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3藏宝阁英雄榜

仙君,跳个舞吧

若是问楚月,她这一生最不堪回首的黑历史是什么,她一定会捂脸蹲下,哀嚎不止:“啊啊啊啊啊!求别问了!光是回想我就觉得好羞耻啊啊啊啊!”

这一切的源头,发生在楚月已不愿记起的某年某月某日。

离开师门独自闯荡大荒的弈剑小侠女,这一天来到了西陵城里弈剑听雨阁的驻地潇湘楼。同门相见自然是欣喜的,于是潇湘楼里的弈剑师兄师姐们,美曰其名要为师妹接风洗尘,实际就是惦记着潇湘楼里珍藏的美酒,意图一醉方休。

于是在弈剑们觥筹交错,酒酣耳热之时,不胜酒力却还被无良师兄师姐特别“关照”的楚月小姑娘,喜闻乐见的喝醉了并耍起了酒疯:她一把扯住了路过的一位云麓仙君的袖子,并提出了一个惨绝人寰的请求。

“仙君,跳个舞吧?”

话音刚落,满座皆惊。总所周知,云麓的仙君高贵清华,端庄出尘,只是有一个前提:不能跳舞。

天籁何人舞,云麓大腿舞,谁看谁知道。

于是被惊醒的弈剑们纷纷憋着笑忙开了。有的给无辜的路过仙君道歉,有的忙着解救仙君的可怜的衣袖,剩下的则去给同门小师妹醒酒。只是楚月虽然已经神志不清,但仍然非常执着的不放手,并且一遍又一遍的反复念叨:“仙君,求跳个舞嘛!”

无辜躺枪的仙君一脸生无可恋。如果现在喝醉酒调戏他的是个滑板仔,他肯定会一个火天罚下去,教不知死活的滑板仔明白,什么叫云麓只有一种舞蹈,叫火天罚!可是偏偏是个漂亮的小姑娘……这样仙君他能怎么办呢!仙君他也很绝望啊!

好不容易,楚月终于沉沉睡去,仙君的衣袖终于被解放出来了,仙君他的心好累,于是飞快的离开了现场准备找个地方静静。

等楚月小姑娘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午后了,只是她一醒来,就被无良的同门告知了这个晴天霹雳般的消息。

“夭寿啦!那位仙君呢!我得道歉去啊啊啊!!!”

只是身心受创的仙君早就离开了,也没有留下名字,所以楚月最后也没能见到那位仙君,只是从同门的描述中,知道那是一位长得很好看的仙君。

“师妹你很有眼光哦!喝醉了都能捉到个那么帅的仙君调戏!”唯恐天下不乱的师姐如是说。

楚月少侠其实是个标准的弈剑弟子,擅长欣赏美好事物是剑阁弟子的本能。所以她也会撩各大门派的小姐姐,并且欣赏各门派小哥哥的美色。只是自从醉酒调戏仙君以后,她再也不能面对云麓的仙君们了……

因为只要一看到仙君们,她就会感到极度羞耻并想捂脸哀嚎。所以为了脸上能保持不动声色,她得了一种名为:在仙君面前会严肃到甚至面瘫的病。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啊,冰心亲友如是说。

【再遇】

时光流逝,三年时光匆匆而过。

慕风再次见到那个剑阁的姑娘,是在中原红石峡前线。

彼时,妖魔肆虐,中原烽烟四起,红石峡前线与妖魔营地凿齿军寨隔着洛水遥遥相对。大战将起,八大门派弟子纷纷奔赴前线相助,斩妖除魔保家卫国。

楚月是跟着她的师兄清宸来的,同行的还有清宸的心上人,云麓弟子凌烟。

一双有情人花前月下,带着楚月这算什么事?可是身为师兄总不能放着第一次上战场的师妹不管吧?于是机智的凌烟姑娘决定,让自己的师兄慕风来照看楚月。

只是当凌烟带着师兄妹俩去见自家师兄的时候,清宸在见到慕风的第一眼,就偷偷的把头转向另一侧,噗嗤的笑了出声。

慕风看到那个弈剑在偷笑,他也明白他在笑什么,事实上他看着被硬塞过来的弈剑姑娘的时候,心里也是百感交集。

“这位云麓师兄,初次相见,我是弈剑听雨阁的楚月。”楚月明白挣扎也没用了,大概在战事结束前,这位仙君都会是自己的队友了,于是努力控制住自己的心情,一本正经的进行自我介绍。

慕风看着楚月严肃的小脸,心想这姑娘没喝醉的时候竟然如此严肃?不过既然对方没有认出他,那他更不会提起那会令双方都尴尬的往事了。

因此慕风只是微笑着回应,“楚月师妹无须多礼,初次见面,我是云麓仙居的慕风。”

