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3藏宝阁英雄榜

什么是“天下”

西方有个老头说,“中国是个伪装成国家的文明”。

这啥意思?文明与国家,不同在哪里?

很多中国人对这句话会觉得纳闷,好像有点对,好像又不对,想说又说不好。

站在中国的角度,确实不大好理解,因为至少三千年前,中国就已建立了“天下”的概念,以“华夷之辨”,从“文明”与否的角度来区分人群,所有以“礼仪”规范,认同“文明”核心概念范围内的国家,社会,共同组成“天下”。

“天下”之外,是“文明”之光尚未照耀之处,是蛮荒。由此,又有“九州”概念,大禹掌握政权后,定“天下”为“九州”。

什么是“天下”

禹贡九州图

从夏到商,再到周,这个“九州”的概念,范围一直在变化,直到《吕氏春秋》所载九州名称为“雍,冀,豫,荆,扬,青,徐,兖,幽”,才算稳定下来。

“九州”的概念,最初是以地理,气候,作区域划分,因为这每一个“州”,或因山,或因水,或兼而有之,都相对形成各自独立的区域,自然风物多有不同,也由此定下各“州”所需“贡”物的品类。

两千多年前,秦皇一统,至汉武完成了统一国家认同,从此,“天下”即中国,中国即是“天下”,这之后的“九州”,就大多是虚指了,与“天下”概念同。

“天下”的观念,源于高度的“文化”自信,“文明”的自信,“血缘”,“族群”,都不是问题,“中国入夷狄则夷狄之,夷狄入中国则中国之”。嗯,其实就是中国版的“人权大于主权”嘛。

什么是“天下”

在几乎整个中华“帝国文明”时代,“天下”的观念,以及它所指代的“文明”,作为“普世价值”,作为“灯塔”,照耀了整个亚欧大陆。

说到“天下”,就不能不说“中央集权”。可以说,有“集权”,才有“中国”,没有“集权”,所谓“中国”,不过就是个地理概念,是一个“文明”型态的总称,正如我们说“西方”文明,或是欧陆文明一般。

西方人总说“集权”不好,他们这么说,不是蠢,就是坏,没有“集权”,何来统一国家认同,何来统一的文化价值观?

我们看前苏,忽尔兴废,为何?

看美国,强势时,自然你好我好,倒霉了呢,弱势了呢,会不会树倒猢狲散?

再看英国,曾经的“日不落”,何等荣光,一朝衰颓,连本岛的“苏格兰”都要闹独立。

古人说“胡人无百年之运”,不是没有道理的,这逻辑正在于此。

一个国家,族群,文明不可能永远强势,永远顺风顺水,这不符合阴阳消长,也不符合能量守恒,不符合自然规律。在你弱势,倒霉时,你的体量,你的统一文化价值观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它可以保证你的社会不会散掉,即便分裂了,共有的心理认同在,就还会再“合”起来。

《三国演义》里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分分合合的逻辑,若是没了共有的文化认同,心理认知,还会存在么?或者即便是分合依然上演,主角早已换了别人,跟你没多大关系了。

也正是由于这样的文化心理优势,历史上多次的战祸频仍,外寇入侵,乃至“元”,“清”入主,中国的知识阶层从来没有失去信心。

现在的人一说到“大清”,总是讥嘲当时的“天朝上国”观点,可是至少在“鸦片战争”前的几千年,这个正是千真万确的事实,无论文化,文明,政治,军事。

也正是因此,固有观念的改变,才会如此之难。“鸦片战争”后,一连串的战败,羞辱,都不以为然,认为跟历史上多次的游牧犯边一样,洋人一时势大而已,赔点银子,割让些不毛之地,也不打紧,只要能维持内部稳定,坐待洋人自生自灭。

直到“甲午战争”的失败,才把“帝国”,把知识阶层们打醒。一个我们知根知底的邻邦小国,学了西方那一套,没几年就能把“帝国”打得满地找牙,这一定是“我们”出了问题。

什么是“天下”

进而,才有“三千年未有之变局”,才有突然发现,洋人才是“文明”,我们才是不知礼乐的“蛮夷”。这样的认知无疑是摧毁性的,和不能接受的,然而血淋淋的事实,就摆在眼前,不由得你不认。

“天下”观,在此时,土崩瓦解。这时的知识阶层,大致有这么几种类型:

1,固执于往昔的荣光,冥顽不化。

2,“文明”的标准,从中国转向“西方”,力主在中国的积极“西化”,甚至“全盘西化”,以融入“西方”的“天下”。

3,从“天下”的开放“文明”观,转向“民族主义”,甚至强调“血统”,“血缘”。

这样的几种观点,作为前路茫茫的摸索,我们没必要站在后来者的角度去作过度解读,作道德批判。但若是在当下,仍然抱着以上的论调,说“不合时宜”,应当不过分。

今天的世界,通达便利,交流愈广,却又冲突频仍,矛盾重重。一方面,在西方的“普世”崩塌之后,缺乏共有的价值认同,另一方面,区域,国家,族群,文明间的不信任日渐加剧,若是听之任之,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重新主导,并不是危言耸听。

如何正确的理解我们自身传统文化的精髓,继承,重构,发展,正是我们实践“文明自信”的努力。在此努力的基础之上,我们如何看待自身与世界的关系,我们能不能重新为世界,为“天下”指明方向,大概也正是我们应当努力的方向。

什么是“天下”

最后,“天下”观里的“华夷之辨”,对于文明与野蛮的区分,在今天的语境下,如何解读?

我以为,奋发向上,努力进取者,即为文明,而固步自封,冥顽不化者,尽为野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