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3藏宝阁英雄榜

同人短篇:时装故事之浣然一新

然而即使如此,义均氏仍然没有给他打折,一个盘子两金明码标价童叟无欺。于是皮道长硬生生把自己从大荒钱庄贵宾榜上挖了下来,依旧痴心不改。毕竟不抛弃不放弃,好东西永远在下一个……破瓦罐里,也许。

万松书院靠近兰若寺,虽然士子众多阳气集聚,可谁也挡不住风里带来的阴森。皮道长托着盘子左右比划,撩起下摆往石道旁灌木丛中一扎,悄咪咪地从随身行囊里摸出铲子,动手之前思想还开了会儿小差,琢磨起他这副样子在灌木外面看得是什么形象——想想似乎有点可怕,毕竟世人皆知太虚道长仙风道骨超脱凡俗没准还得加上斩妖除魔的一身正气……他现在好像哪个都不符合。

等等,有妖气。

妖气到底闻起来究竟是什么味儿,皮道长自己也说不出所以然来,但直觉这东西还是比较有准头的。他在拔剑和下铲两者间犹豫了大概三个刹那,毅然决然地挖起了土。盘子在脚边闪个不停,昭示他并没挖错地方。

嘿,瞧这土,正经五花,看来是真有宝藏。再不济挖到个坟也行,最好是带明器的那种,也能赚上一大笔。皮道长一本正经地想着,铲子忽然戳到某个软软的东西,倒把他从白日梦里拽出来了点。这可别是条蛇——皮道长头皮微麻,将铲子换到左手,右手悄无声息地摸上背后天逸剑柄,又坚定不移地挖了一铲。

一阵说不清是什么东西的烟雾扑了他一身,连两旁灌木都炸成了朝天开花状。睁不开眼的皮道长先扔下铲子摸自己脸,心道千万别挖到什么古怪的东西,万一脸被炸黑就不好撩各大门派的师姐师妹们。所幸摸上去并无异常,他试探性地睁开眼,还是改不了舍命不舍财的毛病,第一时间低头去看盘子给他测的宝藏点——

哦。皮道长很冷漠地把那个兀自闪光的盘子扔到一边,拍拍道袍上的土站起身来。又他娘的是个破瓦罐。

什么也别说了,他要去找义均氏算账,要么给钱私了,不私了就投诉到木渎质监局去。奸商义均氏耗我生命毁我钱袋,简直就是谋财害命——他气鼓鼓地转身欲走,方迈出右腿,却发现左腿不知为何定在原地动弹不得。低头却见一只像是浣熊又貌似是个姑娘的离奇生物前爪挠地后爪抱腿,宽条纹的尾巴也跟着绕上来。

嘿!这妖气还真是确有其事啊!皮道长唰地抽剑,摆出一副要做土〇其烤浣熊肉的邪恶嘴脸。

修出一半人形长了张清秀小脸的干脆面精可怜巴巴地回头望他,眼睛湿漉漉的,盈着水儿一般,哎呀呀真是我见犹怜,皮道长面无表情地点评一番,单手持剑直刺向下,出剑的同时还在想,是不是说句“妖孽受死吧”之类的台词比较好一点。

“咕——”一个奇怪的声响拦住了他的剑,是那个抱他腿的干脆面精发出来的。

可怜巴巴的干脆面精可怜巴巴地瞅着他,可怜巴巴地说:“我饿了……”

皮道长这个道长非常英俊,难得的是和其他白莲花般的道长不一样,是个非常妖艳贱货的道长——他不仅不忌荤腥,还酷爱吃肉,手艺相当可以。

在一个会做饭还做得不错的人面前声泪俱下地说自己饿了,简直是屡试不爽的撒娇套路。虽然皮道长不明白眼前这个长得还挺可爱的干脆面精为什么要对自己撒娇,但身体先于理智开始行动,等他彻底回过神来,已经手摇旧蒲扇坐在石头上,面前一个大瓦罐欢快地开着锅,咕嘟出水泡又炸开扑鼻的麦芽的香气……

