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3藏宝阁英雄榜

我在天下遇见ta

传说大荒的西域有一种秘术,将沾有你心中思念人血液的东西浸入施了秘术的无根水中,再用此水和泥,塑出那人的模样,敷在人偶之上,便可塑出一个跟那人无二的傀儡人偶出来,若有活血滴入人偶上,它便似活人一样,“活”在你为它划定的范围内。

我从流光城战中脱出身来,引出寻香暖炉的香味,传送回家。进门之后,家里的仆人们都停下手来,向我问好。我看了下身上因为激战被对面同门用观奇妙搅碎的袖口,准备走到衣柜换一件衣服。我从门口的平台左转,经过长廊,到了衣橱间,门口的秋千依旧静止在那里,秋千旁边站着的女子,身着绛红色衣裙在翩翩起舞,长发及腰,系成了单马尾飞舞在身畔。那是我成长道路上的第一个朋友。

我第一次遇到她,是在九黎建木,那是我第一次离开弈剑听雨阁,游历江湖的经验不足。我在河伯桥哪里远远看到建木聚集了好多人,他们在那里燃放焰火,点燃孔明灯,有些武艺高强的前辈们,还召唤出了坐骑飞到空中摆出各种图案,便觉得新奇,御剑到了建木。走近了看到有个叫金色帆船的云麓前辈,召唤出了一条巨龙,骑着巨龙飞到空中,用巨龙独特的视角俯瞰着整个建木。我被那凶猛的巨龙惊到,呆呆地站在哪里,发出感叹。

“好大的龙,这位云麓仙居的前辈武艺真高,竟然能降伏这样凶悍的恶龙做坐骑。”

“那叫黄泉不系,跟朔方城主七夜的坐骑出于同源。”

旁边传来悦耳的女声。我转过头去,看到一个一身绛红衣裙,系着单马尾的女子向我走来,她腰间别着的药篓和手指缝里藏着的点点银光告诉我,她应该是冰心堂的弟子。待她走到我身边后,晚风拂过她的长发,飘来阵阵草药的香味,和翠微楼外药田的味道一样。

“我是弈剑听雨阁弟子,林浅之,不知道姐姐怎么称呼?”

“长发……长发及腰卿未生。冰心堂毒王扶枫座下弟子。”她的声音真好听,就是大师姐的声音都不及她。

“长……长头发?”我光顾的走神,她的名字好拗口。

“呵呵……你叫我花落就好了,我朋友们都这样叫。”她捂着嘴笑了下,然后对我说。

“哦,花落姐姐好,我刚离开师门不久,对这山下俗世还不是很了解,不知道可否能与姐姐相伴,尽早熟悉这里的生活?”师兄师姐们说过,冰心堂与弈剑听雨阁世代为邻,两派上一任掌门乃是夫妻,两派弟子实为姻亲。外出游历若是碰到冰心弟子,可以多亲近些,看她的样子应该是个老江湖了,让她带着我,肯定没错。

“你自己一个人下山游历?”

“师父刚成亲,新婚燕尔,便把我和师姐两人轰出来游历,前些日子途经九黎南门,我贪玩了些,就跟师姐走丢了。”我有点不好意思,其实是我跟师姐喝茶的时候看到有人鬼鬼祟祟的,就本着弈剑弟子斩妖除魔匡正除恶的心跟了去,谁知道师姐没注意到我走了,等我回来师姐就不知道去哪儿了。

“行,在你没找到师姐之前,你跟着我就行啦!走,我带你去我们新组势力,这样我有事外出的时候,让他们带你历练就行啦。”

“好啊好啊。多谢花落师姐!”

我跟着她来到九黎王城内,走到势力主簿面前,在一个写着青焰百鬼的册子上,写了自己的名字,然后得到了一个带有她们势力印记的牌子。

“好了,现在开始你就是我们势力的人了,走,我给你发迎接祝福。”

我随她传送到势力驻地,她们势力好大,比我师父在的那个冷清的势力热闹多了,我师父的势力只有师祖和师祖的老公,每天不断的秀恩爱,所以师父结了婚第一件事就是倒插门到师娘势力,扔下了他可怜的徒弟们。我们走到聚义厅前,她带着我一一认识在驻地内的人,然后走遍了驻地去熟悉每一个建筑。

“以后你回驻地记得打工什么的,有助于你学习势力研究的技能,对你将来游历有帮助。”她把我留在工坊,然后让我自己再熟悉下环境,我看着井井有条的工坊,专心劳动的工人,不远处聚义厅前高悬的牌匾,前面写着青焰百鬼四个苍劲有力的大字,神坛旁立着的义旗。一切,都是那么新鲜美好。

