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3藏宝阁英雄榜

你是我的心之所属情之所钟

我再一次登录游戏遇见苏偃,是在钓鱼大赛中的腾龙渡渔场。一袭心之所属,持着斜阳钓竿,在古朴的船只上显得格外仙气。

那次钓鱼大赛我堪堪挤进了前十,奖励开了个月钻和驭兽符,也算是上了两个电视。苏偃是第一,我仔细盯着系统消息好久,终于看到他的电视,只有斜阳钓竿。我脑补出他气急败坏的模样,不由觉得好笑。

我叫辞尘,是个冰心,苏偃的夫君。三年前被一度君华的小说坑进了大荒从此一发不可收,最大的梦想就是穿齐一套苏幕躲在天机爸爸的背后妙手温柔。师父在我63级的时候成功转区弃我而去,给我留下了一个仓库势力。

那时我还在海寂的大浪中沉浮,打到蜃楼时死了五六遍依然没有过任务。苏偃就是这个时候出现的,一个火三任务已经完成,我却移不开了眼,一身青花,好一个仙居男神。他申请进了我的小势力,成了我在这个大荒唯一的色彩。他带我刷坎水剑域传道,带我去战场洗旗混声望,带我飞过江南幽州大好河山。那时,剑域还没有声望可以换装备,传道也没有英魂可以幻化,苏偃这只脆皮双开了他的冰心号,带我刷了一遍又一遍。我们刷了很久很久,也不见一根刹那芳华,不见一只坎水溟篓。每次我都卖萌打滚哭诉手黑,苏偃便会温柔地拥抱了我,我在他的怀中,安安静静地不再敢乱动分毫。

西陵红墙闪烁着晶亮的阳光,江南柳枝陪衬着娇艳的桃花,东海繁花扰乱了我的心。

苏偃骑着鲨鱼载我到了东海的爱心岛,笑着对我求婚,问我可愿嫁他。我羞红了脸,低声道了句嗯便再也说不出话来。我记得那天苏偃带我走过了每一张地图,撒下了一片又一片花雨,漫天粉色的花瓣飘飘洒洒,落入心底。

我开始渴望在苏偃的背后妙手温柔逆转清明,不愿在战场中一次次成为苏偃的累赘。我开始学会砸钱开金牛开土豆,藏宝阁拖珠子拖雷钻。苏偃曾劝我买个号,亲手养成一个号成本太高。可是,我舍不得这个小冰心仓库里一套有他刻字的云水。看着自己的VIP等级渐渐向苏偃靠近,我终于手持天音,砸成了十三钻。当我的背后舒展开透明的红色双翼时,终于觉得,自己没有那么拖苏偃的后腿了。

我依然缠着苏偃去刷传道,听同门师姐说,刹那芳华是每个姑娘都拒绝不了要收藏的的一把针。不知究竟是我黑还是苏偃黑,我们总是刷不出一把针。苏偃也不恼,每日都会陪我刷一次传道。站在旗下,看着苏偃三边跑,我想,这大概就是爱情了吧。

结婚第43天,我们换出了公主抱,苏偃很开心,抱着我从腾龙渡跑到天合,又从逝水跑到龙门客栈。我们躺在龙门客栈老板娘的床上,和苏偃卡各种公主抱的姿势。苏偃低声对我说,小辞,我们奔现吧。隔着屏幕,隔着语音,苏偃的柔情好似能掐出水来。

苏偃订了五一假期的高铁票,我局促地站在出站口生怕风吹乱了头发。苏偃是在我掏出粉饼补妆的时候站在我面前的,自然地拿住了我手中的粉饼盒。我抬眼看他,很深邃的眼眸,和照片中无二。路很拥堵,但身旁有你就不孤单。大明湖畔柳枝轻抚水面,像极了江南的桃李花林。

那年夏天三界开放了转区,这个大荒也开放了夫妻变性,我和苏偃双双变了性,转去了三界,苏偃从此变成了身穿青花的仙居女神。我们没有再呆在小小的仓库势力,去了战争势力打架找激情。我从未体验过战争势力的游戏生活,初初进来有些无所适从。苏偃倒是混的风生水起,很快和一群管理打成一片。

口袋版更新出了新的时装,我格外喜欢,心之所属情之所钟。白色婚纱,白色礼服,我抱着苏偃在逝水跑了一圈又一圈。日出又日落,阳光温暖的让我沉迷,苏偃,你就是我的心之所属。

我从未想过人心如此险恶,并不是所有人都鄙夷小三的存在。势力有个冰心不知是看上了苏偃其人还是看上了苏偃的翅膀,总是在苏偃面前刷存在感。苏偃对她爱答不理,我也不放在心上。

忽有一天那个冰心说她与苏偃同城,我有些慌了。彼时我与苏偃相隔千里,异地恋得辛苦。我不是没看过论坛贴吧那些818,奔现异地情深总抵不过距离。

恰逢年终,各种各样的事情压的我喘不过气也无暇上线,每天只能和苏偃微信聊几句再互道晚安。我其实是不安的,对苏偃总有些无理取闹,苏偃也不气我恼我,温声细语让我放松心情。

矛盾像首尾互接的鱼,在这个世界中长久地存活着。忙碌了几天游戏里好友忽然微信私聊我一张截图,是苏偃和那个冰心的聊天记录,那个冰心截图放某个群里炫耀的。情里爱里,好一番郎情妾意。

我把这张图发给苏偃,删了好友。

第二天清早我出门时,苏偃就在我面前。许是一夜未睡,看起来很是憔悴。我能听到他语气中的无奈,他说,小辞,那是假的图,我什么都没做。

那个冰心别的区建的小号取了一模一样的名字,才有了这张截图。

小辞,我爱你十年如一日,为什么不信我。

苏偃走了,在和我解释完之后。是我心机不够,竟被这种把戏扰乱了双眼。对不起,苏偃,是我不够信任你,对不起。

我知道,奔现异地恋最需要的就是信任,我怕是辜负了苏偃的一片深情。

再次上游戏,遇见苏偃,是在钓鱼大赛,他一身心之所属,依然是我心中的模样。他站在我对面的渔船钓了两个小时的鱼,却迟迟不与我说一句话。我有满腹的心事想说与他听,却怎么也按不下一个回车键。钓鱼大赛结束,我呆呆地站在腾龙渡,不远处是苏偃,一望万年。

许是等了许久,苏偃踩上了云,来到我身边,下云。

苏偃温柔地拥抱了你。

小辞,你一直是我的情之所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