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3藏宝阁英雄榜

“家国天下”到“天下为业”—谈《清平乐》“官家”称谓变化之因

引言:中国古代帝王的称谓,于统治者自称而言,从“孤”、“寡人”到“朕”,于臣子下属尊称而言,从“陛下”、“皇上”、“九五之尊”到“圣上”等,于黎明百姓而言,从谥号到年号……这些称谓或随着不同社会角色的不同,或随着朝代的更迭而变化。

在诸多对中国古代帝王的称谓中,有一特殊称谓——“官家”。在近日热播的电视剧《清平乐》中已可看出,无论是朝堂百官、后宫宗室,还是市井百姓,都以“官家”这一称谓来称呼统治者。在宋代,“官家”一词俨然已经成为了皇帝的代称,甚至是专有名词。

“家国天下”到“天下为业”—谈《清平乐》“官家”称谓变化之因

在古代中国,帝王作为国家的最高统治者,其称谓往往承载着一定的文化含义,反映着古代中国的政治思想。那么宋代对于帝王的“官家”称谓带有怎么样的文化含义或政治思想呢?尤其是对于统治者而言,称谓的变化又是因何而起的呢?文章将结合剧中的人物及历史背景,浅谈帝王称谓在宋代变化为“官家”的原因,及其背后所蕴含的皇权观念。

一、统治者称谓的变化到宋代“官家”称谓的流行

如前文所述,历代对统治者的称呼有所不同。在先秦时期,有夏之“后”,商之“王”,周之“天子”,以此“天子”一词成为中国古代统治者最常用的称谓。此外,仍有西汉时被称为的“县官“,东汉也有称为“国家”,隋唐时则称为“大家”,至宋代“官家”又成为惯例与专称。

“官家”一词也非宋代所独有。在晋朝,“官家”一词便用于天子的称谓。据《晋书》记载关于五代十国时期后赵武帝石虎的内容,其子石邃与其下属谈及要效仿匈奴王冒顿杀父自立之事言:“官家难称,吾欲行冒顿之事,卿从我乎?”

《资治通鉴》引用此,胡省三批注并认为称呼天子为“官家”便是从这里开始的,认为是因为西汉称呼皇帝为“县官”,东汉称呼皇帝为“国家”,由此合二者之称为“国家”。但此时,“官家”用以指代皇帝仅是个例,是一种俗称。更多的时候“官家”用来指代公家,也就是朝廷或者政府。

到了宋代,虽也有称呼统治者为“陛下”,但在正式场合及史料记载上,“官家”已经成为了皇帝的专有称谓,上至宗室官员,下至平民百姓,都称呼皇帝为“官家”。

“家国天下”到“天下为业”—谈《清平乐》“官家”称谓变化之因

早在宋朝开国时,宋太祖便开始以“官家”自称。太祖建国初期,起义追随者多为方镇节度使,太祖邀请他们游猎时言:“此处无人,耳辈要做官家者,可杀我而为之。”言下之意,宋太祖以将“官家”与“皇帝”对应起来,强调了自身身份对于旧日战友的领导地位,以告诫作用。据史料记载,从宋太祖至宋真宗都曾多次与其臣下谈及“官家”称谓之意,而至宋仁宗时期,外国使臣所递交文书上也称呼皇帝为“官家”,可见时是这一称谓逐渐成为官方语言和帝王的代称。

二、“家国天下”到“天下为业”:宋代皇权观念变化

从“天子”到“官家”,这一对帝王称谓的变化中可以看出,在宋代,统治者的皇权观念以及发生了转变。已经由传统君权天授的家国天下之观,转变为以国为官的天下为业之观。

(一)天子:受命于天,家国天下

天子是中国古代最常见的皇帝称谓之一。

“天子”,也就是“天帝之子”,最早可见于西周成康时期的青铜器《井侯簋》铭文:“朕臣天子”。

显然,在古人眼中,“天”是至高无上的存在,以“天子”称呼皇帝,意指秉承天意治理人民,是古代统治者对自身权力合法性的一种宣誓方式。而自汉代董仲舒为此所提出的“君权神授”理念使得这一称谓更加具有理论性和明确。

在他的《春秋繁露》中记载道:“明此通天地……德侔天地者,称皇帝,天佑而子之,号称天子。 ”皇帝被上天护佑,而视其为子,所以称为天子,“唯天子受命于天,天下受命于天子”。只有天子是被上天赋予的,天子为上天所授予的使命。

“家国天下”到“天下为业”—谈《清平乐》“官家”称谓变化之因

通过“天子”一称,将人们对上天的宗教敬仰转化为统治者的政治信服。由此,帝王常被塑造成高高在上的的执政者,甚至政治化的社会权威。“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在这一皇权观念下,家国天下是属于帝王的家国天下,百姓是属于帝王的百姓。可以看出,以“天子”称呼统治者,所体现出的皇权观念是专制而绝对的。

(二)官家:以国为官,不以天下奉一人

宋代商品经济的繁荣,社会分工更加细致,常以“某家”作为职业人的称呼。如称呼医生为”医家“,宦官为”内家“,诗人为”诗家“,酒保为“酒家”。在这里,“家”是作为一种职业化的称谓,可以理解为“做某种职业的人”。故以“官家”称呼皇帝,是以皇帝为“做官之人”,只不过皇帝是最为特殊的统领百官的职业罢了。以皇帝以官家自称,在某种程度上没有将自己视为皇权天授的天子,而是以国为官,以天下为业之人。