楚月觉得,跟着慕风的日子,也不是很难熬。慕风为人淡然,待人接物却是颇为温和。楚月初次上战场,无甚对敌经验,一切都是由慕风循循善诱,谆谆教诲。何况被云麓仙君养大的她,对云麓的好感度是极高的。

最重要的是,慕风长得好看啊!容貌俊美的云麓仙君,踏云而来,一身晴岚金枫纤尘不染,若非是经历了醉酒调戏仙君如此尴尬之事,楚月现在大抵已经沉迷仙君的盛世美颜不可自拔了。

为了驱逐妖魔收复山河,大荒将士与八大门派弟子浴血奋战,殊死搏斗之下,总会有死伤的。战死的将士尸首终是要收殓的,只是他们再也没有解甲归田那一天了,家人再也等不到他们归去的身影。楚月第一次直面战争的残酷,眼圈红了却仍咬唇强忍泪意,怕惊扰了战士的英魂。

慕风叹息着揉了揉楚月的头,“这就是战争,为了收复家园,我们别无选择。”

【同行】

战况渐入佳境,入侵中原的妖魔被压制进凿齿军寨与应龙城两处,旷日持久的战争也迎来了曙光。

八大门派的弟子渐渐空闲下来,而在长时间并肩作战中,早已熟稔,于是楚月的弈剑本性开始一点点暴露。找跟冰心堂小姐姐勾肩搭背聊大荒八卦;搂着魍魉小姐姐的小蛮腰去偷窥太虚道长的邪影;跟伶牙俐齿的翎羽小姐姐去憨厚的天机小哥哥什么的……

果然是八大门派中,最洒脱不羁的剑阁弟子啊!慕风仙君感慨的同时,又有点心塞。感慨的是,身为最接近神的门派,云麓仙居门规深严,弟子严谨自律,不像弈剑听雨阁这般门规松散,生机勃勃;心塞的是,一起共患难那么久了,楚月师妹与其他门派的人相处得很好,怎么到了他这里还是一脸严肃……

难道是讨厌我吗?慕风仙君不由自主的想到这个可能,感觉更心塞了。

前线已经不需要八大门派弟子相助了,于是八大门派弟子各自离开,或回归师门,或云游大荒。云麓师兄妹和弈剑师兄妹一起回到了西陵城潇湘楼,随意闲聊并准备商量下未来去向。

“我跟你们讲哦,当年我第一次上战场可惊险了,一不小心被妖魔包围了,我换好心法准备就是一个火天罚,然后当我吟唱完的时候,发现心法状态没了!”凌烟姑娘兴致勃勃给楚月讲过去的故事,“我当时感觉要完,没想到突然后面一个弈剑御剑飞过来,把我拉上了飞剑,直接脱离了包围圈。我当时被救了可感动了,就想着下到地面以后要好好感谢我的救命恩人,没想到,一下飞剑,他就啪嗒的给我跪下了!”

“哇喔,求婚啊?”慕风仙君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旁边的楚月听了,情不自禁的笑了出声。慕风不由自主的转过头看了她一眼,这是楚月极为罕有的在他面前展现笑颜。这么一想,仙君又感觉心塞塞了。

把自家师兄的小动作看在眼里,凌烟不动声色地继续讲述:“看到他跪下当时我就惊呆了,然后听他自己说,我才知道!都是因为他好心办坏事给我顶了个八荒,把我心法给顶了!看见不对才赶紧带着我跑路!笨死了!”被评价笨死了的清宸正一下一下的用头捶桌子,表情奔溃。

“师兄你好笨哦!笑死我了!”与清宸的愁云惨淡不同,楚月听得颇为欢乐。悲愤的清宸拍案而起,把话头指向了自家师妹:“我就不信!你跟慕风兄组队这些时日,就没做过这种事!”

“还真没有。”慕风思索半饷,认真回答。

四人玩闹了一阵,清宸提出要带凌烟回剑阁让师傅见见,楚月则提出要回江南老家。

此时虽然成王麾下影剑部队已挺近江南,联合夏伯将妖魔军压制至乱葬岗,时局较为稳定,只是从中原至江南,途中还是要经过乱葬岗,恐怕还是有危险。只是清宸明白楚月心中所想,劝阻只是徒劳之举,最终还是只能叮嘱:“一切小心。”

慕风凌烟师兄妹不明清宸为何不劝阻,只是清宸这样做自有他的思量。沉吟片刻,慕风开口道:“左右无事,若楚月师妹不介意,可否让我同行?”