我在青焰百鬼住下的日子,充满了欢乐与美好。花落跟她的朋友们对我很好,一点也没嫌弃我是一个刚入江湖的菜鸟,他们带我清任务,去副本历练,我的武学术法得到了很大的提升。

有一天他们闲来无事,一起用势力主簿给的玉牌聊天(我过了好久才知道这个玉牌是人们离开驻地后用来和势力里面的人联系的东西,真高级),我外出历练途经天合关,在钱庄取补给的时候,突然被一支箭射中左肩,当时正与势力里的人聊天,突然被射中,忍不住闷哼一声,势力里的人纷纷询问。

“之之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呃……我在天合关被人射了一箭,人太多我还没找到是谁。”

“欺负小孩子啊,不能忍啊,走走走我们去给之之打回来。”势力的人纷纷附和,不一会儿从天合关神石里传送出来一大群我们势力的人。

“之之,是谁打你?找到了么?”同门大师兄第一个从神石里传送出来,随后花落和一个道姑也传送过来。

“是一个叫似水的羽毛,飞到天上去了。”我抬头望去,那个用梨花箭射伤我的翎羽山庄弟子已经肉眼瞧不见了。

“之之你先打坐,我为你疗伤。”随后赶来的一个冰心师姐说到。我依言坐下,冰心师姐用冰心堂秘术逆转丹行为我治疗,片刻我的伤口便不再流血,也不再疼痛。我起身之后,妹子还用润脉和固本培元为我打通了受伤的筋脉。

我御剑试了下,并无大碍后,向她道了谢,也开始追杀那个翎羽山庄的弟子。赶来替我出头的道姑很厉害,随手画出一个符咒,召唤出了太虚观的最高通灵邪术――邪影真言,她操控着邪影,又使用着郁风真言和定身咒,人和影子一起,交替着控住了那个翎羽弟子,随后那个翎羽弟子又找来了一个弈剑同门来帮忙,道姑和花落渐渐落入下风。

“之之你后退,我来!”先前赶来的师兄御剑从天而降,身后剑匣召唤出仙剑围绕在身侧,这是弈剑御剑术中的观奇妙,师兄捏了个剑诀贴上身去,先前为我疗伤的妹子随后为花落和道姑开了冰心堂的八门化伤,我看着对面翎羽弟子又用了心法想要跑,便召唤出仙剑,一个有归于无,他的心法便被我消了去。随后我看到花落有些技力不支动作略有迟缓,便施展八荒地煞诀,护住她的筋脉和要害,再施了一招上善若水,片刻后她便又粘了上去。虽然对面翎羽弟子和弈剑同门的武学术法要高过我们,但是我们配合的很好,他们渐渐落了下风,渐渐后退,只见羽毛动作一阵诡异,原来是在地面草丛中扔了许多陷阱,道姑说了句别追,我们便止住了。

我们在天合关神石旁相互看了下,不知怎的,彼此笑了起来。我看到花落半伤的开出来毒宗墨罂粟术法,身下被术法碰到的草木已经枯了,同门的师兄刚捏出兵解心法,身上还被对面弈剑的道生火灼烧着,道姑好一点,自身所有的心法都被弈剑同门消了个干净,只留了一个重生状态,而她的邪影已经残血了,她又画出来一个符咒,邪影瞬间消失,平地里生出一只青色麒麟来,麒麟发动瑞雨术,为我们恢复精力。

“我们下本去吧,花落?”我手上之后的侠义状态渐渐消失,大家在一起闲着无事我就提议去下本。

“下不了的,我纵了杀念,起了屠戮之心,是进不去副本幻境的。”花落苦笑道,道姑她们也都点头。

“我要换个地方调息了,天合关络绎不绝,我怕迷失本心让邪影出去伤人。”刺猬说完就从神石里传送走了。紧跟着冰心妹子说她没有屠戮状态,继续做刚才的事情了,而师兄则回了师门。我闲来无事,还让她们因为我纵凶伤人,便顺着神石追了道姑和花落去。

我用追寻术寻了她们的位置,便对他们二人说:

“花落我去找你们啊?”

“行啊,你开神石了么?”花落的问题让我措手不及。“神石只能帮你到你去过的地方,你要是没开过的话,就只能找传送使传送了。”

我传送到距离绿萝禁最近的采砂场,因为我只在很小的时候跟师傅来过这里。她们告诉我绿萝禁在幽州南方的天上,让我飞得越高越好。我颤颤巍巍的御剑飞起来,飞到一半就感觉原本赤红的采砂场天空一下子变得幽暗,我怕飞错方向,就继续用追寻术寻找她们的气息。

一路上升,在我觉得差不多飞出太空的时候,中午在头顶看到了一丝光亮,仿佛有一座桥在上面,我继续御剑,终于看到了在幽州天空中的奇景――扶摇直上几万里之后,有两座山峰托起一座小岛,岛上藤萝满布,郁郁葱葱,绿萝禁就是这么来的么?我看到了她们躲在神石的不远处,道姑不知怎的站在岛屿边缘,底下往上来的风这么大,难道不怕掉下去么?

