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3藏宝阁英雄榜

短篇原创:《人难故梦》

群树郁郁,几乎蔽去日光,藤蔓攀着每一丝生机疯长,池沼静谧地只剩蛙声。

落在这片林子里已经不知道几日了。若惜无暇去数日头升了几次复又落下。

她已经饿得眼花,一动满眼都晃着虚影,于是只好靠在树下待体力恢复。

起初她还有力气,不死心地在林子里四处找出路,走得乏了便施个心清神明。可是腹中空空要如何?冰心堂可没有一系医术能叫人解决温饱。

眼前又晃过一片黑影,若惜并没有理会,阖眼再睁开,黑影没了,立着个黑衣的人。

可最先夺去她目光的还是那两刃锋芒。

双刀带血。

心脏几乎骤停,不待平复眼前一黑,居然就这么晕了过去。

黑衣的是个女子。

不过杀意和性别并没有关系。

被面具遮去一半的脸上看不出表情。她用刀背拍拍地上的若惜,不由便皱眉。

这就晕了?

真弱。

刀上的血凌乱地沾在若惜柔白的脸上,染得猩红一片。

这样一看,还有些意思。

若惜醒来的时候,天已经暗下来,但仍然能看清并未刻意隐去身形的杀手。使她惧怕的双刀已经收在身后。

一切尚好 似乎也没少了哪里。

只是脸颊有些微微地疼。

但若惜并不敢动,因为那杀手的目光太盛又太冷,钉在她脸上,像最凶的鹰隼。

若惜是很怯懦的性子,一时吓得手脚发软。

冰心堂? 声音又低又冷。

是,是的。 若惜没回过神对方突然开口,且才晓得居然是个女杀手,心里微微松下一口气。

明日,随我走。

此次任务正是寻医,眼下便有个冰心弟子,嗤,如此便不用远去冰心堂见一群聒噪女人。

诶?可是 可是我领了师门 一柄白刃便抵在颈上,一口气又提起来。

我去 我去就是了。 白刃又收回去。

若惜一双眼睛委屈地红了,带了哭音。

杀手凉幽幽的目光扫过来,眼底那一点轻蔑看到她红了的双眼却不由换了兴味。真像只兔子啊。

名字。 她一开口,兔子就一副惊得要跃起的样子。

啊?

你。

若 若惜。 兔子纠结着还是说了名字。

确实很弱嘛。名字倒是贴切。

凌迟。 吓得兔子膛目结舌。

不怪若惜瞬时就白了脸,眼泪珠子滚得像不要钱。谁能知道会有人以此酷刑为名。

若惜哭得不行,却见那女杀手似乎很是开心,眼尾轻挑,黑眸子里有笑意。

呜,突然更委屈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