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3藏宝阁英雄榜

一见如故,初心不负

出自于诗经《周南*汝坟》,意思讲的是没有见到心爱的人,思念的滋味如饥饿那般难以承受。

你有过思念的感觉?

你有过爱一个人却得不到回应的滋味吗?

那么,你这一生有没有很拼命很拼命地去喜欢过一个人呢?

云何。

她叫云何,是个69小鬼墨。

她有个喜欢的人,是只魍魉。

云何对这只魍魉,如他名般。

苏如故。

一见如故。

云何喜欢苏如故。

这几乎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事,唯有苏如故不知道罢了。

云何对他究竟喜欢到什么程度呢?

喜欢到,每一次看到苏如故死的时候,总是傻乎乎的去买聚魂符,想救人,但苏如故却早已复活走人。

喜欢到,每次看到苏如故的仇人,明知自己打不过,却总是招宝宝想替他报仇,却总是被一刀秒掉。

云何,是个傻姑娘啊!

云何的师父劝她:“傻徒弟,他永远都不会注意到你的,死心吧。”

云何的朋友劝她:“傻姑娘,放下吧,他那样的人本就不该沉于儿女私情之上。”

是啊,云何只是一个全身忠心玉套装勉强出个清蒸翅膀的小鬼墨,可苏如故呢,他是神启境界,他还有一双硕大的翅膀,他总是翱翔在空中,睥睨于天下,他的眼睛里怎么会注意到云何这样一个小鬼墨呢?

但是,云何就是喜欢他,喜欢到没办法啊!

他们都说,苏如故是个杀人利器,眼里没有情爱。

可是云何好想为他辩驳一句啊:“不是的,不是那样的。”

在很久很久以前,那个黑衣少年,他冰冷的双眼也曾有过温柔,他面罩下的脸,也曾有过温暖的笑容啊!

但是,那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了。

久到云何都忘记了自己刚进大荒的目的了,她只知道那时的天下无双还不是一个火服,那时的苏如故也不是这样的一个杀人如麻的人。

那时的天下,可真单纯啊!

云何也记不清自己是第几年玩的游戏了,只是那时候她还在读初中,只能偶尔跟着哥哥姐姐出来网吧偷偷的玩一会游戏,那时候的云何什么也没有,谁也不认识,只知道笨拙地跟着任务走。

有一次,她在路上被一只小怪给弄死了,前方刚好走过来两个人,一个是黑衣服的少年,手执两把散发着黑色火焰的短刀,看着很酷的样子,但他的脸上却带着阳光的笑。

跟随他一起的还有一个温婉美丽的姑娘,她穿着碧蓝色的长裙,长发如瀑,几许流苏是头上唯一的简单饰物。

他们见到了被小怪弄死的云何,那个少年就指着云何笑道:“如新,救救这小朋友吧。”

那个叫如新的姑娘,轻笑两下,便挥动起手中的扇子,金色的凤凰飞过,云何便站了起来。

少年叫如故,组了云何,让她放弃任务重接,然后就很快的把云何弄得头疼的那只小怪解决掉了。

云何很激动,连忙对这两人道谢,如故带着如新走的时候还顺便抛了好友申请过来,并留下一句:“以后有事找我们就行了。”

随之,走远。

云何一个劲的点头,哪怕直到后来她忘记了当时做的什么任务,在哪个地方遇见的他们的,但她始终记得那个少年如故和那个叫如新的姑娘,记得他们背后闪闪发光的小翅膀。

那时候,她就发了誓,一定要长大,像如故那样拥有着一双翅膀。

只是后来,因为学业的太忙,云何号还没能长大,就再也没碰过游戏,而在那之后,她再也没有见过他们。

等云何真正能回来玩的时候,已经是出新门派的时候了,画面变得她都不认识了,甚至云何也不记得当初的账号和密码了,她只能重新注册了账号,却在下意识的选区的时候选择了天下无双。

