙,于是怒道: 好啊!原来还有同伙,大伙上,把他也一并解决了。

秦枫听了这话,脑海里顿时闪出 蛮不讲理 四个字,再看看怀中的少女,脸颊泛红,双目微闭,安安静静地伏在自己的肩膀上,心道: 瞧她这样子也不像是什么坏人,期间或许有什么误会吧? 于是横下心来,将她往背上一背,想要带她先离开再说。

众太虚弟子看在眼里,更加认定秦枫是同伙了,于是纷纷使剑打出仙法而来。

秦枫催动心法,一道三阳真火随手而出,逼退围上来的太虚弟子,而后,错开数步,往墙边一靠,众人以为他要越墙而出,忙使出郁风真决,想困下秦枫。

哪知秦枫只是虚晃一招,他见众人围进,施展出八荒纵横,在周身行成一道刚强的结界,随后右手剑露,六合寒冰决打出。霎时间,太虚弟子身上纷纷被击中,衣服局部分被凝结成冰,后退数步。秦枫借着这微妙的时机,急聚齐心法,顷刻间脚下生尘,御风而起,越过众人的头顶,夺门而出,速度之快,没人能够反应过来。

领头的太虚弟子气不打一处来,狠狠地道了句 追! 边带着众人寻着秦枫的脚迹追了出去。
秦枫一招得势,夺门而出,心中暗呼惊险,脚下更是不敢有一丝放慢,绕过数间瓦房,落于地上,便直奔城外而去。他虽身背少女,可依旧是身轻如燕,未有丝毫的停滞。

秦枫奔走数十里,来到一处小树林,算计那帮太虚弟子不会追得上了,方才停下。忽然,他口中一喝道: 下来! 林子里本来静悄悄的,被他这一喝,当真是声震林空。

呵呵! 秦枫身后响起了少女银铃般清脆动人的笑声。少女从秦枫背上跃下,负手笑嘻嘻地道: 小白脸,想不到你御剑术那么俊啊!背着我还能摆脱那帮太虚弟子。真是令我好生佩服与羡慕啊!

秦枫听了这话,气不打一处来,猜想她刚才是在装醉酒,于是怒道: 你明明没有喝醉,为什么要装醉骗我?

少女故作委屈道: 小白脸,我刚才是真醉了,后来你背着我,才被你颠簸醒的。

秦枫似乎不理会她的解释,而是问道: 你到底犯了什么错事?会让你的同门这么追你?

少女回道: 要是我说,是他们犯错,你是否会相信?

秦枫沉默不语,毕竟他与她不过一面之缘。也不想再细问,于是换了语气说道: 刚才我喝酒赢了你,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

少女笑道: 好的,小白脸,我叫银铃。

秦枫听她又喊 小白脸 ,不由得微怒道: 还有,不许叫我小白脸!

少女道: 不叫就不叫嘛?干嘛这么凶嘛?

秦枫也觉着自己怒气有点过了,刚想说两句安慰银铃的话,却被跑出来的两人打断。

其中一人道: 好呀!原来小妖女你在这!《邪影真诀》在哪?快把它交出来,本爷我还可以绕你不死。

银铃听了,冷笑道: 饶我不死?我倒想看看怎么个饶我不死。 话一完,银铃快速出手,一招毙了那人,随后又是一招击杀了另一人。

秦枫还未来得及阻止,便目瞪口呆地望着银铃出手,杀人,收手。

你怎么可以杀了他们? 秦枫有气无力地问着。

我不杀他们,我也活不过明天。 银铃冷静地答。

可是,那是两条人命,那是两条你太虚观同门的性命! 秦枫听了她回话,气的大声吼叫。

你刚才没听到他们说什么吗?他们说要我的性命。 银铃盯着他。

要你性命,你就可以要了对方的性命?他们可是你太虚观的同门! 秦枫再一次强调痛斥。

太虚同门,太虚同门,他们和刚才那波人是一样的,下手的之前可曾想过我也是他们的太虚同门? 银铃冷哼反驳。

秦枫一时语塞,安静了许久,方才说话,道: 我们就此别过吧,日后也不要向他人说起我救过你。

秦枫转身就走, 但愿我们不会再相见,不然我一定会对你杀害同门之事严加重惩。

银铃看着他离去,心里百般不是滋味,回想起他刚才救自己的一幕幕,彷佛那么一瞬间找到了温暖与依靠,不想就这样让他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