不对,是肉的香气。

干脆面精蹲在一边,毛茸茸的尾巴晃来晃去,双手捧碗,盯肉汤的眼神非常虔诚,似乎还很难耐地吸溜两下口水再舔舔嘴唇——看起来是真的很饿。皮道长的内心忽然小小地被击中了一下,直接了当地把干脆面精的碗拿过来哗啦啦往里倒肉汤,非常慈爱地揉了揉乱发下支棱出来的耳朵,“喝吧。”

干脆面完全没和他客气,唏哩呼噜喝完,又可怜巴巴地捧碗,“还是饿。”

皮道长非常慷慨地把煮汤的锅端给了干脆面——观察别人非常享受地吃自己做的食物是种很妙的体验,妙到他似乎想不起有一回事叫斩妖除魔,男神音晃啊晃得飘到干脆面耳朵里,“你有名字吗?”

埋头喝汤吃肉的干脆面含混不清地扔出俩字儿,“筝筝。”

这名儿倒还不错,皮道长挺认真地开始思考,看起来应该是个有来头的。可若真有来头,怎么还对一锅普通肉汤这么执着……等等。他忽然想起来。这货分明是个浣熊妖啊!

啧,他竟然对一只母妖怪动了恻隐之心实在太不可容忍。皮道长非常傲娇地皱起鼻子,当机立断站起身来准备走人。可谁知那叫筝筝的浣熊精仿佛头顶有眼睛,汤也顾不上喝,故技重施死死抱住皮道长的腿,抬头又是可怜巴巴地小眼神,无声地诉说着“我还是好饿”。

自觉已经初步掌握读心术的皮道长立刻板起脸,“养着你也行,但是得给我干活。”

筝筝猛摇尾巴,但也许妖怪似乎不太会说人话,开口还是含混不清的,“猴猴猴,窝干窝干,干甚麻?”

这也太好骗了。皮道长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你在我五行盘标记的宝藏点上,想来是接受日月精华成精的,既然你想要食物,那就得帮我辨别哪里有真正的宝藏,能不能办到?”

有听没有懂的筝筝卷起尾巴狂点头,心想她冬眠之前明明观察好了那里啥都没有,还特地拜托香菇炖亲自埋土打孔,哪有什么宝藏……但显然填饱肚子比较重要,说能办到就能办到,嗯,一定能办到。

以为挖出个宝贝的皮道长美滋滋地上路。钱庄里还存着他最后的一千金家当,换成盘子就是五百个,开了盘子再派筝筝上场,过不了多久他就能重回大荒钱庄贵宾榜前十,再攀人生高峰,迎娶白富美……等等这个还是算了,太过英俊的人是不能过早吊死在一棵树上的,哪怕是白富美也不行。

对自己被寄予厚望这件事毫不知情的筝筝则继续埋头苦吃。其实这真不能怪她,皮道长的手艺对味觉正常的人(包括妖)而言委实是挑战,哪怕信奉伽蓝神吃斋也顶不住皮氏料理的威力。更何况筝筝已经在土洞里“冬眠”了不知道多久,喜欢吃也是正常的……吧。

皮道长惦记着自己一个盘子一本轻功秘籍的成功人生,因而筝筝关于吃的要求从来有求必应。只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挖宝事业的继续进行、成功挖掘次数的不断增多,反射弧到底还不是很长的皮道长猛然发现自己的钱袋已经空了。

这就尴尬了。说好的三浮劲呢?说好的雷钻呢?再不济六祸脑袋也是可以的!一兜湖夜夏凉霜可还行?更别说有的时候连蓝药包都没有只有……破瓦罐了。

皮道长思来想去,从衣服穿得不对、挖掘姿势不美到人不够帅、钱袋不富裕,五花八门的理由想了一个遍,最终成功地迁怒到目前正在专心吃吃吃的某只浣熊精身上——要不是这家伙每次问她什么都狂点头,他起码能!少挖几次破瓦罐……

于是转天筝筝就发现自己的伙食标准下降了。和皮道长混了这么长时间,浣熊精的人话已经说得足够溜,还隐约带点皮道长的中原官话与江南方言混在一起的古怪味道:“我要吃肉!为什么不给我吃肉!我干活了!”