因为,这是她的第一个服务器啊,只是没想到,进去的时候却吓了她一大跳,密密麻麻的人群,分明是个老区,却好像每个角落里都有人一样,似乎在这玩,永远都不会孤单。

云何这么一想,觉得还不错,就开始了她新的大荒历程。

她玩了一个新的门派,鬼墨。

也是看着官网介绍说的,鬼墨能招的宝宝更多,因为她一开始玩的就是太虚,喜欢招宝宝的感觉,所以看见鬼墨能招宝宝,而且数量更多之后,就欢快的选择入坑。

等十级开始的时候,她也就随机拜了一个太虚师父,毕竟玩宝宝的是真爱啊!

太虚师父似乎也是老玩家回归,并不懂鬼墨的加点,而一般在门派问加点方式,你懂的,得到的回答永远都是不一样的。

云何很郁闷,只好在地区发了一句:“有人能告诉我鬼墨怎么加点吗?”

但是无双这个火服你知道的,地区一句话发出去没等回气好,就已经被其他人发言刷走了,云何等了半天,觉得很郁闷,刚打算随机加点看看,忽然听见有人叮的一声密语了她。

苏如故对你说:“主输出加全魂,加念靠控场技能吃饭,加敏成会心流, 弄全套战场。”

后面提示:这是一个叫80级魍魉。

这么一说,云何马上明白了自己该加什么点,她马上回了一句:“谢谢。”

后来,苏如故也一直没回复过她。

在那之后,云何就跟着太虚师傅迷迷糊糊地玩了起来。

真正见到苏如故的第一次,是云何69的两个月后,但她因为一直坚持不往游戏砸钱,所以便一直靠捡珠子存月钻来出翅膀。

那会,她仍是全身五钻,穿着黑色弟子服,手拿杜衡,准备在江南苏堤蹲点捡珠子。

也就是在面前一颗6眼掉落的时候,云何刚搓手准备捡,忽然就见有人朝自己开红,一只冰心用了止行把她往前狠狠一推,自己则捡起那颗六眼。

云何向来不愿惹事生非,便默默上了马打算换下个地方,谁知一眨眼,便见冰心被打断。

黑色的身影在空气中上下浮动,速度极快,不一会就把冰心砍翻在地了。

云何目瞪口呆,地上的冰心已经开口骂道:“苏如故你个疯子!”

苏如故?

听到这个名字,云何下意识地往前一看,就见一个收拢着双翼的黑衣人站在尸体面前,他蒙着脸,唯有一双细长而冰冷的眼露在外面,他双刀带着冰蓝色的火焰,一下一下的跳动着,如同云何不安的心。

几乎是那一瞬间,她想狂叫出来,这是如故!当初那个在她小白时候曾经帮助过她的少年!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没有离开,他的样子也不曾有过变化。

如果说唯一变了的,便是他身后的小翅膀早已换成了睥睨天下的大翅膀,而他的名字也多了一个姓,便是曾经那双笑起来很好看的眼睛里,如今只剩下一片冰凉。

那一瞬间,不知所味的感情顷速涌来,将云何压制得要窒息。

曾经让她魂牵梦萦的少年就在她眼前,可她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不可否认,云何曾经心动过。

那也是很久很久以前了,而且那时候她还小,第一次玩游戏,总会莫名其妙的对第一个给予自己帮助的人有好感。

但也仅仅只有一点点的好感罢了,毕竟后来脱离了游戏,谁还会记得游戏里的感情?

但是,云何对苏如故的感情很奇怪啊,不知道的是他时候,什么感觉都没有,但如果知道是他以后,感情却像一个快速生长的大树,发展迅速得让她来不及思考。

她只知道,从那时起,那一眼让她就此沉沦,一眼万年。

苏堤偶遇之后,云何就开始下意识地关注苏如故的行踪。

她见到他,必然会偷偷摸摸地跟随,但很多时候,因为没有飞行坐骑,云何根本追不上那个飞向天空的身影。

他在天上飞,她在地上追。

分明是触不可及的距离,她却入魔了一般,不知疲倦。

所有人都说她疯了,连云何也这么觉得,明明他眼里从来没有过她,她怎么就会这样疯狂的去喜欢一个人呢?

