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3藏宝阁英雄榜

我在天下遇见ta

宋屿寒楞楞地看着躺在血泊里已经没有生命迹象的陆之尚,脑袋里好像断片了只剩下混乱的黑白。「陆……陆师兄?」

他惊恐,又带了些哭腔。瞧见沾满血色的长剑,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的眩晕感向他袭来。他感觉自己的声音已经完全不属于自己。

「不是我杀的,不是我……不要说出去!」他声音害怕得发抖。

「陆之尚……陆师兄!!」他嘶声裂肺,难以置信。

「哈哈哈哈哈哈,太虚观的叛徒死不足惜!」他大笑不止,如疯子一般。

陆南亭在一旁看着自己的老友大哭大笑,胡言乱语。宋屿寒一向冷静温和,沉稳内敛。陆南亭看着如此疯狂的他只觉得毛骨悚然,如芒在背。「宋屿寒,你冷静一点!」他尝试靠近这个状如疯癫的男子,只见黑色的浊气从他身体冒出来,形成一方结界幕墙阻止他继续前进。糟了,那是——屿寒的邪影,而且是比以往都要强大得多的邪影!

陆南亭一直以来都知悉云华殿的秘密,宋屿寒为了让弟子们正视自己的邪影与之达成和谐的状态并且学会与自己的邪影并肩作战,不惜打破了云华夫人的“万不得已勿用邪影”的训诫。然而即使是高阶弟子习练邪影,也并不能炉火纯青地控制住自己黑暗的心魔,结果反而被浊气污染,召唤出失控的邪影伤害身边的同门。宋屿寒作为掌门只能挺身而出,在云华殿中以自己的邪影为弟子们吸收浊气。于是问题就来了,人本有阴阳二气互相调和,如今他不断地吸入浊气,破坏了身体中气息运行的规律。刚开始的时候还能通过修炼来维持平衡,但是随着浊气越来越重,身体也变得越来越虚弱。体内蛰伏的那个黑暗的怪物也越来越强大,可想而知它终有一天会完全失控。他毫无办法,只能找来他的老朋友陆南亭,让他用七星剑阵给邪影强行加上一道道的封印进行强力控制。陆南亭想起上次在邪影之世进行剑阵封印的时候,冒着强烈浊气的邪影发出又高又尖利的狂笑声,直让他每一根汗毛都耸立起来。「哈哈哈哈哈哈,陆南亭,就凭你也想锁住我——哈哈哈哈哈!」他觉得这邪影和自己的老友其实长得并无二致,却狰狞而可怕。从邪影之世出来以后,他只看见自己真正的老友宋屿寒仿佛被抽空了所有力气就这么软软地倒在他身上,手脚冰冷,面色苍白得吓人——完成七星剑阵封印是件累人的事情,在消耗邪影的力量之时也是在摧残主人的肉体和精神。陆南亭正想说话,只见宋屿寒嘴唇颤抖,声音细微如丝,

「我知道…终有一天我会……再也控制不住那怪物…毁了太虚观和云华殿……还有观里的弟子们…那都是迟早的事情…」

「我现在…是如履薄冰,走一步算一步,不知道能撑到哪天。你说…我这样是不是有点自私?」

「你……若是我再控制不住他,若是我失去了所有的意识无法自断经脉,就请陆兄你…杀了我吧。」

宋屿寒凝视着老友的眼眸,大概没有人比陆南亭更适合做这件事了。宋屿寒的一条微贱人命,与天下苍生相比实在不算什么。总是以大义和剑阁利益为先的陆南亭分得清,也承受得住。若是由云裳来了结我的性命,怕是太过委屈她了。

