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3藏宝阁英雄榜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蠢

晏沉从睡梦中惊醒,他的意识尚有些混沌,一睁眼,入目的是熟悉的雕花床顶,微微怔愣,习惯的提着剑走到院中开始晨练。

奇怪,他昨天不是跟着师傅去西陵城采买了吗?怎么突然又回到了太虚观,难道是他睡懵了?还是说昨天是他做的梦?晏沉满头雾水,在院中挥舞法剑。

晏沉练完剑,总感觉体内灵力比往常充盈,连感官都灵敏了不少,远处的风吹草动他竟然听的一清二楚。他正欲去向师傅请安,只见一个身着六祸的太虚弟子走到他的院门前,恭恭敬敬的行礼:“师傅,早安。”

晏沉愣了愣,下意识道:“早。”

“师傅,徒儿昨夜研习师傅的笔记,对邪影真言部分尚有几处不解,不知师傅今日可有空讲解……”六祸太虚弟子看着晏沉诡异的眼神望着自己,心中不免紧张,转而声音弱弱道:“……师傅若是忙碌便算了……”

“你叫什么名字,我什么时候收徒了?”晏沉发现自己好像把对方吓到了,连忙露出一抹微笑道:“别站着了,进来吧。”

看见晏沉的微笑,六祸太虚弟子吓得腿都快软了,结结巴巴道:“徒儿名叫……顾玄……您……您三年前收的徒弟,是……是您唯一的弟子……”

晏沉走到房内,看到外面依旧站着不动的顾玄,不禁说道:“为何还不过来?”心中却想,我三年前才刚刚跟着师傅下山历练,哪有资历收徒弟。

顾玄手心里都是汗,他一听到晏沉的话,心中想法脱口而出:“师傅你笑得好渗人,我害怕!”话一出口赶紧捂嘴,急得额头冒汗。

晏沉:“……”

晏沉板起脸,冷冷道:“快进来。”

顾玄果然没那么紧张了,赶紧小跑过去。

晏沉见他进来了,默默关上门。

顾玄看着他关门,心中有点害怕。

晏沉一关上门,便道:“太虚观什么时候允许修炼邪影禁术了?”

顾玄不明所以:“早就可以了,掌门说修炼邪影可以增长战力,抵御妖魔入侵,掌门邪影还经常帮被邪影反噬的弟子吸收浊气。”

晏沉惊讶:“宋御风居然这么开明?他平时看起来古板极了,竟带头修炼邪影了。”

顾玄纠正道:“是宋屿寒掌门,自从宋御风打开太古铜门,我们都不愿承认他是掌门了。”

晏沉大惊:“你说什么?太古铜门被打开了?现在是宋御风他儿子做掌门?” 顾玄一脸惊疑:“师傅,你今日是怎么了?”

晏沉轻咳一声,掩饰自己的失态,道:“你继续说。”内心却极其震惊。 顾玄从袖中掏出一本泛黄的小册子,翻开了好几页,递给他看:“师傅,徒儿对这几处没看懂。”

晏沉接过,一看是邪影真言的内容,连忙推给顾玄说道:“你看我这么正直的人像是会修炼邪影禁术的吗?”

顾玄毫不犹豫的点头。

晏沉便拿过小黄本,一看封面,顿时没声出了,那小黄本封皮上龙飞凤舞的几个大字:高冷道长爱上我,旁边还有个精致的“沉”字,分明是他的笔迹,还有他特制的印章,为了能上课光明正大的看话本,他把笔记本都做成话本的样子,师傅也分不清他究竟是在做笔记还是看话本,他匆匆翻了几页,内容都是对通灵术的诠释和注解,十分正经,果然这种恶趣味除了他也没别人了。

顾玄指的那一页上对邪影的研究十分详细,但他也没看懂,于是他把小册子摆在桌上,故作高深道:“你对邪影还有什么问题?”

顾玄苦恼道:“徒儿召唤不出邪影,也没有师傅笔记上所记述的那样,感应得到邪影的存在。”

晏沉看着桌子的小册子,无奈道:“好吧,其实我也不会。”

顾玄一副我不信的神情。

晏沉指给顾玄看,一边示范一边说道:“你看,念咒,结印,转圈圈……唉,你别看了,都是骗人的,根本召不出邪影……”

随着晏沉最后一个手印打出,房内气流瞬间一阵扭曲,一个黑色身影突然出现在房中,他手中拿着一把拂尘,面色十分苍白,容貌与晏沉一模一样,一双猩红的眼眸尤为明显,一言不发,正直直的盯着晏沉,直把晏沉盯得心底发毛。

晏沉目瞪口呆,但面上还是毫无表情,顾不上一而再的打脸,内心在嘶吼:我居然修炼邪影了!我居然修炼邪影了!我居然修炼邪影了!