苏如故在这个区的仇恨特别大,为什么呢?因为他只杀冰心。

而冰心门派,自古又是十大门派的官配,作为大荒里唯一的奶妈,苏如故这样岂不是往自己身上招黑吗?

不同于其他大神受到的膜拜,苏如故真的是一个招黑体质,他走到哪就会被骂到哪,杀不过他的就会群殴,殴不过他的就会bb,但苏如故本身从不吭声。

他只是履行着跟他那把武器上一模一样的刻字誓言。

“杀尽天下人。”

有一次,云何跟着苏如故到了燕丘,一个没翅膀的小冰心在翩翩起舞,一个红烧羽毛躺在地上舒适的晒太阳。

苏如故一过来之后,二话不说,果断上前唰唰就弄死了冰心。

云何以为那个羽毛也会跟其他人一样,一声不吭就打人,谁知羽毛见到冰心死了,就炸了起来,指着苏如故骂道:“苏如故你丧心病狂啊,老子刚收到的小白徒弟也被你弄死了,她要是被吓跑了你赔我一个!”

一直不吭声的苏如故忽然闷声吐了一句:“冰心,该杀。”

一听这话,羽毛又炸了:“杀杀杀你妹啊!你整天就知道杀杀杀,如新看到你这样会好受吗?”

不知道是不是说到了那个名字的原因,一直低眉垂睑的魍魉倏地抬头,眼里射出一道犀利而冰凉的光,明明是艳阳高照的燕丘,云何却无端端感到一股寒冷。

也就是这一刻,云何明白了,苏如故并不是他们说的杀人利器,他的心里藏着一个人,当初那个叫如新的姑娘。

可是云何不知道,在她离开的大荒这几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如新不见了,苏如故怎么会变成这样?

在羽毛说出这句话后就有点后悔了,他以为自己要死的时候,苏如故却一声不吭地收刀走人,唯有可怜的小冰心还躺在地上。

云何见状,便走了过去,用着包里的聚魂符救人。

冰心被复活起来后,一个劲地躲羽毛背后哭:“师父,那个魍魉好吓人!怪不得门派里都在说他是变态!”

羽毛安慰了几下冰心,忽然朝云何眯眼一笑:“据我所知,小鬼墨你已经跟了他大半个月吧?”

云何点点头,随即侧身看了眼自己背后的翅膀,为了能够帮他,云何还是坏了自己的规矩,冲了几百块,商城拖了月钻,硬生生给一身副本装砸了翅膀。

她等不及啊,她是那样迫不及待地想让他注意到自己,想跟他说一句:“苏如故,你还记得当年那个被怪弄死的小太虚吗?”

但是现在的苏如故,眼里除了冰凉,什么也没有,这大半个月,他从来没有注意到云何。

几乎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唯有他不知道罢了。

一个人,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够做到心无旁骛呢?

答:那是他心里藏着更重要的东西。

苏如故的心里,藏着一个人。

那个人,云何也认识,叫如新。

【中】

如新啊,那是一个温柔善良的人。

温柔到从不忍心骂人,温柔到对所有黑她的人一笑置之。

也正是因为她太温柔,所以被这个大荒,这些所谓的网络子民,在网络的另一头将她生生逼死了。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时候的苏如故还只是个沉迷于网络世界中的游戏少年,他与如新相识于这个天下,最终也诀别于这个天下。

那时候的苏如故喜欢如新,很喜欢很喜欢,但是因为年龄小,距离又远,所以便说好一起考上同一所大学啊,这样他们就能在一起了。

可是就在高考前一年,如新却出事了。

因为一场势力战的时候,大家都被要求上yy,然后势力主的yy里突然传出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势力主夫人就炸了,叫嚣着势力主让他滚出来说清楚是什么意思。

