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3藏宝阁英雄榜

同人短篇:旧时山河

缥缈峰一如往日的雾霭沉沉,一丛丛扶桑娇艳如血,而莺歌燕舞却恍若沾染了些许萧条似的,出奇地静默了。飘飘然有一袭白衣于崖上临风而立,隔着流岚远望,墨锻似的长发用白色丝带微微绾起,几缕发丝在点点漾起的风中蹁跹而起,颇有几分仙人之姿。女子向崖下望去,一片浓雾遮住了她的视线,深不见底的悬崖在她茫然空洞的目光里顾自幽深着。

——自知摔不死,便执拗地坚持着“一跃解前愁”的屁话,是不是也有几分戏谑呢?她心里暗想。沉思罢,便又是纵身一跃,任发丝在强大气流之上肆意飞扬。

短短十余秒的下坠时间里,女子仿佛做了一个长长的梦。

那个眉眼桀骜的少年一如往昔,转身时似有雪花在他足下若隐若现,大片大片的墨色在雪白长袍上绮丽绽放。他走近她,一声声唤她,“阿思,阿思……”

她曾想,他许是只欠一个承诺来确信她的真心吧。于是她决绝地抛弃九歌小筑,来到沧城。迎接她的,却是无穷无尽的流血战争与人心诡谲。

从来都知道,选择了他,便是选择了一条铺满鲜血与狡诈的路,她却毅然走了下去。

浓雾遮罩的前路漆黑一片,看不见尽头。

“阿思……我很爱你,可我真的不知该怎么办。”他的声音再度响起,略微沙哑地在耳畔回响,成了她日日夜夜挥之不去的梦魇。

再转眼时,他却已与别人举案齐眉、相敬如宾,褐瞳当中散发出的光芒分明与当初看自己时一模一样。

碧玉般无暇的真心与那柄天逸云舒拓本一同在他手中碾为齑粉。满篇戏谑。

呼啸而过的风声顺着耳侧一跃而过,她想开口,却忘了如何发音,“骗局……通通都是骗局……”音沉谷底,击不起一丝回响。

惨剧从不会因人的脆弱而停止发生。

坠入崖底,她才猛地睁开双眼。一切都还没有结束。

她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却见一团碧绿色光芒在自己身上漾开,足下的莲花缓缓绽开而又渐隐。她定了定神,转身看向空空荡荡的谷底,见一男子手里正结印施法,水蓝色长袍点点花纹如同波澜荡漾,两团水蛇似的光束在腕上若隐若现。

“多事。”她冷冷甩下一句话,便要转身走。

“仁心行善乃医者本分,哪里是多事呢?”男子声音清亮动人,竟让她忍不住再度回头。他的眼里高贵而淡泊,面容俊美如玉。

“你不知道有多少魍魉隐身追杀我,便贸然出手相救,结果只能是害了你和你的势力。”她只淡淡道,攥紧了手中的宝剑,锋芒毕露,根根银光如利刺般分明地聚拢于剑刃。

男子看了一眼她的势力标志——金色的”沧”,三大战争势力之一。

“女孩子不该用这样一把剑,”他敛眉,眉眼里有温润的光芒显现,“剑气过盛,反易伤人伤己。”

“是么,那你说,我该用什么剑?”女子一个挑眉,饶有兴趣地看向他。

“依我看,天逸云舒就很美,剔透无暇,又有斑驳光彩点缀……”

话未说完,便好似一瞬间激怒了女子,她抬袖挥剑,剑光自左向右一闪而过,泠然剑气划破两人之间间隔的空气,在男子白玉般雕琢的脸上留下一道细长的伤口。伤口转瞬愈合,看不分明男子的表情。

“是啊,我就是穷到买不起拓本啊,怎样?!”她点着头,脸上是抑制不住的愠色,“谈他妈什么感情,真是伤钱。”

见她这样乖张易怒,男子一下子后悔自己的多话,连忙上前扶她,“姑娘。”

她却仍在任怒气肆意挥发,“什么天逸云舒拓本啊真心啊,通通都一文不值罢了。”

“你不愿换那不换便是了,”他抬手握住她的肩,她的肩那样纤细,仿佛一用力就会碎一般,丝毫看不出是个习武的剑客。他只得略微正色,“冷静点,姑娘,我看你是沧城的人,方才沧城与荒域在河伯桥大战,火翼阁袖手旁观,闹得不可开交,你不去看看?”

听到势力名字,女子一个激灵回过神了,思绪也从回忆之中拉扯回现实。这才注意到,天下频道早已满篇骂声。“天哪,沧城跟火翼阁……”

男子这才长舒了一口气,挥墨写意,凭空画出一匹黑马,伸手道,“我带你过去。”

顾不得推辞,她翻身上马,已是心乱如麻。马蹄声达达,似在激着她的情绪。

“仙子姑娘若是嫌我的马慢,自可御剑过去,不必盯着马蹄不放。”见她神色凝重紧张,他故意逗她。

“什么仙子不仙子的,喊我阿思就好。沈若思。”她眼神里缓缓松弛半分,有些不自在地抬头看向他。

他的眼神澄澈而清明,有明明灭灭的光芒在闪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