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3藏宝阁英雄榜

堇色安年

江南是个温柔缠绵的地方,有些惆怅,有些沉醉,不多不少,就像那连绵不绝的细雨,悄然无声。我喜欢江南,每次挂机都会选在这个十里桃林的湖畔,就像是一种等待的姿态,望眼欲穿。

他出现的很突然,在一个乌云压顶的日子,让我有点手忙脚乱,我还没来得及换上我最美丽的衣裳,还没画上美美的妆,脸上呆滞的表情甚至都没办法切换成高傲的模样。那天的天气很不好,早上挂机的时候我就想,这样破的天气里,我该邋遢些才应景,然而就是这样的破天气里让我等到了他。

素素?他就这样开了口。我正在衣柜里翻箱倒柜的找衣服,似乎能从那两个字里听见他熟悉而遥远的声音。蓦然抬头,脖子仰的太厉害,差点没折了,我只能僵硬喊他,良辰。他笑了,我却不知该作何反应。呵呵。这两字或敷衍或好笑或无奈,或同情。我不知道他赋予了它哪一种意义,或者仅仅是呵呵。

我想了想,没有接下话来,继续在衣柜里倒腾,然后他开始跟我聊天:

素素,你怎么还是喜欢在这个地方挂机。

素素,你一点没变,傻里傻气的可爱。

素素,你改了名字,我也能一眼认出你。

素素……我想你。

屏幕里出现这句话的时候,我整个人冷静下来了,画面静止,只能听见雨水哗啦啦下大了,不顾一切的冲刷着我。

2、

一年以前,我们曾是大荒里无数夫妻中最为普通的一对,没有特别的去做夫妻任务,只是一起刷钻甘露坎水等等日常副本一条龙,偶尔看看风景,一起养育了一个小屁孩,然后各自下线回到现实。甚至到分开的时候,换“相依”的声望都不够。

可能他为我做的最浪漫的一件事,就是改了情侣名,初识的时候我就叫素素,他问我为何叫素素时,我说我在等我的夜华。然后结婚前,他改了名字,夜华。其实,他原本是良辰。那一刻,我承认我能感觉到幸福的泡泡漫天飞舞。以至于一年以后再次相遇,我只能尴尬的看着他头顶上的“夜华”二字叫他,良辰。夜华二字我是如何也开不了口。

他在歪歪里第一次喊我“素素”的时候,是我为他第二次心动。那酥酥麻麻的电流噼里啪啦的就在我身体里流窜、炸开,我逃也似的关了电脑。我害怕这种心跳的速度,第一次有了网游与现实相撞的不安感,然后又矛盾着还是上了手机歪歪,假装若无其事的问他,怎么了。夜里做梦有了他与我相拥的场景。从此,我唤他,夜华。素素的夜华,我的夜华。

第三次心动是在他在江南为我撒下花雨时。彼时,我正在做诗与酒任务,上句:春心莫共花争发,下句:一寸相思一寸灰。漫天花雨撒落而下,我突然兴起在花雨中跳起了舞,那些爱的枝丫在轻歌曼舞中茁壮生长着,我很开心。他密我,素素。我点开歪歪,速度很快的写上了一段话,却没他的天下来的快而狠。

他写:素素,再见。

我写:夜华,我们在一起吧。

我刹那间的这股勇气也在顷刻间荡然无存。直接关掉歪歪,我在游戏端密他,好的。

后来,他走了,走之前,在歪歪上给我留了一大段话,总之就是他感觉不到我的心,觉得他向我走了很多步,而我仍在原地踏步,他失望了,诸如此类的。我一笑而过,一并删了他的歪歪。他已经放弃了我,我又有什么必要再说多余的话,终归是陌路。

3、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要开拍了,素素和夜华只是第一世,我们是不是也可以有第二世第三世,素素……他喃喃耳语。

我回过神来,手指飞快的在屏幕上打字,我不是素素,你也不是夜华,我们此刻只是现实里都不曾见过的虚拟人物。

说完这些话,我以为自己会轻松的吐出闷在心里很久的那口浊气,然后能决然的离开,也还给他一个那年离开的背影。然而我却仍站那,脚步动也没动,秉着呼吸。我不知道在等着他说什么,更不知道他要说什么才能压制住我此时突然澎湃的心跳。

仿佛一个世纪那么久,没有回话,我们都一动不动地站着,站成守望,站成永恒。我把镜头拉远,截了一张图片,像是一幅完美的画,画里烟雨朦胧,郎情妾意,互诉衷肠。画外,他终于有了动作,却是化作风化作雨消散在我的画里,没有任何告别的话语,不愿再见。

这一天的重逢多像是我闲来无事做的一场白日梦,醒来依旧是自己孤零零的站在江南烟雨中,望穿秋水。

或许我就不该有任何的期盼,就不会有此刻无助的心痛。我怨,为何要在我敞开心扉的时候离开;我恨,为何要在我刚能做到放下的时候再次出现;我悔,为何要认识你。

佛说:世间万物皆空,唯其空,方能包容万物。

罢了罢了,缘来缘去都是空,不若梦一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