因为那时候,势力主和势力主夫人都已经奔现见过面,并确定了关系,可是因为距离遥远,再说势力主是正直二十来岁的青年人,所以男人出轨是常有的事,但让势力主夫人无法忍受的事,那个女孩子的声音她非常耳熟,正是势力如故的cp如新。

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如故如新两人从十五岁相识到十七岁,游戏里非常恩爱,大家也期待他们的奔现,谁也没想到节骨眼上会出这种事,尽管后来如新开了自己yy解释说不是自己,但势力主夫人就是不信啊!

她和势力的人天天挂yy,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怎么认不出声音呢?

而势力主,却从始至终没吭过声,也不知是为自己的出轨认错,还是真的默认了那是如新的声音。

也正是因为势力主的沉默,如新就此陷入了一片舆论里。

整个大荒里,都知道势力主出轨了,对象还是自己弟兄的cp。

除了如故,没有人相信如新。

如新明明是那样温柔善良的人,从没想过与人作对,却不知道冰心堂门派里的人是那样讨厌她,说她装,作,矫情,白莲花。

反倒是势力主夫人,平常为人粗鲁,毒舌,说话从不客气,却不知道很多人都站她这边。

事件爆发之后,舆论越演越激烈,甚至有人曝光了势力主和如新开房的记录,尽管照片上的人模糊不堪,那些人却一口咬定就是如新,如故去求势力主,希望他出面帮如新说话,可是势力主还是一直沉默着,仿佛从那时起就不会开口。

而且因为这样,如新成了大荒里人人厌恶的荡妇小三,他们不仅在论坛黑她,更是喊了一大帮人来堵截杀他们。

原本开心的日子就因为这样变成了杀人。

如新越来越无法忍受,她直到后来说离开大荒,但是却答应如故,誓言不会变。

她还会在大学里等他。

如故就把如新送离开了这个游戏。

但是如新没离开多久,这些舆论仍是没有停止下来。

不知是不是势力主一直沉默的原因,而势力主夫人一直纠缠不放,说只要势力主不开口,就不会放过如新。

所以一些好事生风的网民,借势力主夫人之口,开始对如新进行人肉搜索。

他们大肆在微博,论坛,各种交流社区上传达这如新的真实信息,如新从那时起就受到了噩梦一般的折磨,她的邮箱被黑客入侵,发送不良图片,还有人天天打电话来骚扰她,问她陪不陪睡类似的低俗语言,甚至过分的是还有人来半夜敲她家门…..

总之在这种状况愈演变愈激烈的一年之后,如新终于无法忍受的出击了。

然而她只是在微博上发表了一篇长长的告别微博,她说以前从来都不懂网络暴力是何物,如今落到她身上之后,她才明白究竟多可怕,在这长达一年的网络暴力里,她患上了抑郁症,如今她已经无法承受,所以就去死一死,希望这些网络暴力能够停止,不要近而伤害她的家人。

在这篇微博发表之后不久,底下仍是聚集了一大片骂声,鲜少的几句劝导也被喷子刷走了。

直到之后不久,官方突然删除了如新的微博,并把用强硬手段把一切关于如新的舆论弄没,并且当时确实出了一桩新闻,说一名十七岁的女孩跳楼自杀了。

从那之后,如新的事再也出现过在大众视野,而如故再也没见到如新,打她的电话永远是关机,直到去年才变成了空号,而其他人似乎也是默认了如新的死讯,所以再也出声过。

在天下贰变成天下3的那一年,正是如故十八岁的那一年。

说不清为什么,自从如新走后,如故愈发沉默起来,再也没说过话,当然那时候他还是一个小翅膀魍魉。

直到有一次在路上,他见到有人在偷偷议论如新的事,他便生了气去开红,没想到打不过对方,反倒是被弄死了,那几个冰心还笑他傻子一个,白白为如新那种人付出感情。

如故非常恼火,也不知道他从哪来弄的钱,只知道他死后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砸钻,从8钻到13钻,到16钻,再到18钻,一颗的砸进去,没有停止过,有人说他壕,也有人说他没脑子。