「好,我答应你。」陆南亭说。

此刻陆南亭看着那个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人,黑色浊气已经把他周边裹得严严实实,猩红色的眼睛闪着妖冶而狠戾的光,失去了往日的盈盈笑意,他的一呼一吸冰冷而可怖。他身后那只巨大的黑色邪影,瞬息之间就能把周围的草木连根拔起,使墙屋坍塌粉碎。陆南亭勉强闪身躲过几招,宋屿寒手里却不停地画着符,丝毫不给他喘息的机会。一记御风真诀,巨大的黑色旋风向他打来,他侧身一闪,虽躲过了正面的强大威力,但是也被冲击波吹向了一边,狂风夹杂着锋利的鹤羽在他右手臂上割开了几道深深的口子,瞬间染了满眼的触目惊心。他踉跄地爬起,倚靠在一块断壁残垣上,遮住他的身体。但他知道,宋屿寒和他的邪影就在身后,背对着刺眼的太阳,在地上涂了巨大的阴影。邪影尖利高亢的笑声从宋屿寒的口中发出,仿佛预告了他陆南亭的死期。「出来,小子。别躲躲藏藏的。」邪影冷冷地说。陆南亭把剑摁在胸口,空气里突然变得死一般的安静,只听见宋屿寒靠近的脚步声,还有剑匣隐隐作响的呜鸣声。一步,两步,三步,正是时候!只见一道紫光从剑匣里跃出,七把飞剑在陆南亭身边上下飞跃旋转!「飞剑,去!」陆南亭一声令下,并指向邪影方向一指,飞剑就嗖地一下往那只巨大型邪影刺去。速度之快让邪影根本无暇反应,飞剑接触到邪影的瞬间变成了一把把锋利的长剑,直接把邪影钉在了墙上。剩下三把飞剑也刺进了宋屿寒的肩膀和膝盖里,完全动弹不得。宋屿寒发出了痛苦的尖叫声,嘶喊和哭腔混在一起,喊到最后已经完全没有办法发出声音,只剩下一阵一阵喘息和细微的呻吟,然后又是一阵轻蔑而痛苦的笑声。陆南亭捂住肩膀,失血过多让他感到一阵眩晕,但是,但是不能停下来!一定要压制住他的邪影!他看着被钉在墙上的老朋友,他凌乱的头发混着血液结成一块块,瘦削的脸上满是嘲讽。陆南亭颤抖的剑抵在他的喉咙上,望向他的眼里满是复杂痛苦的神色。他想起那年桃李花林里第一次见到宋屿寒,那时他一身干净的玄色道袍,整齐的发髻高高地扎在头顶,露出饱满如玉一定的额头。那时候眼里尽是少年意气和天真无邪,带着自己刚变出来的小玄龟笑嘻嘻地就要向剑阁的陆哥哥炫耀。如今宋屿寒已三十六岁,这位传奇般的少年掌门守着太虚观十八载,同时也被自己的心魔折磨了十八年,原本仪表堂堂的脸如今也是满面风霜。

「陆哥哥!看我变的小龟龟是不是很可爱?」七岁的小屿寒抱着小玄龟,笑得灿烂。

「陆兄,以后等我们都出师了,就一起仗剑天涯,斩妖除魔可好?」十二岁的宋屿寒学着大人的口吻,故作老成。

「陆南亭,看剑!」十四岁的宋屿寒手执长剑,衣袂翻飞,不觉袖子沾上了一片桃花。

「天逸江湖远,心剑梦中寻?老陆这首诗写得真好。逍遥快活的江湖梦已经不在,我们终究还是负了自己的本心……」十八岁的宋屿寒,已经俨然一副正派掌门的模样。

……

罢了。陆南亭颤抖着放下了剑。终是不忍杀他。他念出七星剑诀,一根根紫色的锁链缠上宋屿寒和邪影的身上,紧紧地捆住他们,削弱了力量后他们根本无力动弹。最后他把他们封印在天虞岛剑阁的锁妖塔之中,陆南亭令二十四名亦字辈高阶弟子日夜镇守。那天剑阁下着倾盆大雨,陆南亭最后一眼回望那张毫无生气的低垂的脸和他身体上深深浅浅的累累伤痕,一言不发离开了锁妖塔。

设定:

*宋屿寒年少时在太虚观与白露菡、顾汐风、陆之尚交情较深,但为不同情境所迫他亲手杀死了自己的三位朋友,痛苦和内疚使心魔更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