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3藏宝阁英雄榜

同人短篇:妄念,蜉蝣梦

连绵不断的暴雨已经下了五日,依然没有停歇的迹象。湖水暴涨慢慢攀上堤坝,苏堤已经被西湖水漫过,湖水不再清澈明朗,泛着危险的墨绿,似乎有什么可怕的东西藏在湖底。海水也越来越高,一些低洼的地方早已被淹没,狂风卷起的巨浪让人再也不敢靠近。

江南还未从六年前那场巨大洪水的阴影中走出来。大荒历五百四十七年发的那场大水,让大半个江南沉入了海底。无数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江南大地到处是一片哀嚎,惨烈至极。后来洪水退去,可是依然在江南人身上留下了难以抹去的伤痕。只剩下三分之一的芦花坞,永远沉睡在水底的云轩城,尸横遍野的乱葬岗,想一次,疼一次。

如今又是这样暴雨倾盆,电闪雷鸣,水势隐隐有失控之象,让人怎么能不恐慌。家住在水边的人收拾好家当,夜不能寐,生怕在梦里做了枉死鬼,只要水势再涨,便要拖家带口离开家园。渔舟客船,早已不敢再发,往日来往人群络绎不绝的灵隐寺,如今已变作孤岛,方丈慧明已将半数寺僧遣下山去,只留部分僧人守在寺中。

谁会知道呢?这泼天的暴雨,只是因为一只蜉蝣想看到第二天的太阳。

“蜉蝣,渠略也。朝生暮死,犹有羽翼以自修饰。楚楚,鲜明貌。采采,众多也。掘阅,容阅也。如雪,言鲜洁。”——《毛传》

朝生暮死的蜉蝣,妄想看到第二天的太阳,违背了自己注定的命运,不展翅,蛰伏于水底,未随日落死去,故引天降异象,巨雷阵阵,暴雨不歇。

蜉蝣还未化为成虫之前,没有意识,只是浸在水下的一个小黑点,一点点的努力吸收养分积攒起来,只为破水而出的某一天。直到有一天,一阵若隐若现的歌声让它有了意识。从此,它便躲在水中,小小的翻了个身,侧着耳偷听水面上的声音。

春天小草长出芽的声音,夏天荷花绽开的声音,秋天树叶掉落的声音,冬天雨打残荷的声音。还有堤上人来人往的声音,有笑有哭,眼前永远是碧绿无边的水,但是能听到各种各样的声音,每一种都让它欢喜。但它最喜欢的,还是那个将它从混沌中唤醒的声音,轻轻柔柔,像带着无限的缠绵爱意一般。

蜉蝣最喜欢的,便是在水面渐渐变亮的时候,听着木浆划破平静的水面,低低的吴侬软语,唱着它听不懂的词曲,却依然能让它沉迷其中。

巧姑是西湖上的渔家女,每日要做的便是在日出破晓的时候,划着渔船到湖心,撒下渔网,然后将船划回岸边,在摇摇晃晃的小船上生火做饭,待到日斜,又划船到湖心,拉起渔网,将网到的鱼卖给堤上的卖鱼郎。她不贪心,一天就捞一网鱼,卖得百十文钱能糊口便罢了。

巧姑的家里,原来有一艘大船,停靠在流云渡,父母和哥哥,每日出海捕鱼,然后消失在那一场大水里,再也没有回来。洪水退去后,她也只能依然靠捕鱼过活,可再也不敢出海,只划着小船漂在西湖上。

虽然只剩自己一人,巧姑也挣扎着活了下来,她本来就是天性乐观的姑娘,每日笑着唱着歌,以船为家,轻柔的歌声飘荡在西湖上,时常引来行人的瞩目。

每一天最快乐的时候,就是日出的时候,划着船去撒网。那是巧姑见过最美的风景,太阳从被染红的云朵里冒出,淡淡的金色洒在湖面,漂亮极了。

“真的吗?巧姑姐姐,真有这么好看吗?”隔壁船上的小丫头歪着头问。

“真的,那是我见过最漂亮的景色了,每天看都看不腻呢。”巧姑笑着说。

“真好啊,等我长大了,我也要划着船去看。”小姑娘一脸的向往。

真好啊,要是我能看到就好了,安安静静躲在水里的小蜉蝣也一脸向往。

它就这样睡在水里,日复一日的听着歌声,做着日出时霞光万丈的美梦,过了一年又一年。突然歌声没有了,它陷入了无尽的恐慌。

一天,一天,又一天,等了好久,歌声还是没有再响起。等不了了,它慢慢的褪去外壳,柔弱的翅膀颤动着,从水底探出了头。

密布的乌云遮住了天空,细细的水珠从天而降,它终于见到了这个一直被它倾听着的世界,可是最想看的,却一样也没有见到,无论是日出,还是唱歌的巧姑。

划动着细细的腿急行在水面,身边求偶飞舞的同伴丝毫没有引起它的注意,它想要去湖心,去那里看日出,看那个一直唱歌的姑娘。

重重叠叠溅起的水花一次又一次击中了它,无论它再怎么努力,还是没有去到湖心。时间一点点逝去,天色渐暗,蜉蝣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要从身体里消失了。

在出生的那天死亡,是蜉蝣注定的命运。可是不甘心啊,还没有看到她眼中最美的日出,不甘心就这样死去啊。于是它挣扎着抵抗着,拼命留住了那要消失的东西,在一切平静下来之后,它发现自己孤零零的站在同伴的尸体堆里。

一天,两天,三天,它躲在水中坚持着,只想看一看太阳啊,可是雨为什么一直不停呢?终于,在第六天的早上,已经无力在撑下去的蜉蝣慢慢闭上了眼睛。随着它合下的眼帘,雨势渐小,天空渐渐明亮起来,它仿佛听到了人们的欢呼,在它彻底闭上眼的那一瞬,柔和的阳光穿透了云层,照在了它已经失去生机的身体上。

最终,还是没有看到太阳啊。

卖鱼郎支支吾吾的将一盒胭脂塞到巧姑手里,她红着脸点了头,两人都是无亲无故的人,也无需繁文缛节,她随着卖鱼郎回到了木渎镇。虽说只是简单的操办,一个婚礼,还是耽误了她好几天的时间。等一切安顿好,挽起了妇人髻的巧姑正准备回到湖边开始打渔,谁想到就是倾盆大雨。

焦急的等了五天,在第六天,终于放晴了。可是在看到阳光的那一瞬,巧姑突然发不出声了。

三十三重天外,大道俯视着人间。

“惑愚物启心智,这样的声音,不是凡人可以拥有的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