在剧中,刘太后与幼年的苗娘子谈及仁宗因喜梁婆婆家的糕点反而害了梁家一事时,提到太祖与永庆公主的例子。而从这一例子也可以侧面看出,宋代统治者的皇权观念。

“家国天下”到“天下为业”—谈《清平乐》“官家”称谓变化之因

据《续资治通鉴长篇》记载永庆公主穿着一件贴绣铺翠的短袄入宫,太祖不悦,让公主将日后不要再穿这件衣服。公主却认为太祖为官家多年,也应该用黄金装饰下自己的轿子了。太祖言:“我以四海之富……但念我为天下守财耳,岂可妄用。古称以一人治天下,不以天下奉一人。苟以自奉养为意,使天下之人何仰哉,当勿复言。”可以看出宋太祖对于皇权的认知上是具有理性的,在所谓的“天下一人”般尊贵的前提下,又以”天下“为制约。此时的皇权观不是极端的崇高与特殊化的权力,而是以”天下为先“的准则。

虽然宋朝依然是封建社会下的中央集权国家,在宋代“官家”称谓下的皇权观念,已经从私有、绝对的集权观念,转化为以天下为己任的责任观。国家(天下)是百姓的,而统治者是带领百姓之长。以国为官,非一人之天下,更不以天下奉一人。

三、从“天子”到“官家”的缘由

追溯宋人以“官家”来称呼“天子”,从宋太祖至宋真宗都曾多次与其臣下提及此,回答常是引经据典,以三皇五帝之说来解释。

人们常引用僧人文莹在《湘山野录》中的记载,宋真宗的侍读李仲荣擅饮酒,一日酒至酣处,李仲容向宋真宗请辞:“告官家撤巨器”,宋真宗反问:“为什么称呼天子为'官家‘呢?“。李仲荣引用蒋济《万机论》中的言论:”三皇官天下,五帝家天下,兼三五之德,故曰官家。“意思是称呼官家是集合、三皇五帝的美德于一体。

尧舜禹禅让“官天下”之贤名,夏商周三朝君主世袭制“家天下”。以三皇五帝之说来解释“官家”称谓,无外乎以是以先圣之德来赞美统治者,是带有一定的附和讨好性质的。

如上文所述,宋代以“官家”来称呼统治者这一转变,伴随着“家国天下”到“以国为官”的皇权观念变化。追根溯源,一方面是由于前朝的历史背景下,皇权的集权观念的降低,而另一方面则是由于宋代的官制政策导致的皇权的受制。

(一)五代十国历史背景下皇权观念的降低。

五代十国时期,藩阀割据,五十三年间,历经五代,八姓氏十三君。五代十国时期的动乱,猛烈地冲击了天子的神圣地位。据《旧五代史》记载,安重荣面对这样的社会现状曾呼“天子,马壮兵强者为之。”

在乱世之制下,兵权与君权直接挂钩,频繁更迭的朝代与帝王,让历代统治者标榜的受命于天的皇权观念受到质疑与冲击。宋太祖陈桥兵变、黄袍加身,以武将之身夺取帝位,相对于以往的统治者获得皇位的世袭制,本就缺乏崇高的威信。又如前文所述,自太祖起自称“官家”,一来在旧部面前以“长官”身份自居以起告诫作用;二来在“受命于天”皇权观念降低之时,转变”以天下为业“、”不以天下奉一人“的皇权观,将世俗称谓的方式来加强中央集权。

(二)“士大夫共治天下”政策下统治者对自身地位的反思

宋太祖建国后,迅速采取“杯酒释兵权”与”士大夫共治天下“的政策,试图以任用文官来加强中央集权。在宋初,文人治国的政策的确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新兴的官僚阶层对建国初期的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不断进行完善与重塑。从宋太祖略带世俗气的“官家”称谓到宋真宗时期侍读臣子从容以三皇五帝解释“官家”之称便可看出,士大夫阶层对于帝王称谓改变的作用,重新塑造了皇权之观。

“家国天下”到“天下为业”—谈《清平乐》“官家”称谓变化之因

随着士大夫阶层的兴起和权力的扩大,宋代统治者的皇权相应地受到抑制。士大夫对于皇权的抑制,不是盲目地对统治者权益的剥夺,而是限制独断的干涉,这主要体现在对官员任免、赏罚、政务处理甚至是皇室宗族事物之上。士大夫对统治者不再是唯命是从,常与统治者辩驳甚至进行行为劝阻。“天下公议,王者难私”,在士大夫阶层眼中,国家(社稷)的是高于君主的。士大夫抑制皇权,于统治者而言是抑制自身的好恶,减少对皇权的滥用。

剧中开篇,少年仁宗为平心中对生母的愧疚之情,独自前往太庙想要相见。晏殊赶到,并以官家之责劝诫,使之最终离开。虽然此处与历史略有出入(据正史所载,仁宗应是在刘太后逝世后才知自己身世),但其所反映出的士大夫与君主的关系却是十分典型的。臣子心中必须劝谏的君上,是大宋的官家。统治者不是以个人的身份,而是天下人的官家。可以看出,在“士大夫共治天下”政策下,士大夫阶层对于国家的责任之心和劝谏之行,促进了宋代统治者对于自身地位的反省。

“家国天下”到“天下为业”—谈《清平乐》“官家”称谓变化之因

四、小结

中国古代对于帝王的称呼不外乎“天子”、“皇帝”、“九五之尊”等,显示出中国古代帝王常常以“君权神授”的观念来强调其统治地位的合理性与合法性。在以往的朝代,统治者“家国天下”的皇权观念常以自身为中心,这般“受命于天”的皇权观念,统治者即是天下。而在宋代,从”官家“这一称谓折射出的统治者的皇权观念,则是以国家社稷为中心,皇帝是以天下为己任的一种特殊职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