“咦?”其他三人都惊到了。

【迷局】

最后,慕风还是跟楚月同行了。

八大门派弟子同气连枝,何况两人长期并肩作战,于情于理,慕风护送一下楚月并无不妥;再者,出于慕风对楚月那一点点不可告人的小心思,他也不可能放任楚月独自冒险。

而楚月的意见,重要吗?反正拍板答应的清宸并没有理会她的意思。

两人平安的穿越应龙城,到了江南,只是途中为了远离妖魔盘踞的乱葬岗,于是与通往木渎镇的大路偏离了不少,恐怕今天内是到不了木渎了。

天色渐暗,两人打算在附近找个地方休息一夜,在穿越一片森林的时候,却不料其中有迷阵,两人在其中一阵乱闯,把背后的人给引了出来。

“两位少侠真是抱歉,吾乃冰心堂弟子苏雨晴,在此布下迷阵就是为了防止外来人误入,不料困住了两位,真是万分羞愧。”端庄秀美的绿衣女子提灯在前带路,眉头微颦,似有解不开的忧愁萦绕其中。

“这位冰心姑娘,你为什么会独自出现在如此人迹罕至的地方?而且,防止外来人误入?”慕风迷惑不解,同时暗中提高了警惕。

“唉,此林后有一江南小村,近些时日不知为何,村中大部分染上疫病,我不忍见村民苦痛,只能以岐黄之术稍作医治。只是村里只有我一个冰心弟子,实在忙得脱不出身出去报信,又恐外人进入也会染病,只能趁夜里得了空,来布下迷阵。”苏雨晴情绪低落的说道,“只是如今天色已晚,附近有接连乱葬岗,我也只能将你们带进村里休憩一夜了。”

“苏姑娘慈悲心肠,令人敬佩。”慕风和楚月也知道是自己莽撞了,只是正如苏雨晴所言,附近是妖魔驻扎之地,夜里露宿野外,还不如进入村中,至于苏雨晴可不可信,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夜幕降临,苏雨晴将两人安置好便匆匆离开,两人各自吃了点带的干粮就休息下了。

次日,清晨。

两人起来以后,就在村里四处走动,发现村里患上疫病的人,大多都是青壮年人,少有老人孩童,而且病症也不像凡间疫病,倒像是魔气侵体。期间见到苏雨晴正忙活着煮药,两人想上前帮忙却被苏雨晴拒绝,只是让他们各自喝下一碗汤药,用于预防疫病,等她得了空便把两人送出迷阵。

“慕风师兄,你觉得那位雨晴姑娘可信吗?我总感觉,她身上的气息,太阴沉了。”楚月和慕风远远的看着苏雨晴在村中忙活,这村里的人似乎都很信赖她,就连她设下迷阵阻断村内外往来也毫无异意。

“防人之心不可无,在这村里问问,看看有什么收获吧,这村里的疫病到底是怎么来的,该怎么解决,我们也要想一想办法。”慕风如是说。

两人找到了一位大爷进行询问,大爷叹息道:“唉,看到我们村尾那一座墓碑吗?那是为了纪念一位救了我们村的天机将士,早几年前,江南还很乱,妖魔到处都是。我们村里也被妖魔盯上了,村里的青壮自发组织抵御妖魔,却终究力量悬殊。那位天机将士是要回木渎见他的妻子,路过我们村里,不忍我们白白送命,就留下帮助我们。那位天机将士精通阵法,一段时间里,我们倚靠他的阵法保护住了村子。”

“只是好景不长,妖魔还是知道了,于是派出刺客重创了他!等他的妻子闻信赶来的时候,他已经不在啦……那位苏姑娘就是他的妻子,在后来成王与夏伯联手的时候,苏姑娘也去了前线帮忙,后来局势稳定以后,她就回来了。”

“唉,说是要在我们这里住下,陪伴她的夫君了此残生呢……”大爷摇头叹息,颇为怅然。

两人也默然,妖魔入侵以后,这样的事情何其之多呢……

慕风和楚月向村尾的那座墓碑走去。

方明轩,那是那位天机将士的名字。墓碑很是整洁,前面还放着不少新鲜的小花,看来时常有人前来拜祭。

无论是同为八大门派弟子,还是为了缅怀一位英雄,两人也该祭拜一番,只是两人却发现了一个异样之处。魔气!这墓碑下的墓穴中,竟向外散发着魔气!虽然微弱,却与染病村民体内散发出来的一模一样!

而且追着魔气逸散的方向,慕风和楚月发现,那都是染病村民所聚居的地方!似乎从方明轩的墓穴为核心,形成了一个魔气阵法!

