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3藏宝阁英雄榜

师徒向

我第一次见到她是在丹朱,她一身鼠来宝+光环,整个人透着一股子粉粉的气息,打破了我对硬甲职业的固有印象。

我20她74,她叮嘱我好好升级开衣橱放时装。

我那阵子上得晚,经常碰不见她在线,不过会看到她在势力群里和人聊天。

我升级很慢,因为懒散,经常抛下任务去截图或者发呆。

有天自己下幽谷刷马粮,过了事迹,她看到了,说她都没带过我去这些本。

我一直做战斗,在一个个单人副本里奋斗。

后来跟她去做周常,认识了对门师徒仨,对门师父是她极好的朋友,我也和对门师兄弟俩成了好友。

我和对门的小徒弟——一只小荒火混得越来越熟,经常一起玩。

我和她除了下本,是很少组在一起的,但是不一起玩也不影响师徒感情。

是的,万分幸运,她是我师父。

势力亲友经常调侃她也会收到徒弟。

那时她每次提到我都会说——这是我唯一的徒弟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每次看到她这么说都觉得很荣幸与开心,也觉得有一种责任感在。

习惯使然,能自己解决的我都不想找人,所以一路自己做任务,身为鬼墨做海寂也不难所以没怎么叫过人。

她便总觉得对我有亏欠,觉得没怎么带我。

其实不是,她已经做得非常细致。

会根据我的等级带我去一个个本过事迹,会花一两个小时陪我在锁妖塔跳崖,会在我没钱的时候给钱,会给我买装备买珠子,会教我抢人头……当然最重要的是,会让我觉得只要她在我就可以有依靠。

她督促我升级和整装备,不是为了让我有出息,是怕有天她不在了没人保护我。

我想起她就觉得开心。

无论我多少级,从她那里都能真切感受到被守护的感觉。

她给我买藏华,刻上字——我的徒弟,必须能贫能笑能干架。

她去西陵城给我买糖葫芦,回来的时候,卡在墙角,我去找她,开不了红也没双骑拉,我就站着,她坐在墙角,咱们聊天。

后来她把糖葫芦给我,告诉我——为师带你去吃糖葫芦。

大荒生涯无论多长,这句话将是我最喜欢的一句。

她问我是否要与小荒火结婚。

是的,我和小荒火好到所有人都以为我们有奸情的地步。

在所有人都觉得我们要结婚的时候,我和小荒火是不打算结的,我也不想。

她说如果我要结婚,跟小荒火也可以,半个青梅竹马,知根知底,不跟小荒火的话可以找个玩男号的妹子。她支持我的选择。

这件事犹豫了好久没决定好,直到要合区。

她说,结婚就当作一种体验就行,不然到A都不知道什么感觉。我俩结婚可以把区名留在证上。

你说怎么会有一个人说话这么戳人心底呢?这也许也是我特别喜欢她的一点,她说的很多很多都让我觉得讲的特别好特别赞同。

我豁然开朗,在下线之前小荒火密我时,答应了。

我结婚,她说要大办。

我做完作业才上线,撒花雨订婚结婚,我负责迷迷糊糊,而组织亲友都是她来。

她给了我四件礼物,让我晚点再拆。

她发了很多天下,威胁小荒火不准对我不好,告诉小荒火以后该他给我买糖葫芦了。

第一次没经验,我全程迷糊,忙着道谢拆礼物看天下,没注意看势力频道,后来翻回去仔细看,她说——我好想哭,像是嫁女儿一样。

看到那句话我也想哭。

撒完百合客人散了以后,我慢慢拆她给的四个礼盒。

一个糖葫芦,一件装备,一个开光念珠,一套神采飞扬——她说这是最萌的情侣装。

开光念珠是她跑遍大荒找小贩找到的。

我现在回想还是感动得一塌糊涂。

结了婚以后她依旧当我是从前那个小徒弟。

在南门碰见她抱着幻容丹变的伽蓝神,她说抱着老公旁边是养大的女儿好幸福哈哈哈哈哈哈哈。

下传道我站在她身前砍怪她说看着二x小小的身影在我面前我有一种谜之老有所依的感觉。

在发现一些不好的事情时,她让我安心与小荒火玩泥巴,不用管太多是非。开箱子得到的小宠会寄售给我玩。

不让我送她东西,让我把钱留着自己弄装备。

偷偷买了一套玉簟秋送她以后,她给了我纸飞机。她说我结婚的时候就想送了,但是那时候没刷到。纸飞机是童年的对吧~她说愿我一直无忧天真,有她在有肉吃。

不夸张地说,整个大荒,在我心里,她是没人可以超越的存在。

她知道我懒,给师叔介绍我时都说“这是我徒弟,懒到飞起的那种”;她知道我蠢,时不时叫我“蠢x”“二x”,但她从不嫌弃我。

我做得不好,这个大荒,我最感激也最觉亏欠的就是她。

暂A的时候觉得对她非常抱歉,走之前我没有正式跟她道别,而是去了寒山寺。她曾说:“我钟爱寒山寺大抵是因为我还看不破红尘”。

你看,她是这么的特别。

她肆意张扬嬉笑怒骂,潇洒自由。

曾有个朋友刚认识她的时候跟我说,我不喜欢你师父。

我默不作声,我的师父我喜欢就好,并且你根本不了解她。

后来,果然,那个人告诉我,以前不该那样说,他喜欢我师父。

我并不觉得意外。

喜欢她的人有很多。

我喜欢她也葱白她。

我很喜欢荒火和月朗,这些都是因为她。

我从不羡慕别人,因为她最好。

这么好的师父我想向全天下的人炫耀,但也不想给任何人知道。

写这个的前两晚,我想拆号删号。

小花说,我可以参加这个活动。现在慢慢写下,却觉得,就算失去了经历了什么又有什么要紧呢?师父还在,家也还在,我为何要走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