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3藏宝阁英雄榜

短篇原创:龙门客栈·韶华负

“……我足足等了九个春天,后来有一个九黎人,他告诉我,这种树是不会开花的,所以,我就再也不等了。不等了,也无处可去,就留在了这里,大概要留一辈子了呵呵……”女人醉眼朦胧,美丽纤长的手指捏紧了瓷碗,仰起头将碗里的酒一饮而尽。

三月,春日将尽。

南君雁一路行来,从九黎到巴蜀,从中原到江南,从东海到南海。这一年的整个春天,她去看望了那些长眠于地下的老朋友,最后停在了幽州。

幽州荒漠的龙门客栈,有着最烈的酒和最美的老板娘。

幽州荒漠漫无边际,风沙肆虐,却是从幽州去往燕丘的必经之地,龙门客栈是这茫茫大漠中唯一的补给地,每日来往的人都不少。老板娘金镶玉妖娆泼辣,在整个幽州荒漠十分有名,一介女流周旋在各方势力之间,手腕了得,道上的弟兄都给面子称一声金老板。

能在这里开客栈,少不得做些见不得人的生意,独自一人前来住宿的南君雁便被盯上了。在南君雁落进龙门客栈密室之后,与金镶玉不打不相识,二人十分投缘,一顿酒菜之后二人就姐妹相称了。

酒过三巡,两人都有些醉意,笑着互猜来历。金镶玉混迹江湖多年,一眼就猜出南君雁是弈剑弟子,来幽州拜祭故人。

南君雁很惊奇,“猜出我是弈剑弟子不难,可是我来拜祭故人,姐姐是怎么猜出来的?”

“这还不简单,凡是在这江湖里混的,要么活着,要么死了,二选一,有一半的机会能猜对啊哈哈。现在轮到你来猜猜我了。”

南君雁看了半天猜不出,只能胡乱说金镶玉是幽州某一族里当家做主的人,在幽州颇有势力,不然怎能在这荒漠里撑得起龙门客栈。

金镶玉笑着摇头,借着酒意,给南君雁讲了自己的故事。

没人能猜到,如今在幽州黑白通吃的龙门客栈老板娘金镶玉,原是江南的大家小姐。

“那年我才十五岁,”张扬洒脱的金镶玉安静了下来,“很老套的故事。”

那年的正月十五,比往年更热闹,据说有西陵来的杂耍班子,是给皇帝表演过的,所以平时不让我出门的父亲也特意准我多带几个丫鬟出门了。

火树银花,天上的孔明灯,水里的荷灯,街上人来人往,就那么一小会,我就和丫鬟走散了。身不由己随着人流走,然后身边的人越来越少,直到一个人也没有,灯也渐渐灭了,明明之前还宛如白昼,突然就漆黑一片。

我害怕极了,慌不择路,一头就撞到了他身上,我还记得那时他身上的脂粉香,轻笑着问我 ,“要我帮忙吗?这位小姐?”抬起头,只见他的眼睛璨如星辰。他是我见过最俊美的人,直到今天也是。

他送我回了家,如果没有他半月后来敲窗,那晚的怦然心动大概就只是一个闺阁女儿的梦罢了,可是他来了。

后续就像你想的那样,我们相爱了。他总是有很多办法逗我开心,装满萤火虫的灯笼,我从来没见过的糕点,有时候他也会突然消失好几天,留我一个人每日每夜等着有人来敲开我的窗,然后他又突然出现,为我带回巴蜀的一只红枫,或者九黎的一块白石。那一段日子,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日子,我的人从未离开家半步,却仿佛跟着他走过了千山万水。

一年之后,我们的事被父亲知道了。四处为家的风流浪子,来路不明,去路不清,父亲怎么肯同意我嫁给他,然后那个夜里,他带着我离开了家。

后来我就跟着他,离开了江南水乡,我不知道他要去哪里,我也不问,只是跟着他,那样艰难的日子,我们也能一起开心的过下去。我们走过了许多地方,最后来到了这里。那时候,这里没有龙门客栈,只有几间破旧的屋子,就是在这里,他告诉我师门有事,他必须回去一次。

荒漠里冬天的风吹得人睁不开眼睛,他指着屋外的树说,等春天到了,那颗树开花了,他就会回来。

然后我数着日子等到了春天,树没有开花,他也没有回来。我想是荒漠的风沙太大,没有水,所以树没有开花,于是我费尽心思修起了围墙挡住风沙,把比金子还贵的水用来浇树,可是树还是没有开花。一个又一个春天,树一直没有开花,那个人,也一直没有再回来。

金镶玉手中的碗掉了,她扑在桌上,脸埋在臂间看不见表情。南君雁站起来,走到窗边推开了窗,那棵不会开花的树就在窗边。她想金镶玉其实依然在等,等某一天推开窗就能开到那棵树开花,等那个人回来。

可惜她等不到了。

“我也来说个故事吧,”南君雁静静的看着窗外,没有看金镶玉,“这种树,其实是会开花的。”

这种树我不知道它叫什么树,在巴蜀到处都是,大概是太普通了,很少有人提起它叫什么。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树,因为它的花,并不开在枝头叶下,而是在根上,你看,它根脚的地上,是不是会开白色的小花?很容易让人以为那是两种不同的东西对不对?如果你挖开土,就会发现,开花的小苗,是从树根上长出来的,那就是它的花。不知道的人,会以为这种树永远不会开花,其实它每年都在开花,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我有一个师兄,长年四处流浪,居无定所。那年师门内乱,急急的召回了他,叛乱结束后,他受了重伤,冰心堂的大夫给他医治,说好好卧床休养,还能活几年,或许在这几年里了找到了奇花白月莲,他就能再多活几年。

然后他在一天夜里走了,留下一封信,说春天快完了,树的花都快谢了,他和一个姑娘约好了,等树开花,他就回去找她。那是一个江南水乡里长大的姑娘,他不得已把她留在了幽州荒漠,很担心她,他等不及了要马上去找她。

后来师兄再也没有消息了。

“姐姐,你看这黄沙茫茫,不知掩盖了多少白骨,你说,会不会有一具是我师兄的?还是他已经找到了他的姑娘,离开了荒漠呢?”南君雁转过身,看向金镶玉。

“谁知道呢?”金镶玉摇摇晃晃的走到窗边,和南君雁并排而立,“原来,我已经等到这棵树开花了啊……只是我不知道罢了……”她喃喃自语,有泪顺颊而下。

第二天,南君雁牵着马离开了龙门客栈,金镶玉没有来送别。故事讲完了,龙门客栈还是龙门客栈,老板娘还是老板娘,什么也没有改变,除了那个关于春天和等待的故事,终于有了结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