“飞上来了啊,还挺快啊。”

“我去,这也太不好找了,这地方真隐蔽。”我向她们走去。

“你们在悬崖边缘,这里风这么大,你们不怕掉下去么?”

“没事儿啊。掉不下去的,掉下去也没事儿的。”道姑对我说。

“这么高,掉下去还没事儿?你们别逗我啊。”

“没事儿,不信你试试看。”现在想来,那时候刺猬(道姑)笑得好奸诈啊,不过当时还是经验不足,头脑一热我就跳了,然后我就看着太虚邪影跟着我一起下来了。我卡到半山腰,然后缓冲了下,最后头昏脑胀的滑到了山谷。刺猬骑着她的凌天白翳也跟了下来。

“你看摔不死吧?”

“……”我是真的摔懵了,所以没起来掐她。

日子就这样一点一点的过去,我也不在是哪个初入江湖的弈剑听雨阁小弟子了。在巴蜀的潇隐村,经常可以看到我在程晓橙面前忙碌的身影,程晓橙也不知道怎的,天天有事儿找大荒的游侠们,不过大家念在她给的福利不错,也没说什么,依旧是她需要啥人们给找啥。只是最近不知道怎的了,大荒势力的战局突然紧张了起来,凭空多出许多武功修为极其高的人每日里打的昏天黑地,势力里的官员们每天都告诫我在野外要注意些,不要被这群人误伤到。

我提心吊胆的过了差不多四个月这样的日子,有一天走在流云渡口,突然发现那些整日争斗个不休的人们少了许多。我终于不用每日蹭完流光城城战就赶紧传送走,甚至有一天我可以躺在流光城城墙上晒太阳,阳光暖暖的,照在正阳套装上,现在旁边随我一起躺着的古文剑,剑身泛起金色的光芒。

领口的玉牌突然泛起青色光芒,我施了法术,是刺猬她们在聊天。

“幻影旅团的就要走了,估计他们打架打完了吧?”

“打的差不多了,对了我看到九黎皇城和西陵国师府前的告示说国师焰离授得天象,与我们平行的众多时空之中,有个叫笑看风云的地方,是与我们一样的地方。”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一样的地方?难道那个叫笑看风云的地方,也有同我们大荒一样的风景?”我觉得新奇,便插了句嘴。

“对,一模一样的。他们也有王朝监管,我听说凡是去往别的时空的人,这个人的全部都会被玄素上神转移走。”

“我还听说,咱们的大荒,是有多个复制品的,每一个复制品的名字都不一样。只有那些神灵和妖魔才可以自由穿梭在这些时空中。而咱们修真者必须成为独立的人,不得有任何势力亲朋关系,也不允许和别人有交易状态,才可以通过废园中神帝设立的乾坤云雾仙转移走自己在这个时空所有的东西,去往自己想去的空间。”

我从未注意过这些,只觉得如果一个人去了另一个时空,那么他的朋友亲人不都没有了么?他到另一个时空不会孤单么?

“对了之之,我马上要去笑看了。”发呆中,花落突然用玉牌传音对我说了这个消息。我仿佛觉得天都炸裂开来,耳畔嗡嗡的。

“我要和刺猬去打架了,据说多与人切磋,能更快的增进武艺。”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我从没想过大家会分开。

“你们走了,还能回来么?”许是她听出了我的失落,安慰我说:

“当然啦,我们就是去看看,咱们弱水这个时空前一阵子打架打完了有点死了,正好王朝的乾坤云雾仙说现在可以免费转去笑看风云,正好无聊,就去看看。等我们呆够了,差不多就是几个月的时间,乾坤云雾仙说我们可以回来了的时候,我们还会回来的。”尽管她的声音依旧如春风一般,但依旧没能让我的心情好起来。

“对了之之,我们走了以后,你可以跟村长他们一起玩,等我们回来,之之你就是像村长那样子的大弈剑了,就可以带我们玩了。”我苦笑着应了,因为我永远都不会和师兄一样,我准备同刺猬她们一样将武学境界停留在七十四级,只提高修为和装备,以增加实力。因为再高一级,我们就不能一起组队去巴蜀时空裂隙打巴蜀演兵场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