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3藏宝阁英雄榜

同人短篇:时装故事之桃李若梦

窗外是寒荒雪原的一派千里冰封之景,有大雪鹅毛般大片大片纷纷落下,大而密的雪瓣总能让初来寒荒雪原的旅人不觉惊叹不已,仿佛置身仙境的云雾当中一般,唯有褐色民居背后的两缕青烟散发出人界的气息。

紫檀轩窗下,嫣红色衣裙的女子端坐在桌前,手持玉管,荼白垫肩随手臂微微晃动,被朝霞镀上了一层金边。紫毫轻移慢点,细密银笺上款款落了两行小楷——若寒荒雪停,我便不再等你归。落款处灵动秀气,桃盏二字宛若仙露明珠,点缀银笺。

暖香萦绕,有回忆随团团松墨一同晕染开来,女子低眸,思绪被带回了那年的桃李花林。

初遇,桃李花林。她朱颜粉唇,映得水红色烟罗小裙都俏丽了几分。路过的青衣书生不觉多看了两眼,当她是这林中的花妖,不禁感慨道:“人间盛景打马一窥,竟有幸得见如此繁茂之桃林,这般惊鸿似的小妖,实在不枉我人世一瞥。”

桃盏看这书生一脸痴相,于是忍俊不禁:“你这呆书生,当真是读书读成榆木脑袋了。你可看清楚,我哪里像花妖了?”

青衣书生自认眼拙,支支吾吾也解释个不清,一时间面红耳赤。桃盏更觉有趣,惹来一阵笑语。她自然不知,这青衣书生乃是西海仙人,来人间不过想探访数日,没料想,却因她而永远留在了这里。

彼时江南烟水迷蒙、远山含黛,正如镂彩摛文的迁客骚人笔下所描绘的才子佳人那般,美得让人流连不已。

桃盏将银笺随手置于窗边,见窗外大雪纷飞,心驰神往。裹了件茜色大氅跨出门去。外面是一片冰天雪地,湖面结了厚厚一层冰,桃盏试探性地踩上冰面,缓缓向对岸走去。

——寒荒雪原,一年四季都是这般严寒么?这就是他的故乡?

她思绪驳杂地飞远,任寒风在脸上肆意抽打。她是江南姑娘,受不惯这霜刀一般的寒风,却硬生生在这里住了一月有余,只为寻他。

那日他神情凝重,眉目清秀的脸上遍布着掩盖不住的沉痛,“桃盏,我走了。人间偌大,相识已属不易。曾想此生倾盖如故,奈何我终归要离开。与你一起的短短数月,是我此生最欢喜的日子。”

桃盏追出门去,喊他名字:“雪渡,为什么,一定要走么?”

“我是寒荒雪原之人,终归是要回归故里的。”

“那,那我等你回来。”

“不必等我,也不要寻我。终有弱水替沧海。”

寒荒雪原北风呼啸,狂风席卷着大雪猎猎袭来。桃盏禁不住这股刺骨的寒,裹紧了大氅,转身便欲回屋去。忽听闻有人唤了声“姑娘请留步”。

桃盏转身,却见一缟衣男子匆匆追来,恭敬向她做了一揖:“敢问姑娘芳名可是桃盏?”

“你……认识我?”

“雪渡仙人生前交代过,桃盏姑娘喜穿嫣红色罗裙,若是见到了,便将这个给您。”男子说着,手上捧出一团白色光球,小心翼翼递予桃盏,那是雪渡用最后的灵力所幻化出的梦境。“雪渡仙人自幼体弱,周身清气萦绕,染不得半分浊气,可他却偏生想去人界走走。不巧遇见了您。”

桃盏气得眼泪都出来了,“那他为什么不告诉我啊,我可以陪他回寒荒雪原来啊。”

男子敛了敛衣袖道:“雪渡仙人说,桃盏姑娘体寒,不宜在此久居,恐会折损天年。桃盏姑娘还是早些回去得好。”男子又恭敬做了个揖,转身离开去了。徒留桃盏一人茫茫然支撑在冰面上,手捧一团白色梦境,身形消瘦,眼里飘过寒荒翻涌不息的云。

梦境里。

一望无垠的桃林,一团团一簇簇的桃花,日光明媚地铺满落英,有及笄之年的粉裙少女穿梭在桃树之间,笑声清朗,时光眉眼安详。

雪渡的声音自梦境响起,温柔静谧如水淌过,“那年繁华盛景、桃李花林,我曾沉沉醉过。唯恨时不待我、流光空度,再美好的光景,也终须一别。桃李花林,不能陪你终老了。”

桃盏颓然跪倒在冰面上,不觉眼泪簌簌流了下来,一时间泣不成声。

若早知今日之结果,她他二人是否会悔恨当初的相遇,若无相伴之喜,便也不会有分离之后的肝肠寸断。

痛定思痛,痛何如哉?而此时此刻让她见到此种甜蜜斑斓梦境,又是何其残忍的一件事。

——痛和苦是一样的么?

——如若与你分离的那一瞬叫痛,那此后的分分秒秒都叫做苦。

斗转参横之际,寒荒大雪还在纷纷落下,屋内暖香熄了,余温却仍在。嫣红色罗裙的女子形容若缟素,却强撑起身体,打点行装,准备离去。

临行前,她回望一眼杳渺旷远的寒荒雪原,这片令她停留一月不肯离去的土地,挥挥衣袖,留下一笺小楷——

“寒荒雪已停,我会自己好好地。”

十余年后。

桃李花林依旧桃花繁盛,灼灼之桃花绽满枝头,微风夹树而过,轻柔曼妙之花影纷纷摇曳开来,点点殷红落入清溪之中顺流而下。过往之行人流连驻足,深陷此景难以自持。

茜裙女子倚树而立,和风拂过,华妆綷縩。女子望着桃林深处,心旌摇曳,思绪仿佛飞回了那段多年以前的旖旎岁月。过往曾经何其缱绻动人,而自己又如何竟会是那传奇中的佳人?可叹经年倥偬,只得隔着一程浮光雾霭将往事云烟一眼回望。

蓦然间,身后响起一声青稚的感叹:“太美了!如此繁茂之桃林,这般惊鸿似的花妖,须臾啊,请为我停留吧,将这美妙光景化为不朽!”

桃盏回身,见一柳黄色衣襟的少年静立于林间。少年眉眼俊朗,脸颊清瘦,褐瞳之中光芒流转,映射出桃花林的千万丛荣光。

茜裙女子一阵晃神,不思量、自难忘,便是这般了吧?

——不染纤尘的仙人,眉眼如画的少年,是你么?

——是你么?是你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