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3藏宝阁英雄榜

我在天下遇见ta

那年当我第一千零八十七次次做师门任务走到风宗宗主面前接过给其它门派送礼的礼物盒的时候,发现这次的礼物盒似乎有一点不一样。

檀香做的木盒上面刻着精细的花纹,上面还刻有一行隽秀的小字:“云麓仙居,风宗凝芷”。

我看着这个木盒,再抬头看一眼风宗宗主,她一身鸿华英姿飒爽,映着云麓仙居的朝阳,脸上却带着一抹平日里没有的娇羞。

“宗主,这礼物……是送给……?”我轻轻皱起眉头,问道。

“送给魍魉掌门。”风宗宗主微微顿了顿,又加了一句:“要交到他手上。”

莫非宗主知道了我每次去魍魉送礼物都只是交给荆掌门座下弟子?这可难办了……我心里七上八下打着小鼓,握着木盒的手也微微有点出汗。

正准备告别掌门去魍魉送礼物,却被一句话叫住:“你觉得,荆茗是个什么样的人?”

“弟子……不敢妄议荆掌门。”我思忖着今日宗主这话究竟是什么用意,作为一个基本没有见到过魍魉掌门的人,对他的印象也仅限于传闻之中罢了。

“世人皆道魍魉冷漠无情,不肯以真面目示人,双刃下亡魂无数。”风宗宗主喃喃语道。

没等我再说什么,她就给我讲了一个故事。

* * * * * * * *

那年的冬天,风骤雪狂。

风凝芷握着手中法杖,拖着沉重的身体慢慢走过抗击妖魔的战场。同行的七百云麓弟子,都在战斗中死伤惨重,而她本应该是个死人,却在昏迷了不知多久之后,从死人堆里爬出来,带着满身伤痕想要寻找同门汇合。

虚弱的身体已经支撑不住术法的消耗,从火宗师兄那里学来的取暖小火球越来越暗淡。自从身入仙居以来,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感受到过寒冷的感觉。

“我是……要死了吧……”风凝芷深深呼了一口气,真的想就在这漫天风雪中停住,然后什么也不去想,不去做,任凭已经开始冰冷的身体和这片她保卫与战斗过的土地融为一体。

正当她已经筋疲力竭的时候,前面不知道多远的地方,出现一栋还未被战火毁掉的民居。

透支了身体最后一丝灵力,风凝芷腾云到了民居前,还未推门进入,就感觉到眼前一黑,再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醒过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被绳索绑在了屋子里的柱子上,身上的伤口有一些简单的处理痕迹,身上的灵力却弱的脸绳索都无法挣脱。

“你是什么身份?”一个清冷的声音传来,隐隐透着杀意。

风凝芷顺着声音循过去,只看到一个身穿黑衣的蒙面男子蹲坐在屋子一角,手里正拿着她的法杖把玩。看不到他的面容,似乎要与夜色融为一体。

“你又是谁?”虽然风凝芷对这个黑衣男子的身份已经有所猜测,但是还是谨慎地并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了回去。

对方没有回答,而是迅速而又悄无声息地靠近过来,将一把冰冷的匕首抵上她的咽喉,一种从心底散发出的恐惧蔓延开来。

“我是云麓仙居弟子,如果你是幽都妖魔,大可以杀了我,不要妄图从我这里问出什么情报。”风凝芷把心一横,已经抱了必死的决心。

蒙面男子依旧没有说话,眼神中透出一丝疑惑,又上下打量了一下风凝芷,好看的眉毛轻轻皱着。

风凝芷被这种目光看得非常不舒服,也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浑身血污,衣衫褴褛,原本华美的衣袍已看不出原本面目。不难想象自己现在究竟是什么模样,哪有半点传闻中云麓仙居仙子飘逸出尘的气质。

提起身上最后一丝灵力,风凝芷将三系法术在面前一一演示,聚集出的法术就像小孩子玩的焰火一样,却是云麓仙居如假包换的三卷天书的内容。

颈上的匕首放下,蒙面男子眼中的疑惑散尽,将绳索慢慢松开,动作很轻,却让风凝芷有些莫名生气,这个不说话的人究竟是想要怎么样?