而如故砸了18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那几个冰心报仇。

冰心死了之后,就在那一直骂他,如故也不说话,只是重上了一下线。

再上之时,他的名字已经变成苏如故的这三个字。

他给武器刻上“杀尽天下人”之前,还留下了一句话。

“你们记住,以后杀你们的是苏如故,而不是跟如新有关的如故。”

也许吧,那个叫如故的少年已经死了,死在如新离开的那一刻。

也就是在那时起,大荒没有了如故那只小魍魉,只有一只叫苏如故杀人如麻的魍魉。

以上整个故事,全是由这只红烧羽毛跟云何说的,羽毛以前是苏如故的朋友,后来苏如故为了不连累他们,便把所有人都删了,唯独留下了如新的好友。

尽管,那个名字从来没有亮起过。

羽毛还说了,苏如故在如新走后,就一个人在大荒走了太久了,这几年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也许他是想等如新回来,可明眼人都知道,如新不会回来了,真正的如新也许不仅仅消失在了这个大荒,也消失在了人世间,那么这样的等待该等到什么时候呢?

最后云何离开的时候,羽毛还对她笑说:“这些年他谁也不理,其实不管他做什么,我都把他当兄弟的,他啊,只是孤单太久了,只怕是不杀人就没有玩下去的动力。如果可以,带点温暖给他吧。”

云何一个劲的点头,说:“我会的。”

不仅是为她自己,也为苏如故,她都一定要温暖这个少年的。

在那之后,云何果真愈发频繁的接近苏如故,尽管苏如故从来没有注意过她。

直到有一次,她偷偷跟随着苏如故爬上了缥缈峰,云何也渐渐发现,这个被人称杀人不眨眼的魍魉其实内心还是有温柔的一面的,他每次都喜欢待在缥缈峰看着落花纷纷,惬意沐阳。

不过那一天,偷偷跟随苏如故不止云何一个人,还有几个被苏如故杀的人,他们大概也摸准了苏如故喜欢在这挂机,所以便想搞偷袭。

苏如故在屋顶挂着,云何在房子下面站着,眼看那些人越来越近,她急了,便先招了宝宝,在下面把房子团团围住。

其他人一见,就骂云何多事,其中有个人就说先把云何干死,再弄掉苏如故,但另外两人是妹子,说不想杀无辜,还是只杀苏如故就好了。

然后三人就在那吵了一会,那个一直安静挂机挂机的魍魉忽然站立起来,高大的身躯宛若天柱,傲视九州的翅膀在他身后轻轻的煽动,将他带到底下,并站在了云何面前。

那一刻,云何感觉到一种震撼,她仿佛明白了何为君临天下,何为王者风范。

眼前这个人,足以让她疯狂。

无需多言,不等他们开红,苏如故已经率先冲了过去,他的杀人动作永远都是那几套。

断魂——暗器——断魂——狂影——断魂——暗器——断魂。

很快就把这打扰他睡觉的两个人解决掉了,其中一个抛弃队友跑掉了,几个人早就在苏如故起来的时候吓得不敢吭声了,死掉的两个也不敢多留,直接复活走人。

在这些人走掉之后,缥缈峰仿佛又回归了平静,唯有云何还站在原地,陪伴她的宝宝早已随着时间消失不见,整个天地里,除了落花纷飞,仿佛一下子只剩下他们两人。

云何不敢吭声,她怕自己打搅到他,所以她就一动不动的,但由于视线问题,她看不到苏如故的脸,于是她点了左键准备换下视角,不料她忘了自己想试试鼠标模式是什么样的,所以就一点,自己直接跑到苏如故背后去了。

