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3藏宝阁英雄榜

我在天下遇见ta

他们知道看地图,知道包里没用的东西要丢掉,知道有了新的装备要换上,知道要走位,然而…

第一次见到桃子是在中原,追妖的时候看到在躺地板的他,旁边还有两只任务怪。顺手丢了个七星,他

没有动,可能是在挂机,便搓马走了。后来他和我讲,他其实没在挂机,但是不好意思起来,看我走远

才爬起来的。那时候我69级,他50级。

再见到他是在雷泽,作为一个懒得升级的老咸鱼,每天日常就是钓钓鱼追追妖,碰到小号奶一口。雷泽

的地图一直不大熟悉,妖没追到,回神石的路上看到在打小鹿的他。那个任务我知道,小时候不会种树

,主要收入来源就靠它,杀几十只小鹿提交石头可以领2J。

按道理来讲,魍魉打怪应该很快的,然而他是——跳起来,唰唰两刀,绕到背后,跳起来,唰唰两刀。

打一只要蹦跶好久。出于好奇就扒了他的装备,一看居然一半都是白色。就忍不住问他,“你怎么穿的

都是白色装备呀?”他说“没有啊,这个是褐色。”“我说的是装备品质”“你不觉得这件衣服很帅吗

?!”

实在看不下去,废了好大力气和他讲穿白色装备是过不了任务的。实在喜欢可以收集一套放包里没事的

时候穿。并许诺带他刷一套装备。向他丢出好友邀请。然后看到他弹出【第一个朋友】的事迹,感觉捡

了个徒弟。那时候我69级,他62级, 我喊他桃子,他喊我师父。

【关于副本,毒奶刷本无疑是惨痛的,惨的不是我,是他。打到BOSS的时候发现,他还是在上蹿下跳,

就问他在跳什么,他说我在打会心呀。“会心?”“对的,小说里讲,打到怪的关键部位会出会心”。

关于技能,和桃子刷了几个本之后发现他从来不开状态,就用一个技能唰唰唰,他说这个技能好用,可

以回血,他的状态栏都是这个技能,一点怪这个技能就闪,能一直用。根据我多年的经(nao)验

(dong),早就看出了他是鼠标模式,然而万万没想到!桃子居然不会用技能,就用鼠标狂点怪然后用

系统自带的普攻。所以他到底怎么升到这个等级的…

关于走位,在鞭挞调教之下他终于学会了键盘走路,虽然经常撞在墙上。作为一条老咸鱼操作自然不怎

么样,只能靠他自己摸索。然后有一天他兴奋的告诉我他会走位了,叫我去看。然后就见他十分专业的

开好状态,开怪。依旧是一个技能对着怪砍,然而没几秒,他忽然跑出好远,在怪周围转圈圈。不知网

线能不能将我的怨念传达过去,也不知道怎么告诉他,这是被混乱了。】

在他摸爬滚打终于69级的时候,他说势力的人告诉他魍魉要穿战场套,于是一头扎进了刷战场洗装备的

坑里。作为师父自然要跟着,偶尔给他一口没有爱的毒奶粉,顺便抢走他的人头,他也不生气,还在手

腕上刻字,【师父今天抢了几个头】。后来算了算,我的恶鬼斩有一半人头都是在他那里抢来的。

战场套需要的2000多J对于那个时候的我们来说是个天文数字,于是又开始了每天刷本挖草赚钱的日子

。之后连着三个月每天刷本,挖草,挖矿,挖石头。凑出了一套战场。空闲时间带他去开神石,逛逛地

图,我说喜欢逝水的日出,他说喜欢缥缈峰的落花。那时候我们都69级,不过就算我是毒奶他也打不动

我。

后来他升了70,每天泡在战场,我又回到了钓鱼追妖的日子,不同的是经常会收到邮件,都是他发的【

师父我这场死了十次!对面好凶】【师父我刚刚连续拿到2个头!】【师父为什么我自爆炸不死人】…

…渐渐的,邮件也少了,联系慢慢少了起来。然后忽然有一天,他和我说“师父,我要结婚了”。

结婚对象是我认识的一个云麓,就像每个人的游戏生涯都有那么几个聊得来的朋友,也会有天生气场不

合的人。我和云麓以前在同一个势力,后来因为一些矛盾我退出了势力,见却面总是少不了几句相互的

嘲讽。

我和云麓的过节他是知道的,至于他们怎么走到一起这点我至今都不清楚,也懒得去问。婚礼的时候我

送了一把手工双刀给桃子,是之前一起赚钱时候攒下的。从此更少联系,渐渐成了互不相干的陌生人。

那时候我69级,他79级。

每段故事都有一个转折,只是我没想到,会上演一出欺师灭祖版的眉间雪。

之前说过和云麓有过节,渐渐发展到见面就互殴后来被他们势力围堵的地步,不过我经常跑一些风景地

图,他们势力也没什么大号,倒也算平安无事。

然而某个月黑风高的晚上,落单的云麓死在我针下的同时,我的屏幕也黑白了。尸体旁站着的是和云麓

改了情侣名的桃子,黑雾缭绕的双刀在黑白的屏幕下更显冰冷,是我送的那把。只见他像小说男主一般

甩出一句,“给她道歉,不然见你一次杀你一次。”对于这种被小说毒害了说话都带着中二气息的孩子

,我选择不搭理他,拍拍衣服复活走了。

他也算是说到做到,几乎每次追妖都会莫名黑白,有一次过一个任务被点杀七八次,最后趁着他被雷劈

去交了任务。不过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听到魍魉隐身的声音,丢下鱼竿上马就跑,不要说我怂,只是战

场刷多的后遗症(谁信)。那时候我69级,他满级。我撑不过他的三刀。

最后一次见到桃子是在逝水,挂机回来看到桃子蹲在我旁边,他说师父,游戏我可能不会再玩了,之前

的事抱歉。预想中的“哈哈哈终于没人追杀我了”的情绪没有出现,不舍的感觉也没有出现,只是很平

静的和他说了再见。

或许彼此来说,只不过是对方游戏生涯中的匆匆过客。

所有相遇都是就别重逢

桃子A掉之后没多久我也转区了,兜兜转转了几个服务器之后还是鬼使神差的回到了出生服,距离转出

已经过了两年多。

有天在周长划水的时候打手说好久没玩了,求好友,顺手就加上了,是个魍魉,打怪的时候上蹿下跳的

,一点都不可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