顾玄一脸赞叹仰慕:“不愧是师傅,随手就把邪影召唤出来了!”他内心似是有感而发,学着晏沉的样子掐手印转圈圈,不出一会,房内又多出一个小巧的黑色身影。

“……”晏沉只能说,厉害啊我的便宜徒弟。

顾玄十分开心:“师傅,我召唤出邪影啦,谢谢师傅教导!”非常珍重的把桌上的小册子收入袖中,“师傅给我的笔记本实在太有用了。”

“……”不,我什么都没教你,是你天资太好。晏沉本来还想看看小册子里的内容,看着顾玄像是宝贝一样塞进衣袖了,便只好干巴巴的赞许道:“不错,你做的很好,还有什么不懂的吗?”话一出口他就想咬掉自己的舌头,自己都半桶水什么都不会还有脸教别人?

“没有了,谢谢师傅,我先退下了。”顾玄恭敬作揖,转身便离开了,他一副志得意满的神气模样,身后还跟着个小黑影,他走着路还时不时回头瞧他的小影子。

晏沉本想向他打听一下现状,看他这么兴奋的样子,不忍打扰了。

背后有些阴冷的眼神,他回过头,讪笑道:“哈哈,你好啊。”

邪影一言不发,呆滞着脸,红彤彤的眼眸盯着他,不知为何他看出了一种看傻逼的眼神。

晏沉之前没有修炼邪影的经验,上课又爱看话本,对邪影的基础知识早就不知忘到哪里去了,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将邪影收回,只好硬着头皮带着邪影去照镜子了。

他一望见镜中人,还是熟悉的模样,只是更加成熟了,眉间朱砂依旧,清冷的眼眸透着些沧桑风尘,容貌出落得更为俊美了,一头青丝俨然变成白华。

“看来,时间过了很久啊……”他不由喃喃自语。

我特么都从大好青年变成糟老头子了!

待续。

(二)

晏沉大致知道自己的情况了。

一觉醒来变成了未来的自己,真是要多玄幻有多玄幻。

幸好他接受能力不错,这匪夷所思的事情他很快就适应了。

他整理自己的包裹,发现里面好几套备换衣物,几把宝剑,还有许多钱财,心中暗道,我未来果然是个有钱人。

他换了一身他最熟悉的六祸,便走出了院门,在太虚观里闲逛,准备看看这未来的太虚观是何模样,也顺便打听一下现况。

晏沉一边逛一边赞道:“太虚观真是大变样了,不知下山之后,看到的中原又是什么模样。”

【满目苍夷。】

“谁?”晏沉左看右看,也没发现半个人影。

【好心提醒你一句,这里是太古铜门。】

“谁在说话?”晏沉喝道。

【我在你后面。】

晏沉回过头,看见邪影苍白的脸上面无表情,猩红的眼眸直盯着自己,他被惊得后退一步,邪影便朝他向前一步。

“你……你会说话?!”晏沉吓得半死,撒丫子就开跑。

【……】晏沉的巨大型邪影。

晏沉跑了大半会,跑到了一棵老树下,看到身后没影了,才放下心来。他跑了挺大段距离,却脸不红气不喘的,想来他定是修为高深了不少。

【你在做什么?】邪影幽幽地从树上冒出来,苍白的脸上神色复杂,他的眼神难以形容,大概是一种看智障的目光?

“啊!你怎么在这?”晏沉惊叫出声,吓得跌坐在地。

【我是你的邪影,我不跟着你跟着谁?】邪影把跌在地上的晏沉拉起来,用拂尘拍净晏沉身上的泥土灰尘。

“我忘了……”晏沉有些尴尬道:“以前好多事都不记得了,你是另一个我?”

【嗯。】邪影看着他,眼神复杂。

“额,你给我说一下现在太虚观的现状吧。还有我现在的身份。”晏沉道。

【太虚观现任掌门是宋屿寒,你是礼宗长老,晏沉。】邪影道。

“那我要做什么?”晏沉有些惊讶,他居然是礼宗长老?

【你负责记录太虚观的典籍,主持礼仪祭祀,偶尔考察新进弟子的德育。】邪影淡淡道。

“宋御风打开太古铜门是怎么回事?”晏沉好奇问道。

【不知道。只知道他一开门,妖魔肆掠大荒,他成了千古罪人,坑了整个太虚观。】邪影面无表情道。

“啊?那宗主呢?礼宗宗主玉玑子现在如何?”晏沉问道。

【他做了二国师,投靠了幽都王,叛变了王朝,干了很多坏事,现在不知所踪。他勉强和宋御风是一伙的。】邪影答道。

“哈哈,我早就猜想他们有一腿!”晏沉秒懂。

【没有。】邪影冷漠。

“什么?!怎么可能没一腿?”晏沉不敢置信。

【玉玑子喜欢莫非云。】

“你说他喜欢靖玄我还信,但莫非云是谁?”