“还是被两位发现了呢……”苏雨晴的声音幽幽响起,两人想提高防备,却发现身体发软倒地,渐渐失去了意识。

【惊变】

两人幽幽转醒的时候,发现身处于阴暗的地牢之中,所有的武功术法被极大幅削弱,而且体内也带上了魔气!

苏雨晴就站在他们身前,冷冷的看着两人。“这村里的疫病是你捣的鬼吧?你到底想做什么?”楚月愤怒的说道。

“少侠不必动怒,我本来是不想害你们的……只是你们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东西,为了我的计划不被破坏,我也只能对你们动手了。我想做的事是什么?我只是想要复活我的夫君!”刚开始,苏雨晴的语气还是平淡的,说到她的夫君,却突然激动起来。

“我和夫君青梅竹马,成婚后不久,妖魔入侵,他去了中原前线,而我回到了江南冰心堂。我们分别了很久,终于我接到他的信,他终于有闲暇可以回家与我团聚几天。我真的很想念他……只是我在木渎的家中等了好多天,却是等来他重伤的消息!当我赶到这里的时候,夫君他已经……”苏雨晴说到此处,两行清泪不由自主的滑落。

“后来影剑入江南的时候,我也去帮忙了,亲手杀了那些妖魔!可是我的夫君却再也回不来了!但是,我在妖魔术士的身上,找到了妖魔的秘法,我找到了一个让他的法子!只要有足够的魔气和生灵之气,他就可以复活复活成为尸兵!既然他是为了保护这个村子牺牲的,那么就由这些被他保护过的人,来为他的复活贡献力量,又有何不对?”苏雨晴双眼通红,脸上的表情激愤而疯狂。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深闺梦里人……我很同情你的遭遇,只是方大哥是天机营的将士,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至死前都在为抗击妖魔而奋斗,你让他复活成尸兵,岂不是对他一生的侮辱?”慕风似有所感。

苏雨晴只是冷笑,“我只是想他活着……其他管不了了,倒是你们担心下自己吧。本来我的计划是等魔气汇聚足够,再动手启动法阵抽取生灵气息,那些村民会死,我的夫君就会复活。但是你们俩自己闯了进来,还知道了那么多,我只能提前今夜动手了。一个八大门派弟子的灵力倒是顶了很多了凡人,你们自己商量下,谁死谁活吧。我只要你们之中一个,另一个我会放掉。”

“师兄,很抱歉,是我非要回江南,连累了你,还是我留下来吧”楚月很是愧疚,抬眸却看见慕风抬手对她就是一个水入梦。

“傻姑娘……你既然喊我一声师兄,我自当保护你,等你这一觉睡醒,就没事了,只是,我一直想问,你是不是讨厌我?”慕风语气冷静,只是注视着楚月的目光中带了几分不舍。

楚月却没有如他所愿般入睡,甚至还有闲暇给了他一记手刀击昏他。“傻师兄……难道你不知道我定力抗性很高的吗……”

苏雨晴看着眼前这一出,倒是好生意外。“你真的会信守承诺放他走?那你能不能帮我告诉他,我其实不讨厌他,我只是……曾经喝醉了调戏过一个云麓仙君,所以一看到仙君,就会想起那些黑历史,无奈只能装作严肃的样子……后来相处久了,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用真面目对他……”楚月抱膝坐着,把头靠在膝盖上,声音闷闷的传了出来。

苏雨晴洒下一把药粉,在楚月昏睡过去前,看到了她转身离开的背影,还有她留下的一句话。

“你自己跟他说,我不会帮你。”

【终】

当慕风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身处江南木渎镇,身边守着他的,是凌烟。

“楚月师妹呢!”这是醒来的慕风说的第一句话。

“师兄你别着急!楚月师妹她没死!我们找到她的时候,她生气流失比较严重,所以现在还没醒而已!”凌烟知道自家师兄最关心的的是什么,急忙告诉了他楚月的事。

“那苏雨晴呢?她怎么可能放过我们?”慕风不可置信。

“那位苏姑娘……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她最终还是留情了,那个阵法抽走了村民和师妹身上大部分的魔气和生气,却不是所有,最后的一部分她用了自己去替代……而且只是短暂的复活了她的夫君,就与她的夫君共赴黄泉了……大概……她的心愿只是想再见一次她的夫君罢了。”凌烟低声说道。

楚月醒来的时候,看见的是慕风,虽略显憔悴,却依旧好看得不行啊,楚月如是想。“师兄!我有话跟你说!我……”

慕风温柔止住她的话,笑着说:“你要说的,我都知道了,只是你不知道的是,你当初调戏的那个人,就是我。想看我跳舞,等你好起来再说吧!”

楚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