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3藏宝阁英雄榜

我在天下遇见ta

“喂,小徒弟你咋啦?打不过怎么也不叫人。”我将那怪一剑封喉,坐在她旁边看着她问道。

“啊,我出师了我师父就不管我了。”

看着那可怜兮兮的样子,想来我也没少带她下本,倒也算的上半个师父。

“那你以后就跟着我吧!”

说着我就抱起这只脏兮兮的二哈【划掉】

说着我就抱起这只脏兮兮的她,回了家。

这只二哈啊,怎么说呢,小时候被古二烧死,长大了被枫林血烧死。

小时候我还管的了,毕竟咱有妙手润新神技,

但其实也没什么卵用,她会在古二被我救起来后,站在火圈里破保,再卒。

“孽障,离开火堆给自己上妙手!”

“妙手是啥啊?”

枫林血是个好本,死出去就再也进不来了!

“师父等我下我被火烧死啦。”

“你绕着走啊,不要走进火堆里啊!!!”

“师父再等我下我又被火烧死啦。”

“二哈进本别动,为师去接你。。。”

“孽障,给为师爱的本脉。”

“本脉在哪啊?”

好吧我来给你调键位,我不管,我最厉害!我的键位也最厉害!你只能用我的键位!

“孽障,给为师按F键和G键。”

“哦,好的咧!”

看,简单有效又实用!

我带着她在缥缈峰听BGM,看风景,截图。

后面她总在缥缈峰挂机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我熏陶的。

后来啊,后来我哈出嫁了,嫁了个我看不顺眼但怎么劝也劝不离的坑。

我给她陪嫁了一个三浮劲,我希望她能看清坑后三浮劲滚出来, 虽然直到现在也没能滚出来。

俗套的故事总是免不了奔现,

俗套的奔现总是免不了网吧二连坐和奔床,

虽然她睡觉不老实踹了我好几脚,就算把我踹下去,也还是我的二哈。

刚起笔的时候,我也以为自己会写一篇长文,后来发现我已经记不清她都干了啥傻事,可能是人老了记性不好了吧。

直到刚才我问她还记不记得小时候有啥糗事,

我才知道,她至今都不晓得悬崖的摔不死人的!!!

孽障这样怎么出师?快回为师的小狗窝来!

第二篇:江南阴雨,你就是我心中的阳光。

放眼天涯,目光所及之处几近满是黄沙。我独自一人徒步于这天地间,这日光下。日头西斜,我与马儿皆疲。草棚内捧一碗酒,仰头灌下,我看到日头更沉了,但却看不到你在哪里。

我们相识于江南,那是能看到草长莺飞的地方。我撑伞立于桥上,一抹青色从眼前闪过,这是经历了怎样的人生,能让俊美的脸庞透出这些许沧桑。你匆匆走过,我望着你的背影,不觉就此沉沦。一见倾心,莫过如此。

我偷偷跟上你的脚步,走向那不知名的地方。不知你因何而战斗,但看到你毫无波澜的眼,不管你为正义或是邪恶,江南阴雨,你是我心中的阳光。或许我的医术不精,但药丸还是有很多,你其实也用不到我。你问我怎样报答赠药之情,我答你陪我几天可好?

虞弦悠悠,机杼铮铮。觥筹囔囔,星月齐光。从木渎到丹萍,自西陵往逝水。你给了我无尽温柔,陪我走了所有我想去的地方。

山水游毕,你还是要走。我不准,上马跟紧,大声道,带我一起走。你笑笑,说好的只陪几天,怎得如此赖皮?我瞪你一眼,我赖皮也不是一天两天。你妥协,这次任务不紧,再多玩几天罢。

你带我见过这天下最痴情的妖,走过被浊气侵染的王城。饮一碗酒,我们乘着日落,你牵着马,我叙着诗。你说你不在我要能保护自己,你教我耍剑,你做炫炎,我学炫炎,你做五方,我学不会就耍脾气,再也不学了。

我采芍药与你,我说芍药养血止痛,你要随身多带。白驹过隙,岁月匆匆,蓦然回想,盼望时光就停在此刻。

天地虽大,我们得以相识相知,我说我喜欢你了,你带我走吧。我虽不懂医,打人还是很痛的,不会让你被人欺负。你抿着嘴笑,你笑起来真好看。你说即便我不懂医,想去哪里你也会陪的。我不想你知晓我的雀跃,谁要你陪, 我只是不想你死罢了。语毕还重重哼了一声。

我们去幽谷寻找天地之宝的日藏溟钻,我被你牢牢挡在身后,没有一只小妖怪可以越过你来伤我,仿佛这天地间除了我根本没有什么可以近你的身。你说我只管在马上,坐享其成就够了。

棋子落定,阵如千军。笔下诗文,势如万马。暖暖余辉,你说日光月光,不如将一碗酒饮光。与你在一起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你说等你任务回来,带我御剑沧海,看尽人间烦苦忧愁,徜徉天地,喝酒吃肉,就向戏台上演的那样。

几天了,我也不知道几天了,自从你走后,再也没有出现过。好像这些天我经历的这些事根本没有发生过,可掌心温度犹存,到底是入梦了,还是梦醒了?我走过大川河流,我路过平原绿洲,我看过海中蓬莱,我见过幽都魔兽。那么你呢?你去哪里了?

漫漫黄沙,仿佛要将我吞没。空中那三足鸟兽也要落到西边的树上去歇息了。阵阵热风夹着细沙从身后涌来,连风都是熟悉的烧酒味。是幻觉吧?不对!我倏地心跳加快,如果面前有镜子,我一定能看到自己收缩的瞳孔和讶异的脸。我缓缓回过头,心头还带着一丝期待,你真的就这么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你回来了。迎着光,你仿佛被镀了金边。你挥手向我走来,立我身侧,我们就这么并肩看着日落,谁都没有再开口。

突然我扭头吻了上去,我说,别再丢下我了。

【完】

后来我问你,消失这么久,你去那里了?我跑了很多地方都找不到。

你说,别提了,那野团太几把坑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