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3藏宝阁英雄榜

短篇原创:翰书天下《暮春梨雪》

三月初二,酒肆青玉色的旌帘下,倚门而栽的白梨一树晴雪。

木姑娘,麻烦打一壶梨花白。

一只酒葫芦被递到木梨的眼前,木梨顺着葫芦抬眼看过去,顾绍棠隔着酒垆,依旧是一身赛雪白袍,立在一片明丽的春光中,微微一笑。

木梨第一次见到顾绍棠的时候,是在小城十几里外的小道上。

她记得霜雪一般清利的耀目银光在眼前如辰星迸裂,意欲不轨的匪徒仓惶逃离,一个白袍的剑客反手将长剑立在身后,他微微抬起左手,中指勾住一缕发,夹在指间,手腕转了半个圈,轻轻一捋。

顾某最厌恶的,便是不懂怜香惜玉之人。

长剑一荡回鞘,白衣剑客逆着烂漫的春光,朝木梨施了一礼,发如鸦羽,面如冠玉,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在下弈剑听雨阁弟子,顾绍棠。

明朗是这般春光,却比春光更明朗一分。

木梨还狼狈地跌坐在地上,楞楞地仰望着他,剑客朝她露出了善意的笑容,逆着光的面容显得有些模糊,但是那一双清亮地眼里却透出关怀的神色,真诚且专注。

姑娘,你还好吗?

顾绍棠的声音温和且可靠,木梨听着,突然用手死死捂住脸,失声痛哭起来,滚烫的泪珠从指缝间流出。

顾绍棠有些伤脑筋地叹息了一声,由袖间拿出了一方叠好素帕递了过去。

已经无事了,姑娘拎着包袱可是要往城里去,在下送姑娘一程可好?

木梨放下了一只手,瑟缩着往前伸了伸,顾绍棠便又迈近一步将素帕小心翼翼塞进她手里,木梨颤抖着手攥紧帕子,忍住哭声胡乱地擦拭眼泪,帕子上有淡淡的皂角味道。

木梨平静了之后同顾绍棠说自己原和兄长相依为命,在兄长亡故后一个人来城里投奔孀居的姑姑,不想横遭此劫,顾绍棠听后深感同情,顺路将人送进了城,又帮着寻到了地方,只见一荆钗布裙的妇人,正是木梨的姑姑,那妇人一见木梨便同她抱头痛哭了一场,只是木梨的姑姑也不富裕,木梨便寻思在城里找一份工,顾绍棠听了她的打算,正好同这酒肆的东家有旧,便索性送佛送到西将木梨介绍来帮工,木梨犹豫了片刻,但自己除了农活也并没什么其他一技之长,便也千恩万谢地同意了。

顾绍棠因游历之故暂居城里,也时常拂照木梨一二,他姿仪甚好,风度翩翩,如此一来二往之下,木梨自然就一颗芳心暗许。

正说到顾绍棠来打酒,木梨接过酒葫芦,拿出漏斗套上壶嘴,用木勺从坛子里舀酒出来,倾入漏斗里,如此三四次,葫芦里就满了,木梨将壶嘴拧上,一面递给顾绍棠,又一面问: 顾公子今日为何不喝锦江春了?

所谓 青旗沽酒趁梨花 ,这株梨树开的这样应景,若不喝梨花白,岂不辜负了花开美意? 顾绍棠摸出几个碎银给她,接过了酒葫芦含笑道。

木梨没读过书,听说句简单的诗也听得似懂非懂,但她觉得顾绍棠念诗的声音好听极了,木梨默默将这句诗在心里默念了好几遍,莫名地心生欢喜。

两人正说着,却见店前停下了几个街头上的地痞拦住了一美貌女子的去路,当街调戏于她。

顾绍棠素来见不得这些,当即搁下酒葫芦便提了剑就上前去,三两言后就打了起来,将几人收拾了一遍。

那女子见几个登徒子被打得狼狈而逃,而那年轻剑客又十分俊朗潇洒,真真是话本一样的情景,双颊也不禁透了粉意,朝着顾绍棠盈盈拜谢。

木梨站在酒垆后,沉默地看着两人,这是多么相似,又多么不同的场景啊,眼前的女子一身罗裙,容貌柔美清丽,一行一止如娇花弱柳,尽显楚楚之态,令人心怜,通顾绍棠站在一处,真真是再登对不过,和当时粗布衣裙,发裳脏乱,还哭得满脸污脏的狼狈样子简直是云泥之别。

木梨表面很平静,无比的平静,这些天,她小心翼翼又手足无措地喜欢着顾绍棠,并且拙劣地掩饰着,但顾绍棠从来就同木梨不是一个世界里的人,顾绍棠是个江湖客,他出身名门,习得是君子六艺,练的是骑术剑法,他可能用一生行走天涯,用脚步丈量天下,木梨只是个贫穷人家的女子,每天接触的是柴米油盐,没有学过琴棋书画,更无论什么诗词歌赋,将来大概也会嫁个普通男人,相夫教子,普普通通的过完一辈子。

木梨不清楚吗?不,她很清楚,清楚到不愿意让自己清楚。

但顾绍棠是木梨的一个梦。

一个最痛苦的美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