于是顾不得刚刚被解开束缚的手臂还有些酸麻,径直扯下了男子的面罩。

风凝芷还没有问出“你是谁?”这三个字,就被男子一闪而过的愠怒目光看得心底发毛。

这是一张略显苍白的面庞,狭长的眼眸中总有一种危险的气息存在,薄唇紧紧抿着,似乎因为不适应被扯下面罩,迅速地扭过头去不让风凝芷再多看一眼。

“……我送你回云麓仙居。”

几日后。

风雪仍未停歇,风凝芷身上的伤慢慢在好转。有时候她也会想和这个整天蒙着脸的家伙打一场,然后让他多说几句话。

男子在一旁烤着一只野鸡,噼噼啪啪的火苗将他的身躯映出一道剪影。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调料,闻起来香味有些让人忍不住吞口水。

等到野鸡烤的有些微微发焦,表面开始渗出油脂,男子随手揪下一只鸡腿递到风凝芷面前,依旧没有说一句话。

“要不是你之前说过一句话,我真的以为你是哑巴。”

“……”

“你烤的肉很好吃。”

“……”

风凝芷就这样自言自语,讲她从小如何拜师云麓仙居,师父师姐都说她对风系法术很有天赋,可惜现在也不知道他们究竟怎么样了。说着说着,眼眶慢慢红了起来,好像有眼泪在打转。

男子皱起眉头,看着泫然欲泣的女孩子,有些手足无措。

“我今天在十里之外看到了幽都妖魔的行迹,这个地方也不太安全了,虽然你的伤没有好,但我们明天就要出发。”闷了半晌,男子还是说了一串几天来最长的一句话。

风凝芷连忙揉了揉眼睛,把悲伤的情绪收了起来,一脸正色。

还没等二人继续说些什么,就看到屋外隐隐有火光,大批妖魔已经悄无声息地接近过来,包围了这幢民居。

“里面的人出来,也许能留下一条性命!”外面有人喊道,不同于幽都妖魔有些生硬的声音。

风凝芷拿出法杖就要开始吟唱法术,却被男子一把拦下来。

“记住,我叫荆茗。”

“你是……魍魉的……”

“我出去,你找机会快走,别拖累我。”

“我不是拖油瓶,我可以……”

“小云麓,我不会死,我还等着你来找我。”

荆茗不容置疑的声音响起,然后抽出双刀破门而出,和外面包围着的幽都妖魔及人类叛徒战作一团,衬着雪色与血色的刀刃飞舞,有着妖异的美感。

* * * * * * * *

我听故事到这里,已经知道风宗宗主今天究竟为什么这样反常,于是壮起胆子开宗主的玩笑起来:“宗主,既然荆掌门说等你去找他,你怎么还要我去送礼物?”

“你当我何尝不想,荆茗那个疯子从来都是躲在帘子里面不见人,那几日出于对他的身份顾虑我又未曾告知过他我的姓名……”

“所以……”我突然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所以宗主根本见不到他?”

宗主的表情明显一黯,略带一些气恼地说:“我知道你肯定有方法见到他,所以就叫你去。”

我有方法?难道说……我向着风宗的门外看去,只见家养魍魉气喘吁吁地跑过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你说你回师门一趟,这么久都没有音讯,还以为你又像几年前一样喝了一碗茶就被拐卖到北溟了!”说着还假装悲伤过度擦了一下并不存在的眼泪。

风宗宗主和我面面相觑,这真的是魍魉的优秀弟子?见荆茗……真的要靠他了?

【后记】

不负宗主所托,我还是被家养魍魉穿过重重阻碍带着见到了魍魉掌门——荆茗。

这个男人坐在椅子上不停地玩着手里的骰子,我依照礼数向他问了七八声好都没反应,直到家养魍魉实在忍不住用吼一样的声音说了一句,掌门,云麓仙居风宗宗主送礼物来了。

荆茗如梦方醒一样,收起了手上的骰子,微微点头还礼,然后示意我拿过去手上木盒。

打开木盒,一股很香的味道飘了出来,隐隐散发着云麓仙居天书火卷的法力波动。

木盒里面是一只烤鸡,没错,用天书火卷烤出来的野鸡。

高冷的魍魉掌门看到烤鸡,再也坐不住,翻到木盒上面,轻轻读道:“云麓仙居,风宗凝芷”。

然后,我看到一阵风从魍魉门派跑出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