云何就那样愣愣的看着自己小鬼墨像只无头苍蝇,傻乎乎地撞在了那个苏如故的背上,而苏如故也仿佛被这一撞,回过神来,转过身来面对着她。

云何从来没有跟苏如故这么接近过,近的仿佛她只要一伸手,就能够拥住他了。

但云何没那个胆量,她只能怯怯的,贪婪的,痴痴的看着面前这个人。

这个缠绕她将近半生的人。

原以为苏如故会向往常那样,无视她直接走过,但是这一次,令云何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

苏如故不仅没走,而是退了两小步,微微颔首,看着她道:“云何,我记得你。”

云何不可置信地抬起头,睁大眸子地看着他,确定苏如故是在对她说话之后,她就在那一刻间,心花怒放,仿若所有的等待与苦守都值了。

原来,她不需要他的回应,甚至不需要他的感谢类似的话,只需他的一句“我记得你”就足矣啊。

原来苏如故并不是一个没心的人啊,他一直都知道,这个小鬼墨跟着自己很久,偷偷地帮了他很多次。

所以在今天,他跟云何说:“谢谢你,但我不喜欢外人靠近我。”

一瞬间,她如感从云端掉落。

这个人啊,果真像他们说的那样残忍无情呢,既然明白她的心意,却又这般决绝的拒绝她,一点余地也不留。

一句外人,就已经将她打入了万丈深渊。

是啊,不管云何再做怎么多,再怎么喜欢他。

在苏如故眼里,她从始至终就是个外人啊。

因为不喜欢你,所以你做什么都没感觉啊!

所以你在我心里就是外人啊!

明白这个事实后,云何终于踉踉跄跄地从缥缈峰跳了下去,跳下去前她说了:“如果我能死掉,那么就不会有云何了。”

可是天下3这个游戏,从不会死人的啊!

苏如故明明知道,却也不拦着她,任由她跳了下去。

【下】

云何没有死掉,所以叫云何的小鬼墨依旧生活在这片叫做大荒的土地上。

只是不同于以往的是,她再也没有像以往傻乎乎地去跟着苏如故。

反倒是在那之后,云何有些闷闷不乐起来,太虚师父见云何不开心了,便抓着她来问:“怎么了傻徒弟?是苏如故那只破魍魉欺负你了吗?为师给你报仇去。”

不过也只是说说而已,太虚师父这个人喜欢装逼,却非常怕事,有人打来绝对是抛弃队友先逃跑那样的人。

云何有个师兄,是只龙巫,很温柔的一个人,从不会打架生事,不过听说云何不开心后,居然偷偷摸摸去找苏如故,结果可想而知,被打得鼻青脸肿回来。

太虚师父见到后,就笑他:“为师这是造了什么孽啊?怎么收的两个都是傻徒弟。”

龙巫只好无奈地笑,却不怎么解释。

云何也告诉他:“师兄,谢谢你,不过你以后还是不要这样做了。”

龙巫师兄沉默了一下,还是温柔地应了声:“好,我知道了。”

云何虽然没有再跟着苏如故了,但是总会不知不觉的去关注他的消息,每当看到有人说他坏话的时候,她还是下意识的去为他辩解。

这样的平静一直到那天被一个天下打破。

那是周末的一天,云何刚上游戏不久,忽见一条天下闪过,本来她像以往那样毫不在意的,只是天下之后不久,她便见地区里有人在问“刚刚天下的如新是怎么回事?谁能科普一下?”

如新?

