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3藏宝阁英雄榜

同人短篇:《试剑》,虽生而为杀

镇霆抹一把糊在脸上的沙砾,心想中原这风俨然不能只用妖风来形容——想想吧,才到半山腰就已经把他刮得像从幽州采沙场滚三圈再捞出来似的,不知道那些住在山顶的太虚妖道是不是天天玩泥巴。

而且,自己玩泥巴也就算了,还要拉上其他门派一起玩。连累他这巴山蜀水生养大的一代剑侠,只能不远千里迎着风沙来切什么磋,眼看上清峰近在眼前,连个接应的人都没有。

正抱怨着,忽见面前蜿蜒山道上有一女子斜斜步来,白色衣裙上的花纹织得极精细,青丝绾髻,神态从容,容颜苍白而美好,身侧丹鹤随行,应是太虚弟子。

她径直走到兀自拍着衣服清理沙尘的镇霆面前,依俗家礼数行了女子礼,道,“可是弈剑听雨阁镇霆前辈?”

镇霆被吓一跳,拍到手心的沙子细碎地从指缝中滑落。他在门派中的辈分不高不低,至多被叫师兄,这女孩子看上去也不比他小太多,一声前辈担得诚惶诚恐,忙回礼道,“我是镇霆,姑娘是?”

“晚辈太虚观兵宗弟子林涵影,”她微露笑容,“奉师尊灵真子之命,到此迎接前辈。”

说实话没怎么见过世面只知道闷头练剑的镇霆手足无措,不知道是先想这林姑娘真好看还是要和他切磋交流的人可能已经是老头子哪个更好些。

林涵影将他一路带到观内专为访客准备的房间,告知晚膳到时会送来后便离开了。客房位于太虚观后院朝真宫内,与香客络绎不绝的前院比清静得不是一点半点。镇霆觉得这地方很好,随手就把行囊扔开,在榻上坐定,轻而缓地把随身长剑自剑鞘中抽出,横放在膝上。

剑名青冥,金铜为柄,刃泛寒光,不知用何材料所铸,色作淡青,无疑是把好剑。临行前师父特意要他带着,说是太虚兵宗那位道长剑术造诣极高,用清风说不准就会吃亏。虽然只是两家用剑门派例行的切磋交流,师门脸面却一丝一毫也不能丢。镇霆不太在意师门脸面这东西要何去何从,但决不会拒绝一把好剑。

青冥剑微微鸣动,好像在与镇霆说话。镇霆俯下身很仔细地听着,等它安静下来方道:“这里是太虚观,应该也有很多剑……不过还没见到那位要与我们切磋的灵真子道长。方才那位林道长没有带剑……至于更多的事,我也不知道了。”

不知挂在何处的云板敲击两声,似是某种讯号,怀中青冥骤然沉静,镇霆不解其意,只得还剑入鞘放到桌上,收拾起自己那点随身物品。不多时,房门被叩响,林涵影的声音传进来,“镇霆前辈,晚膳到了。”

太虚观和皇家有些牵扯,膳食精细,但没一样不是素的。镇霆道过谢,问几时能与灵真子一晤。林涵影为他布好碗筷,语带歉意地说自己也不清楚,请他暂且安心住着,倘有需要随时找她即可,说完便退了出去。镇霆独自开始用膳,颇觉无可奈何。

晚课安排在戌时,不外是集体念经背法诀的老套路。镇霆倚着软垫看剑谱,越发觉得靠这东西至多能学出形似,想再进一步难如登天。用剑之人首当明晰剑意,而后剑招自得,无定形定势,自然也无弱点可寻。

他翻到下一页,烛火随纸页摩擦声微微一跳,眨眼般迅速的黑暗来了又去,前院焚香的味道悄无声息弥散开,镇霆手腕顿住,卷起剑谱摔到一边,另一手抽出青冥,剑光如练划过墙壁,冷冽森然。

“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