“你干的活就是发现一堆破瓦罐让我去挖吗?”寄希望于猛搓脸会变红的皮道长也很没好气,“给你差评,我也没钱了,啥时候你让我挖宝致富再给你吃肉。”

“不行不行不行!”筝筝扑腾起来,尾巴用力拍打地面,小圆脸鼓得有点可爱,“你自己的盘子挖不到好东西怪我咯!我能感觉到有东西也告诉你了!瓦罐也是东西啊!又没有骗你!”

皮道长连眼皮都懒得抬了,摆出“你爱吃不吃不吃拉倒”的高冷脸,无声地拒绝继续沟通。毕竟挖出破瓦罐就没有钱,没有钱就买不了肉,哪怕把蓝药包都卖了也养不起隔壁炸毛的浣熊精。对于这种躁狂状态的动物,皮道长一贯的原则就是不听不看不问。

结果第二天一早皮道长照常起床喂熊,正艰难地拿着“救熊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虽然是个妖可也没做啥坏事”之类的说法说服自己的时候,赫然发现某只“嗷嗷待哺”的浣熊精连根毛都没留下——这是去觅食了?

皮道长颇有些吾家笨熊初长成的欣慰感,心安理得地把原本留下喂熊的肉吃了个一干二净,心大得完全没考虑其他的可能。在他看来这完全不能被称为一个事件,孩子大了嘛总要脱离家庭开始自己的人生,当然首先就要从自负饮食开始啦。是说江南物产丰富,虽然战火和水灾弄得民生略有凋敝,但一只浣熊而已,肯定没问题的……吗?

筝筝一整天都没有回来。

皮道长觉得自己肾有点疼,默默地拆了包湖夜夏凉霜吃。他厨艺好归好,可独处的时候是个人都会犯懒——云华祖师,贫道真是好饿啊……那只笨蛋浣熊到底有没有找到吃的,好歹也养了她一个多月竟然说跑就跑了,嘤嘤嘤都说妖怪无情无义原来他娘的是真的……

筝筝杳无音信五天整。

差点把自己懒死在破木板床上的皮道长从浑身乏力的梦中醒来,发现自己的辟谷之术又上了一层楼感觉良好。美滋滋地穿好衣服下床收拾生活垃圾,在厨房案板上发现了一块长毛的肉——是他五天前想炖给筝筝吃的。

皮道长面无表情地把肉扔掉了,背上自己的小包袱出门找神石去木渎准备手撕奸商义均氏……嗯,活劈也行。

然而让有点路痴的人在荒郊野岭里找最近的神石实在太难。皮道长苦着脸念叨通灵真言把自家仙鹤招了出来,仙鹤目光太过严厉令他很难以启齿自己有点迷路的事实。好不容易铺垫够情绪,才张开嘴话还没说就险些被人扑倒——鼻尖又是一股强烈的妖气。

干啥玩意?江南闹妖闹成这样?皮道长很不高兴,推开扑上来的小妖便准备替天行道,可好死不死多看一眼……是种很熟悉的可怜巴巴的表情,完了,又下不去手了。

扑上来的小妖好像没注意到自己暴露了的事情。梨花带雨地哭诉这附近有个人贩子窝点,拐走了好多附近的姑娘,她偶尔路过发现真相,幸好机灵没被抓住,连忙找人求救。跑遍方圆数里只见他这一位大侠,还请一定帮忙呜呜呜呜……

自小就架不住女孩子哭的皮道长一个头两个大,连忙挥手,“带路带路。”

名叫香菇炖的带路党就带他去了。皮道长心存防备,到地方发现竟然不是妖怪伪装唱双簧坑人,是真有个人贩子窝点,买卖人口的也……还真是人。

有点不按套路啊这个,皮道长面无表情实则神游天外地看着面前的众多莺莺燕燕,目光落在墙角蜷成一团的某只……没有耳朵也没有尾巴但被他认出来了的浣熊身上,后者正在呼呼大睡。

他走过去把筝筝拽起来,男神音里满是嫌弃,“你一个妖怪竟然被人类拐走了?”

筝筝被硬生生捏醒,见是皮道长来,也很嫌弃地说,“不知道。”

“哟呵,”皮道长被气笑了,“那你知道什么?”

“哼哼……”筝筝歪着脑袋瞪他,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力咬了一口,“我知道你下一个盘子还是破瓦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