【莫非云是玉玑子的第一任师傅,详情你自己回房看《玉玑子传》《玉莫秘史》,你还写过几本话本讲述他们的故事。】

“……”晏沉有点崩溃,时代变得太快了。

“我下次肯定要写这一对。”晏沉坚定道。

【……随你。】邪影淡淡道。

晏沉缓了缓,突然问道:“我师傅呢?” 邪影沉吟片刻,道:【死了。】

“什么?”晏沉不敢置信,与他朝夕相处的师傅现在已经……

邪影缓缓道:【人总是要死的。】

“我不信,师傅这么厉害,怎么会这么早就……”晏沉失魂落魄道。

邪影站在一边默默无言。

“他的坟呢?我好歹也要给他上柱香的。”晏沉眼眸湿润,有些哽咽道。 邪影便带着他走,一路走啊走最后走到晏沉住的院子里。

晏沉愣了愣:“我把他埋到自己院子里?”

邪影继续走,把他带到练功房内,只见房内墙上悬挂着一柄流转着紫色光华的法剑,剑下摆着一个香炉。

【就是这了。】邪影道。

“这是师傅的佩剑,紫霄……”晏沉喃喃。

【他死于妖魔之中,你最后只找到这把剑。】邪影淡淡道。

晏沉恭敬的跪下,颤悠悠的上了三柱香,哽咽道:“师傅……”

“我要为师傅报仇!”上完香,晏沉红了眼,提了剑就走。

邪影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冰凉的触感使他怔愣。

【他为了信念而战,为了天下苍生而亡。】

晏沉愣愣的望着邪影。

【何况,你要找谁报仇?你能找谁报仇?】

【你这个弱鸡。】

“我一定是在做梦。”晏沉收起剑,用衣袖抹了抹脸上的泪,淡淡道:“师傅昨天还带着我去西陵城采买,他怎么可能一夕之间就死了。”

【自欺欺人有意思吗?】邪影冷冷道:【以前是这样,现在也是这样,就是喜欢自己骗自己。】

晏沉挥开邪影的手,走出练功房,颓然道:“我需要静静。”

邪影跟着他走到院子中,此时正是日暮,残阳如血,昏黄的阳光照在晏沉身上落下了片片阴影。

“回不去了吗?”晏沉望向远处斜阳,幽幽道。

邪影目光复杂的望着晏沉的背影,他浑身笼罩在黑暗中,沉默不语。

是啊,回不去了。

—— 晏沉一个人烧好热水,准备脱衣泡澡,瞥见邪影还守在旁边,顿觉不适,连忙道:“你给我出去。”

【你有什么我没看过的。】邪影面无表情:【都几十岁的人了,能不能成熟点?】

“闭嘴!我今年才二十出头。”晏沉并不想接受糟老头子的设定。

邪影被晏沉一把推到门外,然后吃了个闭门灰。

“你给我站在这里不要动,不许跟进来。”晏沉抛下这句话便开始了他的泡澡时光。

邪影不由露出了微笑,静静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其实,还是蛮可爱的嘛。

—— 晏沉洗完澡,直接躺到了床上,他觉得心很累,一时难以接受现实,倒头便睡了过去,这一睡,也不知睡了多久。

站在门口一动不动已经三天三夜的晏沉的巨大型邪影也表示心好累。

清晨,晏沉神清气爽的拿着剑走出房门,便直接撞上了一大坨黑影。

“……你怎么站这里挡路啊!”晏沉摸摸被撞疼的头。

邪影猩红的眼眸直直的盯着晏沉,竟显出几分委屈,他闷闷道:【你让我站在这里不动的。】

“啊?那你站了多久啊……”晏沉微讶。

【三天三夜。】

“……为什么你不去休息?”晏沉上基础知识课总是看话本,又没有修习邪影的经验,他对邪影完全是当做正常人看待。

【我是你的邪影,我必须听你的话,像其他通灵兽一样。】邪影语气透着股哀怨。

“好吧,抱歉啊,你可以自由行动了。”晏沉有些愧疚道。

“等等,我岂不是睡了三天三夜?”晏沉突然大惊失色。

邪影点点头。

“怎么没人喊我去上早课呢?!我三天没吃饭了会不会饿坏啊!”晏沉有些崩溃道。

【你是礼宗长老,谁敢喊你去上早课,而且你已经很久没吃过饭了,显然没有饿坏。】邪影一本正经道。

“我……不吃饭?”晏沉摸摸肚子,真的没有饿的感觉。

【你修为高深,已经辟谷了。】邪影道:【但你嗜甜如命,经常下山觅食。】

“……”晏沉忽然意识到他已经是一宗长老了,师傅也不在了,大荒都大变样了。

“我是怎么当上长老的?”晏沉提着剑走到院中,开始晨练。

【你对我深有研究,为太虚观的典籍做出了巨大贡献,而且斩妖除魔有功,术法高深并且资历老辈分高,就当上了。】邪影道。

“好吧,那我平时都在做什么?”晏沉问道。

【吃零食,看八卦,到处游玩。】邪影道。

“……”晏沉觉得,这才是自己,虽然是长老,但依旧改不了这些根深蒂固的习惯。

晏沉练完剑,看到房门外放着几只传信纸鸢,问道:“有人找我?”

【嗯,你徒弟前天来过好几次,看见我在,不敢进来,只好给你留了信。】

“好吧。”晏沉打开纸鸢,一份份看了过去。

待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