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3藏宝阁英雄榜

短篇原创:时装故事之翠楼吟

除夕时的上清峰显得格外热闹,王朝与各大门派的使者皆在前殿道贺,青霁素来不爱这样热闹的气氛,便一个人拿着食盒默默去了后山喂仙鹤,正抓起盒子里的吃食,就听一个清脆的声音在他头顶喊道:“喂!小道长!”

他抬头,看到房顶上站着一个穿翠绿衣裳的女子,着装打扮看起来似乎是弈剑听雨阁弟子。虽不算秀美,但是眉眼间透着一股英气,尤其一双眸子灿若繁星,笑起来的眼睛弯成了月牙。

老盯着人家看似乎也是不太好,青霁尴尬的低下头,继续抓着食盒里的吃食,一把把的洒在脚边,引的一群仙鹤围着他打转,微风吹起他月白的外披,似有一种谪仙的感觉……

女子继续笑嘻嘻的问着:“大家都在前殿庆贺新年,怎么就你一个人在这?”

青霁没有回答,只是摇了摇头。

被他如此怠慢,女子也不恼,只从房上跳下来,抓住青霁肩膀说:“小道长,我观你眉清目秀骨骼惊奇,不如随我回翠微楼如何啊?”

隔着薄薄的衣衫,青霁感觉到女子手心传来的温度,还有因常年握剑而在指间生出的厚茧,他的脸噌的红透了,连忙拍掉女子的手,抱着盒子匆匆走开……

女子望着青霁狼狈的背影,有些摸不着头脑,想了想又笑了起来。

第二日,女子又找到了青霁,然后青霁知道了她的名字,翠吟,她是她的师父在巴蜀翠微楼拾到的孤儿。但是青霁始终不敢看她,一看就脸红,师兄便打趣道,可是看人姑娘长得好看动心了?

青霁被问红了脸,从此便开始躲着翠吟了。

但是翠吟却时常会来上清峰找他,有时是缠着他非要与他论剑比武,有时也会借地做一些蜀地特有的点心吃食分与他和各位师兄弟,或者趁他不在时帮他浆洗衣服,顺带将衣服上破损之处细细缝补起来……他心知巴蜀到中原有多远,想告诉翠吟没必要的,但是总是说不出口,而且在翠吟到来时心里也会多几分期待,这是喜欢吗?他不懂……

这样的日子没有持续多久,太古铜门打开,上清峰沦陷,他跟着宗主辗转各地,看着自小一起长大的同门不断倒下,即使再害怕,他也必须强迫自己拿剑画符,与那些妖魔和曾经的同门战斗。

他的手上不知沾了多少鲜血,而且也越发的沉默,也时常会想起那个叫翠吟的弈剑女弟子,他曾听人说,巴蜀的锁妖塔被叛徒打开,弈剑听雨阁也已经沦陷,他想去巴蜀,想去找她,想知道她是否还活着,但是他不能,他还要留在中原光复门派……

师兄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与他谈了一夜。

也许在那个飘雪的除夕夜,那个有双璀璨眸子的人就已经印在了他的心底。

青霁辞别了宗主,从坠星原穿过梧桐谷,南下去了巴蜀弈剑听雨阁。

曾经的翠微楼如今已是妖魔游荡,硬闯是不行的,来此也只是为了打听翠吟下落,他想了想,唤出邪影,挂上从中原的叛徒弟子身上搜刮来的腰牌,大摇大摆的往里走。守卫的妖魔看他这般模样竟也没有拦他……

青霁在阁中呆了几天,向其中弟子询问,也悄悄查看了那些亡魂弟子的模样,全然不见翠吟下落,恐日久生变便匆匆离开。

多年过去,少年已到而立,青霁不复当年寡言孤僻,他去过九黎、到过江南,甚至潜入了幽州腹地,连天虞岛新建的弈剑听雨阁他也去了,但是却从没见过翠吟。他也曾想过放弃,但是一想起她的眉眼,她的笑容,就觉得不应该放弃。他没有见过翠吟尸体,更未遇到翠吟模样的亡魂和尸兵,因此他觉得翠吟一定没有死,他还有希望。

在翠微楼,青霁学会了喝酒。不过那却不是巴蜀翠微楼,而是天虞岛新建而成的翠微楼,他结识了一个朋友,也是一位弈剑弟子,那弟子听了他的故事只是劝他早点放弃,这么多年了,或许翠吟的尸骨都化成了灰。青霁只是摇着头,往嘴里一口一口的灌着酒,辛辣的味道使他呛出了眼泪。那弈剑弟子见他这般模样也只是叹气摇头。那个夜晚,青霁第一次尝到了酒的味道,而且喝的酩酊大醉,梦中的他见到了一身翠衫在浩如烟海的竹林里执剑起舞的翠吟……

再后来,中原光复,新的西陵城拔地参天,奔波许久的青霁来到了新的西陵城,这样的光景让他不觉感叹,太平盛世真好……

弈剑弟子在西陵市坊建了潇湘楼,青霁踏进大门,在来来往往的人群中一眼看到了坐在西北角落的翠衫女子,女子背对着他,桌旁放着一顶帷帽。那个背影和翠吟很像,翠绿的衣衫亦如初见那年,青霁有些紧张,那会是翠吟吗?这么多年的寻找会不会有结果……如果真是她,自己这般模样她还能认得出吗?

青霁摸了摸下巴上早已布满的青色胡茬,苦笑着摇了摇头:不管如何,还是得确认一下不是吗?

看了半晌,他终于打定主意,往那女子坐处走去。

似乎听到身后的响动,女子侧颜一看,随后不动声色的抓起帷帽,正欲戴上离开,手腕却被快步上前的青霁抓住。

青霁想看她的面容,但是女子挣扎着想脱身,披散着的长发遮住了她的脸。周围陆续围了些看热闹的人,还不住对他俩指指点点。

眼看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青霁一手制住女子,一手伸出,打算撩开她的头发,让他看一看面容。

女子似乎不想让他看到容颜,情急之下抬手结了几个剑令,不知何处飞来的几把小小飞剑逼退了青霁。这样更让青霁确认了女子是弈剑听雨阁弟子。

她收回飞剑的这一瞬,让青霁看清了女子的模样,那是他记忆中的模样,螓首蛾眉,眼眸灿若繁星,只是那样的脸被一道从眉骨延伸至下颚的疤痕划得面目全非。

得到自由后的女子连忙戴上帷帽,正欲离开,只听到身后青霁说:“曾经,有一个弈剑女子问我是否愿意和她回翠微楼……”

青霁见她脚步一滞,又继续道:“我找了她很久,我想见她一面,告诉她,我希望能与她一起去翠微楼。”

女子颤抖着转过身,看到的是青霁坚定的眼神:

“翠吟,可以带我回翠微楼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