云何一怔,马上翻起了记录,看到刚刚的天下,果真是由一个一点也不陌生的名字,如新。

她只说了七个字,“一切都该结束了。”

那一刻,云何担心的事还是来了,她忐忑不安的传送去了缥缈峰。

果不其然,那里围观了许多人,而苏如故仍旧站在屋顶上,翅膀张扬,他的对面,站着的是一个消失很久很久的人。

如新,她的模样仍旧未变。

在云何记忆力那个温柔的女冰心此刻与这个身影重叠,直至清晰起来。

有人在偷偷猜测是不是苏如故双开的,但云何知道不是,首先不说苏如故从不会做双开假装她还在的傻事,那个天下也绝不是苏如故发的,他那样的人从不屑于公众于天下。

所以敢肯定,这个如新一定是真的如新,就像苏如故所相信的那样,如新没有死,云何也一样的相信着。

双方沉默了很久,最终是苏如故先开了口:“如新……”

单单两个字,却让云何心碎成殇,也许其他人不知道,但喜欢苏如故的云何一定知道,这一声如新倾尽他了这就几年的等待与执着,这一声如新饱含了他所有的思念感情,这一声如新他一定是想了很久很久,一定是在梦里做过很多次这样的梦。

如新被这么一唤,忽然就抬脚往前走了几步,先是伸手拥住了苏如故,苏如故被她一抱,眼中星光闪烁,笑得宛若天上星辰,他又激动的喊了一句“如新,真的是你…..”

话音刚落,便见他想伸手抱住她,却在下一刻,遭到了如新的错骨。

他踉跄的站着,如新已脱离他的怀抱后退,她手上拿着毒尾,是那把如故亲手制作的毒尾,如今她却用这把毒尾亲手刺伤了他。

苏如故不可置信,还想再唤一声如新,却见面前的如新忽然露出一个讥讽的笑:“苏如故,你够了!我都已经离开了这个游戏,你还想怎么样?你用自己的感情来束缚我?有意思吗?你装作这么深情有意思吗?我当年被逼成那样,你敢说不是你害的吗?苏如故,收起你这张虚伪的脸吧!我受够了!早就受够了!”

围观人群不明所以,云何也不明白,只有当事人如新一直在笑,癫狂地笑着,她举着毒尾,一针针地往苏如故身上戳,却又一边对着众人笑着流泪:“你们听清楚了!我是当年的八卦小三如新,我承认我确实和势力主在一起了,势力主夫人知道,这个苏如故也知道。势力主早就跟他承认了,可笑的是他还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来假装安慰我,相信我,一面背地里却跟势力主夫人联手,害我,找人骚扰我!他一直以来装作深情的模样,其实心里早就恨不得我要死,他只是说不甘啊,觉得自己明明对我自己那么好,为什么我却选择了势力主那样的人,他恨我,一手造成了我的抑郁,我自杀过,但没死成,这个人偏偏还不肯放过,一直在游戏假装我是他的执念,想把自己犯下所有的过错推到我身上?”

说到最后,如新仿佛已经忍无可忍,毒刺愈发猛烈起来:“但是,苏如故,你凭什么!你凭什么把杀人的过错推到我身上?你那些所谓的兄弟为了你,找到我,跟我说你为了我执念成魔,思念成狂,说只有我回来,你才会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哈哈哈,这真是搞笑啊,你那些所谓的兄弟根本不知道的是,在许多年前你就已经成魔了,你差点害死我,你害我跳楼不成如今还坐在轮椅上一辈子,苏如故你就是个恶魔!”

这个真相,反转得让人无法承受。

谁也不知道,苏如故这些年来的执念究竟是什么,真是为了如新吗?

还是真的憎恨这个大荒,憎恨所有玩冰心的妹子?

所谓为了如新其实都是笑话,如新出轨固然可恨,可是苏如故为了报复她,竟然做到那般地步,更是可怕啊!

在如新戳了苏如故不知几百次以后,他的血也渐渐减少,就在血条掉到一半的时候,一直沉默的苏如故忽然使出了那把陪伴他多年的双刀|——|天诛阎罗煞,十殿业火劫。

就在众人惊呼中,云何的瞪大眼睛里,如新不甘的尖叫声中,这个黑衣魍魉把那把沾染了无数人鲜血的刀狠狠地插在了如新身上,一刀又一刀,直到如新失血倒地。

他杀了如新之后,便扔了刀,点了解体卷,直到自己也变成了一句尸体躺在了如新身边。

这个沉默很久的魍魉忽然叹道:“是的,如新,一切都该结束了。”

至此,无话。

这个结局让众人唏嘘感慨,谁也没想到,如新的一切是苏如故一手造成的,而苏如故这么多年的爱爱恨恨,也只不过是他一手把自己画地为牢,困在原地的结果。

曾经相爱的人,变成这般,到底是人心作祟,还是感情束缚呢?

苏如故这样真的是喜欢如新吗?

而如新会后悔所做过的一切吗?

谁也不知道,只有身为当事人的本尊才明白了。

但是现在,一切真的都结束了。

是的,苏如故和如新的故事结束了?

但是云何呢,云何的故事还没有结束啊!

她喜欢的这个人,不管他是什么样子,不管他有多坏,她还是很喜欢他啊!

怎么办呢?

在这次事件之后,苏如故没有再乱杀人,但是众人对他的骂声却更热烈了,他现在不仅仅是心狠手辣,还是恶毒心肠,在这个网络的背后,在所有人看不见的地方,这个人差点害死一名花季女孩啊!

所有人都在唾弃他,反倒是云何在那之后,更加频繁地跟在苏如故身边了,她一如开始那般,寸步不离的跟着他。

尽管苏如故一直没理过她。

就这样过了大半个月把,苏如故可能是心情好多了,难得给云何发了表情。云何很开心,连忙问他:“怎么了?”

苏如故只是笑,笑了一会,他忽然上了策马扬鞭,向云何发了邀请:“走,带你去转转。”

云何便高兴的上了马,两人在缥缈峰兜兜转转了一圈,苏如故就带着云何回到了原地了。

他依旧像往常那样舒适的躺在屋顶上,惬意沐阳,他摘了面罩,一双细长的眼里再也不是冰凉,他张着手,哈哈大笑着,仿佛又回到了年少无知的时光。

看到他这样高兴,云何也替他高兴,但是云何还没能开口说什么,便见苏如故站了起来,对着山下招手。

山下,云何的太虚师父和龙巫师兄正骑着马缓缓走来。

苏如故点了云何交易,是一把太初武器拓本。

这天价的价格贵的离谱,但苏如故却把这武器当做拓本轻而易举送出来,可见其壕。

云何也不矫情什么的,直接点了接受。

事后,她说:“谢谢。”

苏如故却大笑:“该是我谢谢你才对。”

他张了手,却没主动抱过来,仿佛是等着云何。

云何也不扭捏,大大方方地回抱过去。

两人相拥了一阵,云何的师父与师兄也到了房子下,苏如故难得好心情的继续对他们微笑,然后对云何道:“去吧,好姑娘。你的亲人在等着你。”

云何点点头,准备移步下房顶,忽然她像是意识到了什么,回头道:“你要走了是不是?”

苏如故点点头,云何也没哭,还在笑着对他招手:“那么,一路顺风,祝你开心。”

之后,她便转了身,向自家师父和师兄走去,师父和师兄像往常一样笑着摸摸她的脑袋,然后让她上马跟在身后走。

在下山的那一刻,苏如故的身影也在夕阳的映照下,逐渐迷糊起来。

云何仿佛想起了什么,忽然骑着马,飞奔回来,她大声地朝着屋顶上那个逐渐消失的身影道:“苏如故,你还记得当年那个被怪弄死的小太虚吗?是你救了我!你还记得吗?”

后来啊,后来他们就见云何哭着回来了,太虚师父问她:“他说什么了吗?”

云何笑着点头。

苏如故消失的最后一刻,他朝云何点头,说:“我一直都记得。”

这个游戏,到最后,那些爱恨恩怨都会烟消云散。

我们只需要记得那些路过你的生命里却很重要的人,这就足够了。

一如当年,一见如故,初心不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